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君的寵姬》 最新章節: 第一章奴婢知錯了(12-01)      第二章聽雨軒大餐(12-01)      第三章畫眉不是鳥(12-01)     

暴君的寵姬110 齊臨淵求助

(今天中午十二點之后投月票給我哦,我要月票票,今天三更啊,有月票才有勁來更....................)
  淚紅雨坐在床邊,想起宴席上發生的那一幕,深深的感到這隨從的日子并不如想像一樣,吃香的喝辣的以后,那付出的代價也是巨大的,每天不但要看到很多不想看的,還要聽到很多不想聽的……大多數是身為女兒身的自己不應該聽的,看的,而且香艷之極的。
  淚紅雨每天上床之前都要念一遍她的幾字經,今天也不例外,憤憤的念道:“色鬼,色鬼,死色鬼。”準備上床睡覺,補充體力,準備明天再繼續作戰。
  卻聽到有人小聲道:“我才不是色鬼呢!”屏風后面緩緩的轉出一個人來,正是那小世子齊臨淵,也不知他躲在屏風后有多長時間了,一臉憋得通紅,瞪圓了雙眼望著淚紅雨。
  淚紅雨轉眼望去,看見他尷尬的樣子,忽然想逗一逗他,道:“知道我是女子,還躲在屏風后偷看,你不色,誰色……”又打量了一下自己身上的衣服,喃喃的道:“還好,為了防止這種情況發生,我上床睡覺從不脫衣……”
  停了停道:“連襪子都不脫,某些人的確連腳丫子都沒法看到……”
  說完,連眼斜睨著齊臨淵,仿佛他是一個經常逛妓院的大色狼。
  齊臨淵臉漲得通紅,很顯然在平負自己的怒氣。也很明顯,他有求于人,不可發怒,只好強自忍住,對她地眼光視而不見,對她的話中含義不明的意思充耳不聞,仿佛剛剛禮貌地敲門得到淚紅雨的同意才走進她的房門一樣,道:“雨姐姐,您在房中啊。還以為您不在,正好,我有事找您呢!”
  看著齊臨淵滿臉假裝的真誠,淚紅雨忽然索然無味。暗自感慨,以前一激就雞飛狗跳的齊臨淵,現在也學乖了,自己豈不少了一個好玩的對手?真懷念在西寧王府之中。我給你使絆,你給我下套的美好日子。那個時候,自己常常把他搞得暴跳如雷,動輒喊打喊殺。那種日子,真是美妙之極,他臉上地表情。真是五顏六色之極。兩只眼睛之中。經常是噴火之極,哪像現在。越來越往冰塊鐵塊上發展?……你說說,這淚紅雨是不是真的有被虐狂?
  齊臨淵腹中暗笑,臉上一本正經,神色也冰若天上下的白雪,臉上神情很明顯:自己是大人了,不跟女子與小人計較,不把她的挑釁當一回事,道:“雨姐姐,您說得對,上次那根竹桿,我真不會用……”
  淚紅雨一聽,心中暗喜,暫時把與齊臨淵斗嘴之事拋之腦后,知道他終于要讓自己參加他某一處地暗中行動了。
  淚紅雨好奇心是非常重的,尤其愛刨根問底,追查事情真相,對南福王府發生的一切,早就心里癢癢的,在她地心里,小世子齊臨淵肯定知道些什么,要不然也不會向她借這竹桿,這根竹桿的作用,具夫子宮熹說,可以憑借其拿得藏在地洞深處的東西。莫非,這齊臨淵想拿這東西去偷什么藏在地底的寶貝?
