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君的寵姬》 最新章節: 第一章奴婢知錯了(11-24)      第二章聽雨軒大餐(11-24)      第三章畫眉不是鳥(11-24)     

暴君的寵姬103 讓人害怕的南福王

幫他扣好玉扣,淚紅雨逃一般的走出那間房,心還止不住的撲撲直跳,直走到花園邊,望著小池塘里游走的金魚,這才平息了心情。
  微風拂在面上,帶著金盞花的芳香,淚紅雨第一次有了疑惑,她不知道,自己混入南福王府的這一步到底是對還是錯,仿佛事事皆是自己作主,但卻隱隱感覺,每一步都被人牽住了鼻子。
  她沿著花徑向前走去,滿眼的花團錦簇,她的心卻如陰天的烏云,簡直快擰得出水來。
  正垂頭喪氣間,她忽聽見幾聽嬌柔之極的低語,隱隱從巖石的后面傳了過來,原來是有人私下聊天,而且是兩名女人,她正準備走開,卻聽見了一句“冰藍王子……”
  原來,有人在議論這位王子,如今,這冰藍王子已成為淚紅雨心中的一根刺,她理所當然的悄悄走過去,想聽聽冰藍王子在別的女子口中是什么模樣。◆米◆花◆在◆線◆書◆庫◆book.mihua.net
  只聽見那聲音道:“小蝶,你別糊涂了,別以為他與你有了一次,就會記得你,你別忘記,我們服侍他的時候,既使是在最熱烈的時候,他那雙眼,依舊寒如冰雪,小蝶,我們從青樓出身,什么樣的男人沒見過,這樣的男人,是最不能托付終身的,看似有情,其實心冷如鐵……”
  淚紅雨心中一跳,原來是那三位剛服侍完冰藍王子的其中兩名女子。
  小蝶道:“冷玉姐姐,或許。我們都看錯了呢,他對一名小小的隨從都親切和善,何況是枕邊人?更何況,以我這樣地身世,我所求的,只不過他身邊無數妻妾中的一人而已,想必不會差到哪里去,總好過在這里吧?你知道,王爺他……”
  那冷玉聲音中忽然充滿了懼意:“小蝶。別說了,王爺那里……只求我們活得一天算一天罷了,但是,你想投身那位異國王子。可能卻錯了,你新來,不知道,這位異國王子雖說年年來選美。每年也有三兩女子被他以萬金聘走,但是,卻從未看到選上的女子與他同行過,每年來。都是那四位隨從,以及四名丫環,所以說。當他的妻妾。也未必好得過這里……”
  小蝶道:“冷玉姐姐。為何你這么想?難道你對他無意?”
  那冷玉一聲苦笑:“小蝶,就算有意又怎樣。多情總被無情誤,那種把心寄在人身上,卻得不到回應的痛苦,難道好得過平平靜靜的過日子?”
  小蝶嘆息道:“姐姐,你也喜歡他……”
  冷玉道:“象他這樣的男子,有誰會不中意呢?小蝶,你別忘了,王爺叫我們服侍他,不但因為他是夜朗國的王子,有無盡地財富,還因為,王爺想通過他,聯系上迦邏之帝!”
  小蝶點了點頭,道:“姐姐,我知道,迦邏之帝,才是王爺最后的目標,可是,迦邏之帝對我們來說,仿佛一個神話,難道,真的可以聯系上他嗎?”
  冷玉道:“這我就不清楚了,反正,我勸你死了這份心,既使王爺把你送給他,他的心也不會一絲一豪在你身上地,倒是,讓我奇怪的是,他對剛剛新收的那位小隨從,感覺卻很奇特……”
  小蝶一驚,道:“冷姐姐,你不是懷疑他喜歡男色吧?”
  冷玉道:“怎么可能,要喜歡,也不會喜歡這么個黑乎乎的小子吧……我總感覺,他看著這小隨從地樣子,仿佛看的不是他,而是另外一個人,就好象……好象,這小隨從有另外一幅面孔似的……”
  小蝶笑道:“姐姐,你太疑心了,聽說收這小隨從的時候,滿大街地人都看著呢,這小隨從古怪精靈,或許,就是因為這樣,他才會注意他多一點吧!”
  冷玉道:“希望如此吧……”她的聲音漸漸沉郁,“小蝶,今晚,是誰服侍王爺……”
  淚紅雨聽到這里,以為她們會講一些爭風吃醋的八卦事,便不感興趣,正想走開,卻聽見小蝶聲音發顫,仿佛掉入極冷地寒冰之中:“是紫玲,希望她沒事……”
  冷玉地聲音中也充滿了恐懼:“還好不是你我……”
  淚紅雨聽了她們兩人地對話,雖不見她們兩人面上的表情,但也可以猜測得出,她們地臉上,必是驚慌恐懼的,她想不出,在王府之中,有誰不想被王爺寵幸,以獲得地位與名利,而南福王的妻妾們,卻個個驚若寒蟬,談起侍寢,如同上斷頭臺一般,與西寧王府如此不同?她忽憶起自己初見南福王時,他臉上平板僵直的表情,以及不經意看到他的眼珠翻轉,難道,南福王身上,真的發生了什么事?
  小蝶與冷玉談到南福王,忽然談興大減,再也沒有了什么興致,兩人同時站起身來,離開了那里。淚紅雨這才拍了拍身上的塵土,站起身來,想起她們所講的冰藍王子,自己現在稱為大哥的這個人,雖說是自己死賴上的大哥,可也是好不容易死賴上的,而且準備長久的賴下去,不知為何,她現在聽到別的女子談論他,還真有一點心里不舒服。
  又想起中原關于迦邏之帝的傳說,他是塞外統治二百個小國的帝王,住在塞外的迦邏之城中,他聰明絕頂,智慧蓋世,可也冷酷殘忍,具說在他的轄內,小國之間的紛爭早已不見,塞外前所未有的團結,看來,這南福王想聯絡上迦邏之帝,難道他不安于做一個偏安一偶的藩王?想借兵奪取大齊帝位?
  淚紅雨年齡雖小,但從小被夫子教了無數陰謀策略,略想了一想,自然而然的往爭權奪利上想,她哪里知道,后來發生的事大大出乎她的想像之外。
  她唯一可以確定的是,這南福王令妻妾們如此害怕,一定有什么秘密隱藏其中,她想起小世子齊臨淵,無緣無故的來到了南福王府,具下人們講是來南福王府玩耍,這又是否為真?
  聽到了這兩名侍妾的談話之后,淚紅雨隱隱感覺這南福王府只怕隱藏著一個天大的秘密,她轉眼向花園錦簇的花園中望去,陽光依舊明媚,照在鮮艷的花瓣之上,一切都顯得那么富麗堂皇,可她卻仿佛從中看出了森森的嚴意,不由自主的,她打了一個冷顫。=暴君的寵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