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君的寵姬》 最新章節: 第一章奴婢知錯了(12-01)      第二章聽雨軒大餐(12-01)      第三章畫眉不是鳥(12-01)     

暴君的寵姬111 莫非去鬼屋

心想,也不知道為什么,她用那雙黑幽幽的大眼睛望著自己的時候,自己就忍不住答應了她的要求,如果父王知道了這事,也不知會怎么想,她畢竟曾是父王的姬妾,他想起以前在西寧王府,淚紅雨把自己的父王搞得一個頭兩個大的事,不由得在腹中微笑起來,忽醒起自己仿佛不應該,仿佛有點不孝,忙端正了面容,帶頭向前走去,邊走邊道:“雨姐姐,你得跟著我,這個地方,可不是一般的地方……”
  淚紅雨聽得心加快跳了八拍,興奮不已,忙跟著齊臨淵向前走去。
  夜色朦朧之下,齊臨淵偶爾向后一望,奇道:“雨姐姐,你干嘛彎腰低頭,仿佛做賊似的?”
  說完,呵呵的笑了起來。
  淚紅雨奇道:“不是要去某處不一般的地方嗎?給人看見,可不好……”
  說完,又彎腰低頭,還左右望了望,仿佛猴子似的警惕,把齊臨淵看得只不住狂笑,道:“雨姐姐,誰告訴你我們去的地方不可給人看見?”
  說完,哈哈大笑,領頭前行,邊走邊揉肚子,想來笑得腹痛,把淚紅雨看得牙直癢癢,心想,想不到今天被這小弟弟嘲笑了一通,簡直是奇恥大辱。
  淚紅雨伸直了身子,跟著齊臨淵向前走,才發現他并未講假話,他們既不是往四周無人的避靜處走,也不是往府外走,卻慢條思理的向后院走去,王府極大。后院包括了南福王妻妾住地地方,以及老太妃所住的地方,淚紅雨跟蹤小蝶去過南院,想起小蝶說起北院的姬妾們一夜之間全被南福王處死,不由想,莫非這小子帶自己去那現在空無一人北院?想起那里有無數的冤魂野鬼,寒毛立立,心縮成一團,說到底。她還是一名小女子,雖膽大包天,但唯一怕的,卻還是鬼。
  齊臨淵在前面帶路。走著走著,感覺后面沒有了聲息,回頭一看,淚紅雨小步小步的踱著。離自己越來越遠,見他轉過頭望,居然站著不走了,遲疑的望著他。眼中滿是疑懼,齊臨淵問她:“你干什么?”
  她沉默半晌,低頭看鞋。問:“我們要去哪里?”
  齊臨淵從她的眼神中看到一些恐慌。一些驚意。疑惑的道:“你跟著我走就行了,難不成你還怕我把你給賣了?”
  淚紅雨腳步都不移動一下。道:“不行,你得說出來,到底去哪里,要不然,我可不跟你走!”
  齊臨淵見她縮頭縮腦地樣子,像極了那害怕暗處有東西跳出來一般的小孩,想起自己小時候某一段特別害怕的東西,腦有所思,嘴里頭講了出來:“這里沒有鬼……”
  淚紅雨一聽這話,忽地全身一哆嗦,道:“你怎知沒有?”突然間醒悟過來,這小子怎知自己怕鬼?
  齊臨淵不由得又哈哈而笑:“雨姐姐,你天不怕地不怕,在父王面前都可以扯東拉西,鬼話連篇,卻想不到怕那個東西……”
  笑聲中很有幾分抓住了淚紅雨把柄的得意,笑時還手插雙腰,囂張之極。
  淚紅雨再一次后悔莫及,心想,這小鬼鬼精靈,一不小心,讓他抓住了自己地弱點。
  齊臨淵笑過之后,倒很誠懇的道:“雨姐姐,別怕,我不會帶你到有鬼的地方,而是帶你到死了很多人的地方去……”
  淚紅雨內心更驚,心想,看來,這小世子真是要去那北院了。她望了望前面沉寂地燈火,心底有了一種想法,想拔腳就溜,但轉眼看見齊臨淵笑瞇瞇的望著她,怎么能被這小子看低?臉色平靜的道:“我們走吧!”
