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君的寵姬》 最新章節: 第一章奴婢知錯了(11-24)      第二章聽雨軒大餐(11-24)      第三章畫眉不是鳥(11-24)     

暴君的寵姬102 眾美環繞的王子

淚紅雨走上前,極為友好的拍了拍巨力的手臂,本來她想拍人家的肩的,可惜身材太矮,夠不著。重又走到冰藍王子的身邊,道:“大哥,從此以后,小弟我就跟著你了,你放心,我絕對是您極為合用的隨從……”
  心想,還好帶了夫子制作的這個探金引,本來的是用在打探某一處狹小深洞之時,前端裝上勾爪,用來勾取深洞之內的東西的,想不到被自己用到了這上面,倒非常合適。
  淚紅雨正滔滔不絕的說著,卻看見冰藍王子神態悠閑,嘴角含笑,黑藍色的眼眸散著有趣的光芒,望定自己,不知為何,明明是自己死氣白臉的沾上了冰藍王子,準備白吃海喝一通,她卻有一種被人算計的感覺,而且,這種感覺很有些熟悉,她想要捕捉住那一閃而過的熟悉,那種感覺卻忽然消失不見,因為,眼前的冰藍王子又恢復了那種高潔如山岳一般的神態,這種神態,對淚紅雨來說,卻是陌生之極的。∩米∩花∩在∩線∩書∩庫∩BOOK.mIhUA.Net
  她跟著冰藍王子的馬車向南福王府走去,隱隱感到有一線眼光從前面若有若無的掃了過來,可轉眼望過去的時候,那目光卻消失不見,她暗中一笑,隔著重重的人群看著小世子齊臨淵的后腦勺,她知道,小世子已經認出了自己,可正如她猜測的一樣,小世子沒有揭穿自己,不知為何,她有這樣的自信,小世子有時候雖蠻不講理,卻不是那種說三道四之人。
  她又想起南福王不正常的臉色。不正常地眼珠翻動,隱隱感覺南福王府一定會有什么事將要發生,雖然她不知道會發生什么,卻對將要發生的事充滿了期待,肩上那只小臟狗感覺到了她的興奮,伸出長長的舌頭舔了舔她的耳垂,嗚嗚的叫了兩聲,忽又趴在她的肩上睡去。
  ……………………………………………………………
  淚紅雨咬牙切齒的站在門外,在房門之外踱了幾個來回。還是拿不定主意是否走入房內,她的手中拿著幾件絲制地衣服,輕薄柔軟,仿如云彩。這幾件衣服,是冰藍王子吩咐她拿入房中的。
  房門里面,隱隱傳來嘻鬧之聲與柔媚之極的樂聲,如春鳥呢喃。絲絲僂僂,象情人的手撫在皮膚上,又象深閨少女出嫁之時心動地嘆息,聽得人臉紅心跳。
  這時的淚紅雨已換上了一身干凈衣服。頭發與臉頰都干干凈凈,可是,面頰卻還是黑中帶菜。掩蓋住了她所有的光彩。除了一雙大眼睛靈動有神。使人走過之余會看上一眼半眼之外,她的渾身上下。讓人看不出一點讓人心動地地方。
  她徘徊在屋外,猶豫良久,還是不敢走入屋內,她想不到,她也會有不知所措的時候,就像現在。更想不到的是,做人家的隨從,還要在人洗澡沖涼時遞衣跑腿,而絕對想不到地是,這冰藍王子的生活是如此的奢華靡亂……洗一次澡,還要三個女子相陪,而且穿地衣服……幾乎沒穿。
  還好冰藍王子要她拿衣,她幾乎是慌不失措地從房內逃了出來,卻還是一閃而過地看到冰藍王子半敞的胸膛,如巖石一般地堅實,肌膚上仿如涂上了一層蜜色,讓她知道,原來,男人的身體也可以充滿誘惑,她的心撲通撲通的跳著,心想,難怪南福王送給冰藍王子的那三名美女,雖妖嬈多姿,充滿風情,但面對著冰藍王子的時候,個個臉上都現出羞意,竟有了幾分養在深閨里的少女的拘謹。
  她正在屋外徘徊,卻聽屋內人道:“小蝶,你去看看,我那新收的隨從怎么還沒把衣服拿來……”
  那小蝶應了一聲,卻嬌嬌的說道:“王子,你何必著急穿上衣服?”
