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君的寵姬》 最新章節: 第一章奴婢知錯了(11-29)      第二章聽雨軒大餐(11-29)      第三章畫眉不是鳥(11-29)     

暴君的寵姬100 不公平的欺騙

淚紅雨看了看最后一名隨從,巨力,笑問:“大哥,您這位隨從,是不是力大無窮?”
  冰藍王子顯然被她的古怪行徑提起了興趣,點點頭道:“不錯,他從小就力大無比,可獨自拖馬車行駛,甚至可拖巨舟逆水而行”
  周圍一介百姓聽了,個個咋舌不已,驚訝贊嘆,淚紅雨卻眉毛都沒動一下,語氣平靜:“他倒是王子的好幫手,沒有駕車駛舟之時,倒可以用用他,只不過,這都是平常本事”
  冰藍王子微微而笑望著她:“那么,小兄弟講講,什么才能算得上特別的本事?”
  淚紅雨道:“只怕我說了出來,他辦不到,豈不讓王子失了面子?”停了停道,“還是不說為好”
  別人不知道,齊臨淵哪有不知道她的性格的,他恨恨的想,這女子又在故弄玄虛了!可就是不知怎么的,他依舊不想揭穿她。
  那銅頭看來火氣很大,對她怒目而視,如果不是有冰藍王子看著,他就想沖上前來,直接提著她的臟領子來質問她了。
  冰藍王子用有趣的眼光望著淚紅雨,道:“你說說,如果是比力氣,你辦得到,而他辦不到,我就收了你,做我的‘高級’隨從”
  聽了這略帶調笑的‘高級’二字,淚紅雨心中一驚,那種說不出的奇特感覺又涌上心頭,她皺著眉頭,想了又想,又來回踱了幾步,始終想不出有什么不對,可周圍人好奇心卻全部被吊了起來,淑女們個個瞪大了眼眼望著眼前這小乞丐。皆想,能吸引冰藍王子注意力的,原來不止美女,也有怪人,看來,以后得以奇出勝才行。
  淚紅雨道:“俗話說得好,力氣這樣東西,如果說剛直的蠻力。倒極易練成,但是如果說能練成剛柔相濟,收發自如,就極為難得了,聽你說來,你那位隨從,能駛車駕舟,那是屬于剛力。不需要人來做,幾匹馬照樣能行”
  說到這里,她故意停了停,斜著眼望向那巨力,巨力自然怒火中燒。結結巴巴的道:“主,主人,不管她怎么要求,巨。巨力都做得到!”
  他的口音奇特,說起中原官話來洋腔怪調,一字一頓,難怪冰藍王子的幾個隨從一聲不出,原來,他們并不怎么會中原話。
  冰藍王子優雅地點了點頭,道:“好,只要她說得出。我們自然做得到,不過,說了是比力氣,可不能偏題”
  淚紅雨心想,看來,這冰藍王子不但不蠢,而且聰明之極,很有可能。他的本領全在收集美女上了。
  淚紅雨道:“當然。您是遠道而來的客人,我又怎么會欺騙于你呢?豈不枉叫了您一聲大哥?”
  聽到她一口一聲‘大哥’。周圍的淑女們自然又是陣陣噓聲,冰藍王子卻含笑不語,也不知他到底是不明白這大哥的意思啊,還是默認了這個小弟。
  眾人皆等著這小鬼提出條件來,想看看這小鬼到底想要比什么東西,淚紅雨卻不管他們,反而東張西望起來,從上望到下,從左望到右,到了最后,居然在站著的人腳下尋找起來
  眾人瞪大了眼睛等著,個個皆想,莫非這小鬼丟了銀兩珠玉,在地下尋找?可這個時候,仿佛不太適宜吧?
  她一邊尋找,一邊還在嘴里喃喃的道:“怎么沒有呢?為什么會沒有呢?這里每天都很多的”
  終于,她喜笑顏開地站起身來,手里頭拿著一樣東西,道:“就是它了”
  眾人一看,未免大失所望,原來,她手里頭拿著的,既不是黃金,也不是白銀,只不過是一根雞毛在地上撿起來的,也不知有無雞屎沾在上面。
  淚紅雨兩根手指夾著這根雞毛,笑吟吟的對冰藍王子道:“大哥,我也不欺你,我們今天,就比試這吹雞毛”
  話未說完,周圍一片嗡嗡之聲,很明顯個個不滿,本以為有力拔山河的好戲看,搞了半天,卻原來是小孩的玩藝兒?
