暴君的寵姬》 最新章節: 第一章奴婢知錯了(12-02)      第二章聽雨軒大餐(12-02)      第三章畫眉不是鳥(12-02)     

第十章有只骷髏

兩老頭之一成武一揭綢巾,只見托盤里面一只白色的骷髏頭駭然而立,兩個黑幽幽的眼眶望著自己。
  西寧王笑得如鄰家大哥哥,居然還帶了一些老農般的憨厚之態,道:“本王最近查知,這個小山村是一個極為特別的地方,據說二十年前,這里發生過一件秘密進行的殺戮,明玄年間,當年的福王攜王妃來到這里,卻遭到不明身份的殺手的暗殺,有人說這一行人未逃出毒手,也有人說他們逃了出來,卻隱居民間,從此不問朝事,而本王卻有另外一個發現,本王在那里,居然發現了一座孤墳,一座未立墓碑的孤墳……”
  淚紅雨心驚肉跳,卻面無表情,插言道:“莫非王爺就做出了這挖人祖墳的事兒?”
  西寧王望了她一眼,淡淡的道:“成大事者,當不拘小節,為了軍餉,本王不知道讓人挖了多少人的祖墳……”
  淚紅雨在心中暗罵,這人恐怕真是一個魔鬼,心里面不愿意與他正面交鋒,面上就笑了:“王爺的大志,小女子自然不明,王爺您繼續說……”
  西寧王道:“掘金人從那墳中挖出一幅殘骸,取出了他的頭顱,本王居然發現,這幅頭顱的顱形極為優美,忽然起了興致,有詩云,笑談渴飲匈奴血,喝的就是那匈奴人頭顱中的血,于是,本王讓人洗盡這顆頭顱,制了這個酒器,用來盛裝那葡萄美酒不也好?本王想起,本王也是在那山村附近得了姑娘,如此的好東西,怎么能不與姑娘共享?”
  淚紅雨知道,他所講的,是在自己的家鄉強搶自己的事兒,看來,他在那附近是在進行著另外一件事兒,碰巧見了自己,才把自己給強搶了過來,她在心中狂罵幾聲魔鬼,魔鬼,大魔鬼,以人的頭顱飲酒,也不怕晚上做惡夢,她看到了他眼中一閃而過的得意,她卻不想讓他得意,如是,她卻笑了起來,道:“王爺盛情,奴婢又怎能不受?”
  西寧王輕笑一聲,一揮手,牢門打開,淚紅雨不用人提溜,自己走出牢門,廳中,迅速的擺上了一個紅木四方桌,桌上鋪上繡龍錦緞,魚貫而入的衙役們擺上水果點心,又搬來一張椅子,放在西寧王對面,西寧王示意她坐下,侍衛把那頭顱倒置放在淚紅雨的面前,又倒上波斯葡萄酒,那酒紅得似血,襯著白色的骷髏,倒真有幾分飲血的意思在里面。
  淚紅雨捧起這潔白的頭顱,打量良久,忽然之間,流下淚來……
  西寧王見了,心中暗自痛快,問道:“莫非姑娘看出這顆頭顱屬于誰的?”
  淚紅雨長嘆一聲道:“五百年前,都是一家,他的墳與我家那么近,當然與我有些沾親帶故,看到這顆頭顱,就不由自主的想起我的先人,我那前些時候被王爺殺死的族人,就忍不住想要長飲一杯……”
  說完,捧起頭顱,咕咚聲中,飲下血紅的美酒,飲完,斜睨了西寧王一眼,仿若沒看見他臉上的陰晴未定,又長嘆道:“既有美酒,又豈能無美食?”
  纖手伸出,從桌上拿了一塊糕點放入口中,贊道:“王爺真是好品味,這糕點配這美酒剛好……”
  西寧王從她的臉上看不出絲毫的端倪,臉上疑惑,他想利用這個骷髏來試探于她,她卻順桿上爬,就此飲將起來,女子的害怕與畏怯,他在她的臉上一點都找不到,他心中卻更加懷疑,更加肯定她不會是一般的村女,道:“你既然想飲,就飲個痛快……”
  又想,以她的智慧,又怎么會不加掩飾的展露自己的與眾不同?他卻不知道,淚紅雨可絲毫也沒有感覺自己與人不同,她以為,人人都會如此,都會這么做呢!
