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君的寵姬》 最新章節: 第一章奴婢知錯了(12-01)      第二章聽雨軒大餐(12-01)      第三章畫眉不是鳥(12-01)     

暴君的寵姬108 古怪的禮物

怎么辦呢沒有推薦票就沒有力量把下個月的推薦票留給偶哦我才有力量更新哦
  紅木雕梁青磚鋪就的大廳之內燃起了冉冉的熏香大廳之內有一個極大的水池水池上面鋪滿了鮮花而水池的周邊金光耀眼是由薄金包就奢華之極水池中心有一個極大的盆子盆子上面放了幾朵雪白的菇形植物那東西并非白色而隱隱透明如冬天凝結成的魚凍一樣既使是滿座屋的酒色也掩蓋不了它散出的清新淡雅的微微香氣這就是那南福雪菇而更奇的是前去拿取雪菇待客的女子居然身著薄紗衣物步入水中邊舞邊走直至水沒至頸手持金盤纖嘴輕咬把那雪菇咬入金盤……
  可想而知那女子出水以后全身衣物濕透身上曲線畢露的模樣。淚紅雨乍一聽到南福雪菇未免興奮了一下但是見如此吃活不知要吃掉那取菇女子多少口水與口紅胃口全無當然如果她是男人的話又另做別論了可惜她僅僅是一個假男子。
  淚紅雨想不到玉林宛是這么一個地方心中后悔之極跟了過來但既來之就只好則安之她眼觀鼻鼻觀心如老僧入定站在冰藍王子的身后可那時不時傳來的噥聲燕語還是不停的往自己耳中鉆空氣中彌漫著酒香花香。脂粉香混和成一種柔媚之極的味道讓人血脈憤脹。淚紅雨心想還好我不是男人。
  她用眼角余光望了一眼。斜斜地坐在寬大玉椅之上冰藍王子此時的他衣服半敞神態疏狂時不時出一聲大笑。他黑藍色的眼眸帶著幾分邪魅他地懷里半倚著一個嬌媚妖嬈的女子看來他正樂在其中時不時輕吻上那名女子地面頰淚紅雨余眼望去初初感覺這幅畫面香艷暖昧之極但再一望過去的時候。卻感覺冰藍王子雖擁住那名女子面色暗紅仿佛色中惡鬼。可眼眸之中卻清清冷冷沒有絲毫的動容。淚紅雨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越看卻越感覺這冰藍王子一舉一動仿若作戲。那一雙眼睛冰涼如玉雖左擁右抱卻也如獨自站在極高的山頂孤獨寂寞遺世獨離淚紅雨不明白自己為何產生了這樣地感覺閉了閉眼再張開的時候又是滿廳的柔媚那冰藍王子微醉的面容。
  淚紅雨心想自己可還有事要辦可別忘了此行前來的目地既使是滿廳的不堪入目可也阻擋不了淚紅雨的探奇之心的她抬起頭來緩緩的打量坐在主座上地南福王同樣的他也是左擁右抱可是他的臉色還是平靜如水陰沉沉地而坐在他左右的兩名女子雖臉上含笑可淚紅雨看得出她們笑得極為勉強如花地臉頰既使是飲了酒也顯出幾分蒼白來。
  看來那南福雪菇極為珍貴就算是冰藍王子這樣地貴客也只不過放了兩支在他的碗碟之中而已南福王自己卻只有一支。還好淚紅雨對那用嘴叼來地雪菇已不感興趣要不然這么少的雪菇怎么也輪不到她來吃的。
  淚紅雨看見南福王伸出兩根手指輕輕拈起那朵雪菇送入嘴中沒見他咀嚼卻見他微閉了雙眼嘴唇輕抿仿佛在回味那雪菇的味道過了好一會兒他蒼白臘黃的臉色現出一絲紅暈看來是那雪菇起了作用眼睛睜開有了神彩淚紅雨驚奇不已聽說南福雪菇天下聞名卻想不到還有這樣的作用能夠提起人的精神如那靈芝一樣。
  淚紅雨不由轉眼向冰藍王子望去只見他隨手拿起那雪菇丟入口中漫不經心的嚼了兩嚼可能感覺沒什么嚼頭又把另一個也丟入口中像吃普通的蘋果一樣遠沒有南福王那么珍視吃玩還隨口在旁邊那位侍妾臉上印了一口神態瀟灑之極見淚紅雨偷望他向她輕笑一聲道:“小隨從你也想有美女相陪?”
  他戲謔的眼神微微而笑的嘴角讓淚紅雨的心撲撲而跳忙轉過臉去嘴里咕噥一句:“如果像你一樣那可就慘了……”
  說得他又是一陣大笑淚紅雨越來越感覺這冰藍王子似乎特別喜歡逗自己如果自己為女兒身的話還真以為他在調戲自己了。
  幸好自己尚著男裝臉上尚涂有黑粉無人能看得出自己身為女子當然如果知內情的人例外比如說老夫子宮熹只怕她身著狗熊之皮也會被他認出來有前例為證某一次淚紅雨為躲避夫子慘無人道的訓練躲在一個有上百個草垛的其中一個草垛里想不到夫子從百米之外隨手扔了一個小石子正好打中了那草垛而且直透草垛擊中淚紅雨的鼻頭力量剛剛好讓淚紅雨的鼻頭腫了十天左右仿如蜜蜂咬過。至于那改裝易容渾身臟不拉幾也好臉上涂得黑如鍋底也好更是讓夫子會從百米遠的地方認出來沒有一次走空。
  淚紅雨想到此不由心中暗道:夫子那雙賊眼也不知怎么生的明亮如此?還好他不在此。又想怎么這幾天老想起夫子莫非被他虐待過了頭反而上了癮?一旦不虐了反而失落人啊真是賤已。
  淚紅雨神游天外暫時忘了自己尚查著的那件詭異事件忽而皺眉忽而微笑直到冰藍王子悅耳的聲音響起:“小隨從小隨從……”
  她這才魂魄歸位轉頭看向他冰藍王子親切的道:“小隨從來來來本小王有樣東西送給南福王你遞上去吧!”
  淚紅雨見他親切如此反而疑惑這遞東西的事是她這個小隨從做的嗎?他不是有四位千嬌百媚的侍女站在身后隨時侍候嗎?轉念一想也好可借送東西之名接近南福王看看他到底是個什么人。
  冰藍王子一揮手旁邊侍候的侍女遞給淚紅雨一只小小的盒子這只盒子由金盤托著看起來毫不起眼淚紅雨一接過手卻沉重無比差點一失手跌落地上她忙用雙手捧住向南福王走去自有南福王的隨身侍衛接過放在南福王的桌上……
  淚紅雨正要退下冰藍王子卻道:“小隨從要幫王爺打開盒子才行啊!”
  看來冰藍王子雖為異族之人禮節沒有中原那么嚴但對淚紅雨的要求倒挺嚴的
  淚紅雨小心翼翼的打開那盒子忽然間眼光凝住望了那盒子里的東西一眼眼皮跳了兩跳嘴角抽了兩抽臉色又恢復了平靜從那盒子旁走開退回到冰藍王子的身后眼角都沒掃冰藍王子一眼倒讓他很失望他還等著看他的小隨從滿臉尷尬的樣子呢可惜與某些人呆久了之后她已經遇墨者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