  冰藍王子望了望她手中的雞毛,卻不像周圍人那么反對,眨了眨眼睛,嘴角浮起笑容,道:“你要怎么比?”
  淚紅雨本以為會費一番口舌,卻想不到他這么容易的答應了,倒有些意外,轉眼向他望去,剛好看見他嘴角含笑,眼睛仿佛黑藍色地寶石一般流光溢彩,她的心神被那笑容吸住,仿佛透不過氣來,又緩緩的放松,滿眼都是他的笑容,而一股熱意卻不由自主的在全身流轉,她忙低下頭,感覺臉上發燙,還好,臉上有物遮蓋,無人查覺。
  淚紅雨地心撲撲的跳著,暗罵自己,在西寧王面前都可以嘻笑怒罵,扮鬼扮馬,怎么對一個初識的人,反而仿佛失了方寸?可是,她卻始終不明白,自己自見到這冰藍王子開始,時不時產生的奇特感覺來自何處。
  她定了定神,道:“大哥,這吹雞毛可不是一項簡單地事兒,須要的凝力在嘴,一股作氣,比那駕車拖舟的蠻力可不容易多了,看來你那隨從不大熟悉,我也不欺負他這樣吧,我們比一個簡單的,直接一點,眾人作見證,一口氣,誰吹得高,誰為贏,記住,一口氣哦”
  說完,她又斜著眼望了望那巨力:“簡單吧?”
  巨力忍無可忍,剛想出聲應承,可望了一眼他的主子,終于忍住。
  冰藍王子向他點了點對,他這才步出行列,淚紅雨見了,心中更疑,直感覺這冰藍王子并不像表面上只知道吃喝玩樂,收集美女,從他治下之嚴來看。可能也不是個簡單人物。
  巨力蹬蹬的走到淚紅雨的面前,震得地皮微微顫動不已,從上往下,居高臨下的望著淚紅雨,旁人看來,這巨人與身材瘦小地淚紅雨相比,簡直是一巨石比之小草,一不留神。就要把小草給壓扁了。
  可旁人卻絲毫看不出這小鬼臉上露出一點驚慌,就連他肩頭的那只小狗,都好整以暇的伸出條舌頭,舔了舔嘴唇,懶洋洋地望了巨力一眼,直當他不存在。
  淚紅雨笑眉笑眼,用兩根烏黑的指頭夾著那根雞毛,反復叮囑:“小心點。離嘴邊一寸遠的距離處吹,可別放在嘴唇上我可不保證這雞毛上沒雞屎”
  巨力皺眉看了一眼她那兩根烏黑的手指,結結巴巴的道:“就算沒雞屎,就,就。你,你地手指我,我也不敢放在…嘴嘴唇上”
  看來,這巨力人雖高大。可以挺講究衛生地。
  第一百零一章絕對的不公平
  巨力拿過那根雞毛,也用兩根手指夾著,離嘴唇地距離看來不止一寸遠,足足有一尺來遠,看來他的確怕雞屎,更怕淚紅雨的黑手指,他仰面向天,鼓了嘴。向那雞毛吹去。
  只見那雞毛飄飄揚揚,直升到空中
  眾人皆一聲驚呼,因為巨力的一口氣,極為悠長,綿綿不絕,雞毛被他吹出的氣流托著,緩緩上升,幾乎沒有絲毫往下落的跡象。直飄向屋頂。
  看來。淚紅雨選這位巨力為對手,也仿佛選錯了對象。眾人眼望淚紅雨。臉上皆露出興災樂禍的神色。
  淚紅雨眼望著那根快升到屋頂的雞毛,喃喃地道:“可惜了這根雞毛,看來落不下來了,下一趟我來吹,我得找根干凈一點的,沒有雞屎最好”
  巨力雖說中原話講得不太好,可聽得明白,聽淚紅雨話中語氣,這根雞毛上當真有不干凈的東西,一口氣上不來,又想,不行,得讓他也聞聞這雞毛上雞屎的味道,又看了看這雞毛飛起的高度,心想,這么高了,就憑這小鬼,也不可能贏得了我。
  巨力終于收了這一口氣,那根雞毛緩緩下落,終于落到地上,巨力看來人雖長得牛高馬大,實際并不蠢,他道:“要,要,要,公平,你,你,你也得用這根雞毛”
  淚紅雨點了點頭,從地上撿起這根雞毛,道:“當然,當然”
  她拾起這根雞毛,卻不馬上開始吹,把雞毛沾在肩頭地小狗的狗毛身上,慢條思理的從懷里拿出一根一尺來長兩指來粗的竹桿
  看來,她想用竹桿來吹,自然能把氣息凝成一條線,而且省力
  巨力見了,自然不答應:“不,不,不行,要,要用嘴”
  淚紅雨慢吞吞地望了他一眼,又慢吞吞的道:“我們開始比的時候,可沒有說過,不可憑借東西,只說是用嘴來吹,我的嘴對住竹桿,吹起雞毛,你說說,我范規沒有?難道說吹這雞毛的,是別人的嘴?”