  淚紅雨一想到此,興趣大增,也不想再捉弄他了,擺出一幅嫻良淑德地大姐姐模樣,微微點頭,親切無比,還給他倒了一杯茶,這才道:“小世子,請坐,請飲茶,既然我們共過患難,你叫得我一聲姐姐,我自然會幫你,來來來,坐下再說……”
  小世子齊臨淵依聲坐在桌旁,看見她興致勃勃的模樣,心中暗笑,知道她想讓自己帶她去探險,卻老成持重的道:“雨姐姐,你還是把這繡桿比較復雜地使用方法告訴我,
  它,就不麻煩你了……”
  淚紅雨眼光掃向他,他面色凝重,眼光真誠,看來這件事非同小可,不可讓外人參與,更引起了淚紅雨極大地興趣,她用極誠懇地聲音道:“小世子,不是我不教你,我上次就說過了,這竹桿的使用方法極為復雜,要以過長期地訓練才能揮發自如,一句話兩句話又怎么能說得清楚?就算我教你,你能學得會嗎?”
  為了證實她所說不差,她又把這根探金引的使用方法再說了一次,說得更加復雜無比,還牽扯上陰陽八卦,宇宙萬物,直繞得齊臨淵更加的瞪大了雙眼,眼見昏了頭。
  齊臨淵無可奈何的道:“雨姐姐,真不能教會我嗎?如果你教會了我……”
  他從懷里掏出一件大指拇大的夜明珠,那夜明珠呈紫色,珠子隱隱有紫氣纏繞,一見就不是凡品,他把那珠子遞給她,道:“雨姐姐,你能教會我,我把這珠子送給你,這顆珠子,可價值連城,具說是塞外迦邏大帝頭冠上的紫珠,是我生日之時,父王送給我的禮物……”
  淚紅雨不由得暗自吞了一口口水,望了望那顆紫珠,心中暗道,以這小鬼吝嗇的程度,肯花如此大的價錢讓我教他竹桿的使用,看來,這件事的確非同小可,我如跟了去,得到的,可不止這顆珠子,淚紅雨看來是頗有遠見的,也很有些雄心壯志,不被眼前的小惠小利引誘,她學著戲文的演的那清正嚴明的包公,包青天的模樣,淡淡的搖了搖頭,道:“小世子,不是我不教你,一來,一時半會兒,教不會,二來,你的手指有我這么靈活嗎?”
  她伸出十根修長的手指,從柜子中拿出一團羊毛線,抽出一根線來,只見她的手指快疾的拉著羊毛線,極靈活的編織起來,她的手指跳動著,靈巧而有韻律,那羊毛線在她手指的牽引纏繞之下,漸漸變成一個美麗的圖案,看得齊臨淵瞪愣了雙眼。
  淚紅雨道:“小世子聰明無比,這種極簡單的東西,想必不費吹灰之力的吧?”
  齊臨淵喃喃的道:“使用這竹桿,和編這織花有什么關系?”他想,這不是府內女子經常編的織花嗎?難不成要我一個堂堂男兒,學起了編這個東西?
  淚紅雨道:“小世子,你錯了,如果想要用這探金引抓取東西,其中的復雜程度,比這個不知難了多少倍,你連這個都不會,又怎么使用那探金引?”
  說完,笑吟吟的看著他,眼中滿是誠懇。
  齊臨淵明白了,她這是在為難自己呢,非要自己帶她去不可,如果不帶,那么,自己也休想學會那什么探金引的使用方法。
  如果在以前,齊臨淵絕對會暴跳如雷,可現在,他只用眼角余光掃了她一眼,嗡聲嗡氣的道:“看來,我不讓姐姐幫忙,都不行了……”
  淚紅雨見他如此識趣,笑咪了眼睛,連連點頭:“這個,大家互相幫忙,互相幫忙,反正如今我有空,就陪你走一趟,這幫忙的大恩大德,你也不必謝了……”
  齊臨淵無語,沉默良久道:“好吧,雨姐姐,也只好請你走一趟了……”
  《不如不遇傾城色》明月珰1955,.+二點之后投票票吧。
  無知少女VS腹黑男.s花妖VS狐貍精.看似毫無勝算,實際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