  他看到她飲著酒之后,臉上燦若紅霞,白凈的臉襯著那白色的骷髏,美到極致,也妖到極致,有著雨后紅蓮般的容色,心中不由得一蕩,就想從此把她攬入懷中好好的愛撫。
  正在此時,卻看見她放下骷髏酒樽,一張口,于是嘴又變歪,嘴角還有紅酒緩緩而流,流在衣服之上,像蚯蚓爬過留下的痕跡一樣,又像污泥混水,那心底的欲火不由自主的消失殆盡,怒火卻騰騰的升了上來。
  他舉起面前酒杯,一杯飲盡,飲盡之后,一看,美人依然歪嘴,繼續怒不可抑,又飲一杯,一連飲了十幾杯,雖說眼有眼朦朧,可美人的歪嘴依舊……
  淚紅雨卻沒有注意他的怒火,繼續飲酒吃點心,不亦樂乎,美人不講話時如玉,骷髏雖裝酒也恐怖,兩樣東西襯在一起,卻產生了極大的美感,也讓這屋里頭怪異無比。
  飲飽,吃飽,淚紅雨問道:“王爺,您所說的那位福王,莫非真與這頭顱有什么關系?”
  西寧王正在苦悶,不得宣解,聽她問起,望著眼前的酒杯,道:“你居在那附近,卻不知道二十年前所發生的事?”
  淚紅雨搖頭,道:“王爺,奴婢只不過十五歲年紀,那二十年前發生事的時候,奴婢還未出生呢!”擺出一幅想聽故事的樣子道,“王爺不如說說,說不定我那未被王爺殺的族人之中,有人知道?”
  西寧王聽了她的語氣,含有諷意,朝她望過去,看到的,卻又是一張淡淡的臉色,仿佛剛才這番話不是她所說一樣。
  他心中疑惑,道:“二十年,身為太子的福王被貶,帶著他的三位妃子與世子來到這沉月坡,也就是你們所住的小村莊旁邊,遭到不明身份的人追殺,福王后不知所終,只發現三位妃子的尸體以及無數侍衛的尸身……”
  西寧王一邊說著,一邊觀察著她的臉色,看見她仔細捧起面前放著的骷髏,喃喃道:“想不到,這個頭顱,倒有可能是這么一個比王爺還要富貴的人所有,奴婢倒不得不多飲幾口……”
  飲了一口,她還不滿足,伸出紅紅的舌頭,舔上一舔,喃喃的道:“這富貴無比的人的頭骨,想不到也沒有什么味道的……”
  飲完,還朝西寧王的頭上幾瞅幾瞧,又向這裝酒骷髏望了一望,很顯見是在比較……讓西寧王不得不懷疑,她是否在想用自己的頭顱飲酒的事兒。
  西寧王見了,心中不由得陣陣失望,心想,難道她真是一個山野丫頭?
  淚紅雨指著骷髏,道:“難怪王爺會在奴婢那個偏避的小山村出現,卻原來是為你,卻讓奴婢無辜受了連累,真是慘啊……”
  西寧王聽了,雖滿心滿腹的懷疑,卻找不到絲毫把柄,唯有端起面前酒杯,笑道:“來來來,飲酒,飲酒……”
  淚紅雨卻捧起這酒樽,拿了一塊點心,向另一個牢獄走了過去,將骷髏頭遞給在牢獄中一時半刻也不忘記研究殺人方法的畫眉,道:“來,來,來,王爺請客,你也來飲上一口……”
  畫眉望了望這骷髏,臉上露出煩惡之色,很顯然,他雖然是殺手,卻不習慣用骷髏飲酒,淚紅雨卻勝情邀請:“男子漢,怕什么,莫非敢殺不敢飲?”
  畫眉這才把心思從蟑螂處移開,卻淡淡的道:“我要怎么飲?”
  原來這牢房的柵欄太過狹小,那骷髏頭穿之不過,淚紅雨想叫西寧王開了牢門,來一個大家同飲,想了一想,還是不敢太過造次,這西寧王,捅他一次胳肢窩就好了,捅多了,只怕他會不爽,只好作罷,自己拿了過來飲。
  那畫眉便又坐在木板床上研究蟑螂,不再理她……
  西寧王卻用沉思的眼光望著他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