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君的寵姬》 最新章節: 第一章奴婢知錯了(12-02)      第二章聽雨軒大餐(12-02)      第三章畫眉不是鳥(12-02)     

暴君的寵姬105 難以侍候的王子

她緩緩的拿起桌上倒好的那杯茶,還舉杯邀了一下并不存在的明月,笑了笑:“看來,我馬上就會知道原因了。”
  不過,她高興得太早,她本以為不過兩天,這齊臨淵就會向自己求救,卻等了兩三天,都不見他來,而這兩三天之內,她卻嘗到了身為人家隨從的苦,還有……女扮男裝的苦。
  這冰藍王子不斷要她隨身侍候,而且,穿衣脫鞋,甚至于蓋被遞茶,晚上出恭,白天洗澡,都不忘了叫一聲:“小隨從……”切悅耳,充滿男子特有的磁性,可淚紅雨每次一聽到這聲音,身上的汗毛就一根根立如剛針,寒氣直往皮膚上浮,可不做又不行,于是,淚紅雨每天在戰戰驚驚的活在美男時不時祼露肌膚的誘惑下,這冰藍王子可能以為淚紅雨同為男兒,一點也不避忌,甚至于有時候與南福王送來的侍婢調笑亂摸什么的,也叫淚紅雨隨時侍候著,時不時遞個茶什么的,淚紅雨站在那兒如坐針氈,卻無可奈何,自己也不明白,為何在他面前總是手足無措,說起來,他倒也沒干什么,西寧王有時比他還離譜呢!w米w花w在w線w書w庫whttp:book.mihua.net
  她一邊胡亂想著,一邊磨磨蹭蹭的往冰藍王子的屋子里走,離了還有十來米呢,就聽見冰藍王子特有清亮磁性的聲音響起:“小蝶啊,我那小隨從呢?”
  聽到那聲音,淚紅雨簡直想掉頭而去,可那房門卻吱呀一聲打開了。小蝶邊往外走邊道:“王子殿下,我去幫您找找……”看見想躲入花叢之中的淚紅雨,歡喜地叫道:“您那小隨從,在這兒呢……”
  淚紅雨無可奈何往前走,她甚至聽見了冰藍王子在房內低低的笑聲,可一走進門,他卻滿臉的云淡風清,臉上一絲表情都沒有,淚紅雨懷疑自己的耳朵似乎有了問題。又或者剛剛笑的是鬼魂?淚紅雨只敢看他的臉,不敢看他的敞開著衣服的胸膛,看來,他與小蝶剛剛起床。
  淚紅雨有些有氣無力的道:“大哥。你叫我?有事?”
  冰藍王子一皺眉:“小隨從,你忘了你地職責?現在可是你侍候我穿衣的時間,看來,你獨住一屋不行。我還是叫人在屏風后加張床,以后,你與我同一間屋吧!”
  淚紅雨一聽,差點跳了起來。大聲道:“不行,大哥,你晚晚美女相陪。莫非晚晚要我聽床?”
  她慌不擇口。說出這么一番話來。說完之后,才暗自后悔。臉皮發燒,偷眼望了一下冰藍王子,卻見他面無表情,并無怒意,稍稍放下心來,小心翼翼的道:“大哥,您也不想,我小小年紀,媳婦沒娶,就身體產生不可預知的變化吧?您不知道,這種事兒,聽得多了,那里可是會不行地?”