  其它兩名女子吃吃的笑出聲來,淚紅雨在門外聽了,血色朝臉上急涌,心中暗罵:“死色鬼,亂色鬼……”
  卻不敢在門外停留,只得敲了敲門,直推門進去,一路上,她不敢抬頭,眼望著腳尖,拿著衣服,
  移,把衣服往前遞:“大哥,衣服到了……”
  冰藍王子低低的笑聲響起:“小隨從,你把衣服遞到了哪里?”
  那三名女子也笑了起來,笑得嬌柔無力,讓人不由自主想到三人必定剛剛經過一場搏殺,那小蝶道:“王子啊,你就別為難你這小隨從了,看看,他頭都不敢抬,怎么見過這個陣仗?”
  冰藍王子的笑聲在胸腔中鳴響,道:“小隨從,看來,你得多見識見識才行……”
  三名女子又吃吃的笑了起來,小蝶邊笑邊道:“王子,要不要奴婢幫你教教他?”
  淚紅雨一嚇,忙抬起了頭:“不用,不用,這事不用教,到時自然知了……”
  抬頭一看,才知道自己離他們還有幾步遠呢,卻把衣服遞向了浴桶那邊,差點就掉入了水中,而冰藍王子雖說左擁右抱,卻并無她想象中的那么不堪,早已穿上了衣服,靜靜的倚在塌上,黑藍色的眼睛望著她,深若寒潭。
  淚紅雨又有了那種他戲弄自己的感覺,疑惑的望向他,卻看不出絲毫端倪,他的面容永遠是那樣的清華高潔,如遠山之松,讓人相信,這樣不染俗世的人,是絕對不會戲弄一個小小的隨從的。淚紅雨咽下了嘴里的質問,把衣服放在塌前的小茶幾之上,想走出屋,冰藍王子卻道:“小隨從,難道你不知道,幫我穿衣也是你的工作之一嗎?”
  淚紅雨一頓,停下腳步,回眼望向他,懷疑他是故意的,但同樣的,她看到的,只是冰藍王子淡若秋水的一張臉,講這話的時候,仿佛講的是“幫我倒一杯茶……”。
  淚紅雨本著生平不作虧心事的精神,轉過身來,恭聲道:“是,大哥……”
  三名女子魚貫而出,淚紅雨見到了她們臉上對冰藍王子的留戀與傾慕,而冰藍王子卻眼神淡淡的,甚至連看都沒有再看她們一眼,淚紅雨再一次肯定,這位冰藍王子,的確是一位看似有情,但實則無情的人,她陷入深深的疑惑,這樣的人,會到處收集美女?
  “小隨從,想什么呢?還不快幫我著衣?你不會連衣服都不會穿吧?光會吹雞毛?”
  淚紅雨無可奈何的應了一聲,走上前去,拿起茶幾上的衣服,走近冰藍王子,道:“大哥,請起身著衣……”
  淚紅雨拿著這件絲質的外袍,外袍上面繡有青色的祥云,做工精細,祥云隱有金絲透出,價值的確不菲,外袍握在手中,柔軟絲滑,讓淚紅雨不由自主的想起冰藍王子不經意露出的胸前那一片蜜色的肌膚,手感是不是也是如此?
  聽到一聲不耐煩的哼聲,淚紅雨這才從胡思亂想中驚醒,忙把外袍展開,準備給冰藍王子著上身,邊著邊想,人生在世,當真不容易,以為做做隨從,可以吃香的,喝辣的啦,卻想不到,卻要幫人穿衣著鞋……哎,權當自己是男人,欣賞男色吧!
  她才發現,冰藍王子的身量也極高,自己與他站在一起,只不過剛剛達到他的胸前而已,他的身上,有一種好聞的味道,若有若無,似曾相似,卻又仿若從未聞到過,幫他系上腰帶之時,他的腰卻極細,結實得如鐵。
  她一邊想,心卻撲通撲通的跳著,想快手快腳的把衣服幫冰藍王子穿好,然后遠離他,哪知道,冰藍王子卻不經意般握住她的手:“小隨從,別急,幫我把衣服整整……”
  她如被火燒般想把那只手甩開,卻始終沒有,她感覺到了那雙手的溫暖,那種溫暖緩緩的浸入她的心底,冰藍王子卻又放開了他的手,轉過身去,道:“腰帶上的玉扣仿佛沒有扣好哦……”
  淚紅雨看見他平靜如水的神色,只好相信,他不是故意的,他的行為,只不過因為他不知道自己是一名女子。=暴君的寵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