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君的寵姬》 最新章節: 第一章奴婢知錯了(12-01)      第二章聽雨軒大餐(12-01)      第三章畫眉不是鳥(12-01)     

暴君的寵姬107 王子與宮熹

淚紅雨想了半天,終于問道:“那么,這位姐姐染病,是不是因為與你們的南福王同床?”
  小蝶沉默的點了點頭,看見淚紅雨黑菜的臉色有些紅潤,神態尷尬,一雙極大的眼睛卻骨碌碌的滾來滾去,顯得可愛之極,小蝶雖處于驚恐之中,卻也忍不住一笑,笑過之后,卻心酸的長嘆一口氣:“所以,如果王爺招我們哪一位侍寢,我們姐妹就仿佛入了刑場一樣。就怕莫名染上那種怪病。”
  淚紅雨聽出她話中之意,奇道:“小蝶姐姐,難道說,不是所有的人都會得這樣的病?”
  小蝶點了點頭:“對,要不然,我們南院的姐妹豈不一個個全得了病?”
  淚紅雨聽了,心中悚然,難怪這群女子如此的懼怕,她們侍寢之前如果能確切知道當前的危險,有時候反而能放開心懷,但最讓人恐怖的是不知道前面的危險幾時降臨在自己頭上,整天提心吊膽,以為沒有危險了,卻不知某一個時刻那危險就降臨在自己頭上,心情整天上下忐忑不安,這種來自心靈深處的恐懼,才是最讓人崩潰的。
  淚紅雨又極為詳盡的問了每一個患病女子侍寢之前的所作所為,她問得極為仔細,連穿了幾件衣服,吃了些什么東西,經過什么地方,都羅羅嗦嗦的反復盤問,以小蝶的性格,本不耐煩的,可不知為何,看見淚紅雨忽閃著大眼睛望著自己,臉上雖黑乎乎一片,但是偶爾一笑卻動人萬分。那種奪人的靈氣撲面而來,卻不由自主的把所有的東西都極為耐心的告訴了她,只覺得與這位小隨從談話。如沐春風,即使是最枯燥無聊地東西。談起來,仿佛也津津有味了。
  淚紅雨發現,這幾名患病的女子仿佛侍寢之前與其它人一樣,幾乎沒什么不同,都是沐浴更衣。穿著打扮,由王府丫環領入王爺的寢宮,千律一篇,并無特別,她想,看來,從她們身上找不到答案,就只有從南福王身上找了,從他周圍地人入手。才能查出真相。淚紅雨對所有未知的事情都有一種一探到底地精神,就仿佛夫子收藏某樣東西一樣,她掘地三尺。也能找了出來,更何況。這件事發生得如此的詭異。又怎么會不引起她的好奇之心?
  只可惜,她如今只是王府貴客冰藍王子的小隨從。想要在南福王府通行無阻,只怕不太可能,可這件事的奇特詭異又撩得她地心癢癢的,以她的性格,只怕她想盡千方百計,也要搞清楚答案的。
  想想離開自己的隨從職位時間仿佛太長,撒一泡尿花這么長時間,如果不快點回去,這冰藍王子又要指東指西的指使自己干這干那的補償了,就仿佛夫子宮熹一樣,嘴里頭雖不責罵,可暗中使拌子,指使得自己團團而轉,卻是他們經常做的事,淚紅雨心想,有的時候,這冰藍王子與宮熹倒真頗有相似地地方,淚紅雨想到此,不由笑了,這冰藍王子俊美得如神一般,又怎么與宮熹相似,她想起了宮熹那一把大胡子,上面還經常沾著些東西,衣服經常幾天不洗,上面經常灰塵遍布……
  她走到冰藍王子的房間門口,猶豫半天,正想找個什么借口把失蹤時間太長給掩蓋過去,比如說便秘之類的,卻見兩名王府侍衛從冰藍王子地房間里走出來,心想,南福王要傳召冰藍王子?自己豈不可以跟去看看?
  她走入房門,就見幾名侍女圍在冰藍王子的左右,正在為他穿衣打扮,金冠高束,玉帶纏身,金線莽袍,如果穿在別人身上,比如說宮熹身上,她只會認為庸俗無比,像個金元寶,但穿在冰藍王子身上,卻有種說不出地富貴尊嚴,襯得整個人豐神如玉,連長年侍候在他身邊地那四名侍女,個個都眼含羞意,面帶紅色,暗自心動。
  見冰藍王子背對著自己,淚紅雨輕手輕腳的走入房間,正思索著是請罪好呢,還是當他不記得自己擅離職守這件事好,就聽到那懶洋洋,卻悅耳,好聽地男聲響起:“小隨從,回來啦,是便秘啊,還是腹泄?”
  淚紅雨感覺頭頂暴汗,怎么他如此準確的說中了自己的心思?自己找借口,不就是找這兩條嗎?她再一次后悔,本以為冰藍王子不是中原人,可以欺一欺生,看來,仿佛找錯了對象,想想初見之時還想一不留神挖他車箱上兩塊珠玉下來,現在,是想都不敢想。
  淚紅雨忙應道:“不,不,既不是便秘,也不是腹泄,那個,一不小心,踩了一腳,哎,哎,也不知是誰沒對準,把黃白之物遺在了外面,洗了半天,才洗干凈,我這不是為了不讓您聞到一點不好聞的嗎?”
  冰藍王子轉過身來,似笑非笑,皮笑肉不笑:“哦,小隨從,你的運氣可真不好,下次可要當心一點,找個干凈點的茅房入廁……”
  淚紅雨忙笑得瞇起眼睛,點頭承諾,仿佛對方是在教自己做人的基本道理:“對對,大哥說得對,還是大哥英明,連入廁都高人一等,有先見之明。”
  兩人相視而笑,一個笑得如旭日陽光,俊美到極致,一個笑得黑面皺成一團,兩眼瞇為一線,可愛到極致。不知道的人見了,還真以為這兩人主仆情深,正互托生死呢!
  冰藍王子倒真沒再推究她說的謊言,看了看她,特別是她的鞋子,見真沒沾上一點污穢,這才道:“你換身衣服,南福王今晚在玉林宛宴請,你也跟著吧!”
  淚紅雨聽了,心中暗喜,心想,自己正愁沒有辦法接近南福王呢,想不到這機會就來了,她心中一驚,感覺這機會來得如此湊巧,又想起救自己那人,暗暗向冰藍王子打量過去,他卻中指伸出,托起其中一個美婢,在她的唇上親了一口,調笑道:“玉兒越發俊俏了……”
  淚紅雨見了,在腹中痛罵,無非是色鬼,色鬼,大色鬼,心想,自己怎么會把那救自己的人與面前這位花花太歲聯想在一起?
  毋自氣恨恨的去換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