  她雖一本正經的說完,心卻撲撲亂跳,心想,還好,自己的臉皮超級厚,從小在村人們隱晦的亂開玩笑聲中長大,如果換了一般女子,只怕沒說出來,就羞死了,她不由得小小地感嘆了一下自己的厚臉皮,夫子說得對,有的時候,厚臉皮也是一種武器,你的臉皮比人家厚,你就贏了。
  淚紅雨偷偷地從眼縫之中望了一眼冰藍王子,看見他寶石一般的眼睛緩緩的忽然漾起了笑意,那笑意越擴越大,嘴角由微微上翹,忽然間張開,發出陣陣悅耳地笑聲,而她卻想,一個男子地笑,也可以俊美成極致,這樣地男子,哪會不讓人從心底喜歡?既使他的內心冷漠無情?……可憐地小蝶與冷玉。
  冰藍王子邊笑邊道:“小隨從啊,小隨從,我真是佩服了你,也罷,未免你以后那個地方不行,同房就免了吧!”說完還意味不明的看了看她的下面,嚇得淚紅雨差點用手捂住那里,隨后想到自己身衣長衫,長得及膝,想必他也沒有透視之眼,想必也看不出那里少了點東西,這才作罷……不過,心卻依舊撲撲直跳。
  冰藍王子仿佛知道她在想什么,雖然她未捂,可他卻又一陣大笑,忽搖了搖頭,表示對她的無可奈何。
  淚紅雨見他如此,那種奇怪的感覺又涌上了心頭,她總覺得,冰藍王子的此時的動作如此的像一個人,一個絕對不可能的人,但是,她一看到冰藍王子如神祇一般的面容,又打消了這個念頭,心想,如果那個人有這么俊美,那么,我得把自己的眼珠子挖出來才行了。
  淚紅雨正在尷尬,卻見小蝶慌慌張張的進了門,向冰藍王子道:“殿下,奴婢想告退一陣,出去就回……”
  淚紅雨見她如花一般的臉變得蒼白,面有懼色,不由問道:“小蝶姐姐,怎么啦?”
  小蝶望了她一眼,支支唔唔的道:“沒什么,我一位姐妹病了,想向殿下告假,去看看……”
  冰藍王子擺了擺手,示意她離開,她急匆匆的退下,跨過門坎之時,還幾乎跌了一交,淚紅雨看見她的模樣,忽然想起小蝶與冷玉在花園里的談話,她們對為南福王侍寢都有一種深入骨髓的恐懼,莫非,病的是那位侍寢的紫玲?所謂的病了,真是出了什么事?
  淚紅雨忙向冰藍王子借口尿遁(現在她唯有尿遁加屎遁才有可能走出冰藍王子的視線范圍了。),走了出來,遠遠的跟著小蝶,向前走去,只見小蝶一路上有好幾次差點摔倒,有時候淚紅雨甚至看到小蝶的身體在微微顫抖,很顯然,她是在害怕,可她卻不知,她在害怕什么?
  小蝶轉過一個月洞門,來到一個小院,看來,是她們這些侍妾住的地方,卻也清靜淡雅,淚紅雨忙跟了過去,悄悄探頭往里看,卻看見十來個弱質纖纖的女子圍在一間房門的門口,卻并不走進去,讓淚紅雨奇怪之極的是,按說這么多女子圍在一起,又發生了事,應該是議論不休的,可這些女子,卻一聲不出,沉默不語,僅僅是靜靜的站著,有幾個還身體微微顫抖,仿佛待宰的羔羊,淚紅雨見了,心中好奇更深,忙貓低腰,緩緩的向她們靠近,她們卻無一人往這邊望,淚紅雨見了,干脆直起腰來,向她們走去,居然也無人過問,偶爾有人見了她,也恍如不見,淚紅雨率性大搖大擺的向房門走去。
  門邊站著的,正是那小蝶,倚著門框站著,神情哀戚的看著屋內的人,淚紅雨喚了一聲:“小蝶姐姐,怎么啦?”
  她才緩緩的抬起頭來,望著淚紅雨,恨恨的道:“你來做什么?想來看我們怎么樣的下場?”
  淚紅雨嚇了一跳,心知她傷心過度,任何一人前來相勸,都會給她當成出氣筒,便道:“小蝶姐姐,小弟只不過奉王子殿下之命,前來看看發生了什么事。”心想,把冰藍王子這是異族客人抬出來,總是不會錯的,他可是南福王的財神爺,你們怎么樣,也不會得罪他吧?(=暴君的寵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