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君的寵姬》 最新章節: 第一章奴婢知錯了(12-01)      第二章聽雨軒大餐(12-01)      第三章畫眉不是鳥(12-01)     

暴君的寵姬112 老太妃不簡單

(第三更,推薦票啊,推薦票,投給偶吧,推薦票多多,更得多多……
  說來也怪,那太妃娘娘剛剛還怒容滿面,可見了齊臨淵,怒氣卻慢慢的消褪,也不生氣了,慈愛的望著齊臨淵,道:“淵兒,你來了,好吧,看在你的面上,就暫時放過她,將她關入偏房,等候處置……”
  這個時候的齊臨淵,像一只溫順的綿羊,靜靜的站在太妃娘娘的身邊,雙目含笑,神色靦腆,不知道的人,很難想像出他還有強橫霸道的時候。
  太妃娘娘親熱的拉著齊臨淵的手,步入后堂,淚紅雨亦步亦趨的跟著,別人以為她是齊臨淵的隨從,也不阻止,讓她跟到了后堂。
  一走入后堂,那太妃的臉色變得凝重,摒退了左右之后,握著齊臨淵的手,道:“淵兒,怎么樣,他是就你說的那個隨從?”
  她把手指向淚紅雨,齊臨淵點了點頭,正要開口說話,太妃卻搖了搖手,親切的笑了起來道:“淵兒,最近你也不來我這里了,怎么,賺姑母這里寂寞?”
  齊臨淵搖頭笑道:“姑母,哪里會?”
  太妃道:“正好,姑母得了一件好玩藝兒,正想拿去送給你呢,你就來了,來來來,來姑母的藏寶室看看……”說完,站起身來,走到書架邊,伸手擰了擰書架上的一個花瓶,書架應手而開,露出一個門口,這是一般的富貴人家都有的藏寶室。淚紅雨見她臉上的神色。雖故意放松,眼神中卻略略緊張,心想.電腦站www.16k.cN莫非有人在外偷聽?讓她如此小心翼翼?她身處高位,在南福王府理當是說一不二地。這樣都被人偷聽,看來,這偷聽之人的確不簡單。
  三人步入藏寶室中,直至那扇厚厚的門關上,太妃娘娘才松了一口氣。臉上露了疲憊之色,由齊臨淵扶著,在屋子中間那張寬大地紅木椅上坐下,輕輕嘆了一口氣,道“淵兒,你知道,為何我故意叫小蝶過來,問她的話?”
  齊臨淵略一思索,道:“莫非那人已經知道了風聲?”
  太妃娘娘眼中露出贊賞地神色:“淵兒。當初你父王叫你來的時候,我還有些懷疑,但現在看來。除了你,誰也不適合。只有你才不會引起她的注意。而且,她對你。始終有一份舔護之意的……”
  齊臨淵道:“姑母,如果你早點把真相告訴我們,父王就會早點派人過來幫助你們,也不會讓你們處于這樣的境地了……”
  太妃黯然道:“淵兒,那個時候,正值王兒剛剛發病,被她要脅,我們怎么敢往外透露這個消息?王兒地身體時好時壞,這些年,都需要她用那個東西治療,要怪只能怪哀家,總以為滿足了她一切要求,她得償所愿,就會治好王兒,卻想不到,她食髓得味,得寸進尺,不但沒有治好王兒,還想把整個王府變**間地獄……”
  齊臨淵道:“姑母,那些北院的女子當真……”
  太妃點了點頭:“她嘴上雖說得好,為了不讓消息外泄,派人將這些女子譴往別處,但我知道,這些女子,只怕早已身遭不測……”
  淚紅雨在一旁聽得心里直癢癢,早忍不住,道:“什么,你說這些女子不是南福王爺殺死的?”
  太妃皺著眉頭望了她一眼,道:“淵兒,怎么你這小隨從這么放肆?毫不懂禮節?”
  齊臨淵尷尬的笑道:“姑母,她剛剛才來,不懂得分寸,姑母見諒……”
  見那太妃目光凌利,眼波如刀,對于這樣的老太太,淚紅雨倒從未遇到過,真不敢再多言,只在心中奇怪,聽了他們倆人的談話,仿佛這府中還住著一位極有權威的人,就連南福王與太妃娘娘仿佛都被她鉗制,而南福王的性命,仿佛還被她捏在手中一樣,想想南福王那不正常的臉色,行動卻如常人,看來,這個人用地不是一般的毒物。又想起北院那些女子的失蹤,與他們口中地那個人也有關系,看來,那個人不但已控制了南福王,還隱隱有將整個南福王府控制在手中的意圖。
  老太妃道:“哀家花費了無數地時間,犧性了好幾名丫環,才從她那里探出那物地所在,淵兒,既然說你的隨從能拿到,那么,我們現在就動身吧,要不然,時間拖得太久,難免她會起疑心地……”
  淚紅雨聽到這里,才知道,原來,還是要她去偷東西,而且危險還不小,她不由興奮莫名……這個世界上,她除了怕鬼,的確是什么都不怕的。
  那老太妃見到淚紅雨臉上的神色,詫異的望了她一眼,道:“淵兒,你這位隨從,的確有趣,小小年齡,膽子倒挺大,不過這樣也好,我的確需要這樣的人,要不然,到了她那里,見到某些事,一般人只怕會被嚇得連路都走不動了。”
  淚紅雨心想,天底下有什么東西,能嚇得到我,就算是鄉村十大惡狗圍住,我不也面不改色心不跳嗎?不過,她倒忘了,人家狗不怕她,那是因為她肩頭上蹲有一只超惡的小絨球狗,沒有了那小絨球狗,她還是照樣被追得滿地亂跑,屁滾尿流的。
  王府很大,所以在王府里面走,有時候都是要坐轎的,比如說現在,三人坐在轎內向某個未知名處走去,這轎子的窗簾打了下來,遮得轎內一片漆黑,淚紅雨只感覺在一片漆黑與寂靜之中,轎子緩緩前行,終于一頓,轎子停了下來,走下轎來,可以確認,這里是王府,還在王府之內,淚紅雨看到了王府熟悉的紅墻碧瓦,而這里,她肯定沒來過,因為,這個地方極為偏僻,除了他們這頂小轎,這條小路隱在暗暗的黑夜之中,沒有人聲,而面前,是一座她想都不會想到的建筑物,這個建筑物,有點兒類似于廟宇,可屋頂卻不相同,它的屋頂是圓形的,仿佛一個極大的鍋蓋蓋在屋頂上,令淚紅雨想起了禿頂之人,而且禿得一根毛都沒有……不過,這屋頂倒也奇怪,圓忽忽的禿頂之上頂了一根竹桿之類的東西,活像禿頂禿得只剩下一根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