  齊臨淵嘿嘿連笑兩聲,帶頭便行,淚紅雨忙跟近幾步,差點貼到了他的后背,兩人加快腳步,往前便行,穿花拂柳,卻大出淚紅雨意外,轉過一個長廊之后,來到一個燈火通明地小院,小院內人影憧憧,可以確定有人,而且不少,淚紅雨終于放下心來,不是去那一夜之間不見了許多人的北院。
  他一走近院門,立刻有兩名丫環從門內迎了出來,兩名丫環打扮整齊,身上環佩作響,年齡略大,頭上戴有翡翠玉簪,看起來竟比那侍妾
  上戴的首飾還富貴,淚紅雨看見她們手中提有燈籠,過是兩名引路丫環而已,屬于最低等地那種,兩名引路丫環,衣著就這樣地華麗,那么,小院中地人,會富貴成什么樣子?
  淚紅雨從不知南福王府還有這么一處地方,隱隱于林,看似平常,一磚一木卻無不透露出它的別具匠心。
  他們兩人跟著丫環走入小院,還未走入大堂,遠遠地,就見大堂中門大敝,正中間坐著一位六十歲左右的花白發老人,雖滿頭黑白頭發摻雜,可臉上卻極少皺紋,雙目明亮,雙唇曾粉紅之色,臉上如少女般的帶著淡淡的紅暈,身穿一件繡著著金色飛鳳的大紅衣服,頭上只插了一支鳳頭釵,那鳳頭釵口含一顆綠色的珠子,仿佛將要滴下來的水滴一般,讓人一看,就感覺她頭上的這支鳳釵價值不菲。
  堂上站有四名丫環,身上衣著自又比那兩名引路丫環高級不少,而堂前,跪著一個女子,垂著頭,雙肩微動,看來在哭泣。
  正兩人正要走進去,其中一名丫環卻道:“小世子,您等等,老夫子正在處理人呢,您別走進去,沖撞了她……”
  齊臨淵本是一個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可到了這里,卻面色恭敬,向那丫環微微點頭,道:“好的,我就在門外等等……”
  只聽老夫子冷冷的道:“賤人,別以為我老眼昏花,什么都不知道,那紫玲莫名不見了蹤影,必是與你有關,你還不從實招來?”
  那女子緩緩抬起頭,卻只是邊哭泣邊連連磕頭,既不開口說話,也不求饒。
  淚紅雨知道這紫玲肯定是病發身亡,尸體可能被南院的女子暗地里處理了,也知道,她之所以不說的原因,說了,反而沒命,還連累全院的人,而不說,有可能只受點皮肉之苦,反保了一條性命。
  只聽得屋內一聲慘叫,咣當一聲,淚紅雨望過去,見一只茶杯跌落在地,那跪在地上的女子左手捂眼,眼見是被那茶杯打傷了一只眼睛,那老夫子臉上怒火騰騰,站起身來,手指著她,氣恨恨的道:“你不說?來人啊,用家法侍候……”
  那女子終于開口求饒,大聲道:“太妃,饒命啊,不是我做的……”
  淚紅雨聽那聲音熟悉之極,這才發現,這名女子,原來就是小蝶……
  而這名老人,原來就是太妃娘娘,雖說不是南福王的親身母親,但從小把南福王帶大,南福王對她,卻是恭順非常的,看來,南院發生的一切,已驚動了這位太妃娘娘,所以,才把小蝶叫了來問話,這位太妃娘娘雖然在南福王府處于半隱狀態,卻非常有威信,聽下人們講,這南福王對她也是不敢違拗半點的。
  有兩名長得很壯的女人從屏風后面轉了出來,一人手中拿著一個夾指棍,向小蝶走去,不由分說的,就給她裝上了夾指棍,小蝶痛苦的呻吟在堂內響起,但她卻咬緊牙關,始終一聲不出,只是求饒。
  那太妃娘娘看來動了真怒,一怒之下,道:“好,你想求死,我就成全你,賜她三尺白綾,送她歸西……”
  淚紅雨再也忍不住,想沖進內堂阻止,哪知身邊的齊臨淵比她快了一步,步入內堂,向太妃娘娘行了一個大禮,道:“姑母,您別生氣,您處死了她,豈不是更加不知道真相,不如慢慢勸勸她,讓她想想,人都惜命的,她想通了,說不定會告訴你實情呢,您犯不著為她生氣。”
  章推:圓不破新書《富貴逼人》,書號:1046873,對付無良奸商,就要以奸欺詐、以富逼人,以掌控天下奸商為動力,向著大明首富的目標,邊擺地攤邊前進!十一月PK請多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