  巨力啞口無言,望向主子,冰藍王子卻口角含著溫柔笑意,望著淚紅雨,沉默不語,他知道,主人不支持自己,只好嗡聲嗡氣的道:“就算你用竹桿,也比不過我”
  的確,就算淚紅雨用了這根竹桿,也沒辦法有巨力那綿長不絕地氣息。
  淚紅雨微微的向眾人一點頭,把那根雞毛沾在竹桿一頭,眾人與巨力一般的想法,就算有這根竹桿,只怕這小鬼也吹不過巨力。
  淚紅雨團團而轉,點頭而笑,如表演雜技的藝人,道:“眾位姐姐妹妹,大哥,大嬸,看好了,我要開始吹了”
  圍觀眾人一片嘻笑,還有人道:“吹吧,吹吧,想來你也贏不了”
  淚紅雨仰面向天,左手托住竹桿,那雞毛沾在竹桿一頭,作勢要吹,卻停了下來,右手把那竹桿一擰一拉
  眾人驚訝的看到,那根短短的如牧童之笛的竹桿,在淚紅雨兩手操縱之下,居然緩緩的升高,一節一節地,越升越高,而那根雞毛,也跟著升高,直升到屋頂
  原來,這根竹桿,并不是普通地竹桿,是可以拉長的特制竹桿
  巨力吃驚得目瞪口呆,連結結巴巴地話都講不出來,想要說她做弊,可她卻沒有一點違背了以前的約定,再說,她拿出竹桿的時候,自己仿佛也沒有堅決的反對。
  他眼看著淚紅雨見升得差不多高了,在竹端下邊輕輕一吹,那根雞毛自然緩緩升高,自然升得比自己還要高如果不高,那才怪呢!
  眾人自淚紅雨拉出竹桿之時,就沉默不語,直到那根羽毛直升到半空之中,這才有人嘆了一口氣,遲遲疑疑的道:“這樣吹,行嗎?”
  場內眾人繼續沉默不語,卻聽到冰藍王子拍手而笑:“不錯,不錯,沒有人能想出如此絕妙的方法,巨力,你別不服氣,這位小兄弟說得對,剛柔相濟,不能只靠蠻力,他能憑借竹桿取勝,也算得上以智取勝,好,小兄弟,既然你無處可去,就跟隨著我吧”
  眾人見冰藍王子都如此說了,自然個個毫無異議,有那心思活躍者還想,看來這冰藍王子喜歡出奇制勝,下一回可得想個絕妙的主意才行。
  巨力憤憤不平的準備歸隊,淚紅雨卻走過來,向他一抱拳,道:“這位大哥,說到氣息悠長,我自然比不過你,我只不過用了巧勁,說實在話,巨力大哥的氣息,我看這世上無人能敵”
  巨力看著眼前這個矮矮小小的男孩,一雙烏黑明亮的大眼睛卻不染塵世的望著自己,顯得真誠之極,他雖為粗人,卻感覺心中某處被撥動一般,見這男孩主動上前服軟,早就把先前的齷齪忘到了腦后,對她的惡感早已消失的無影無蹤,結巴的道:“小兄弟,你,你,也不錯”
  看來,淚紅雨為了以后行事方便,開始與冰藍王子的隨從們打好關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