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君的寵姬》 最新章節: 第一章奴婢知錯了(11-24)      第二章聽雨軒大餐(11-24)      第三章畫眉不是鳥(11-24)     

暴君的寵姬113 奇怪的房子

(月票,月票,月票多,更新就多。。。。。。。)
  淚紅雨想像著禿頂只有一根毛的樣子,忽爾想到了宮熹滿臉的胡須,如果把他的胡須與頭發剃掉了會不是像這屋頂一樣,光禿禿的一片,想著想著,居然哈的一聲笑出聲來,倒把齊臨淵與那老太妃嚇了一跳,兩人同時拿眼瞪著她,卻沒有出聲。
  淚紅雨想起自己是跟著他們來作賊,不是來飲酒,忙手按住嘴,向他們表示的確是自己不當,居然把這一層給忘記了。
  齊臨淵在前面帶頭,往那屋子走去,那屋子在黑夜中寂靜無聲,連窗子都不透出一絲光亮來,淚紅雨正感覺奇怪,心想,難道說這屋子里根本就無人居住?這兩人帶自己來見鬼?
  自己三人坐著轎子,轎夫抬著,來到這里,是明顯的明目張膽,但具說這屋子里的人那么的神通廣大,難道老太妃就不怕里面的人發現?
  老太妃一頭花白頭發在前面帶路,齊臨淵與淚紅雨在后面跟著,她不準轎夫們跟來,甚至連侍衛都未帶,只帶了他們倆人,而且手中還拄了一根拐杖,在地上點得篤篤的想,在夜空中,這聲音傳得老遠老遠,擺明了什么都不怕,讓淚紅雨差點以為自己不是跟著她去作賊,而是跟著她去逛街,可事實證明,自己這一行人還是去作賊。
  推門走進這幢奇怪的建筑物,與其它一進門都是大廳的屋子不同。擺在面前地是一條長長的走廊,這條走廊壁上安有一顆顆指拇大小的珠子,看來是夜明珠,發出微微的光,把走廊照亮,聽到那扇厚厚的大門在身后關起,淚紅雨雖然與兩人站在一起,身上也不由寒意陣陣,心想。這個地方,可真像個棺材,密不透風,連扇窗都看不見。只見一條長廊,難怪自己在外邊看不到光亮。
  老太妃把拐杖在地上頓了頓,發出一聲巨響,引起長廊回音陣陣。又把淚紅雨嚇得一跳,更感疑惑,不明白她為何不怕吵醒屋內之人,就算不是人。是鬼,也應該被她吵醒了吧?
  老太妃道:“我們的動作可要快點,只有一個時辰。過了這個時辰。這屋子里的人可都醒來了。”
  說完。篤篤篤的拄著拐杖,帶路前行。震起驚天動地的回音,看來,在這一個時辰之內,這屋子里地人的確睡得夠死,像死豬一樣。
  淚紅雨看了看齊臨淵,他的臉上也不見驚慌之色,跟著老太妃往前走去,淚紅雨急忙跟上,心想,這小子,雖說嘴里邊叫著姐姐,可絲毫沒把姐姐我放在眼里,在這么陰森恐怖的地方,也不知道照顧一下自己……這個時候,她倒想起自己是一個弱女子來了。
  淚紅雨原以為穿過了長廊,就會到一個房間或正堂,卻沒想到,過了這個長廊,卻又是另一個長廊,而這個長廊卻慢慢變窄,原本三人可并排走地長廊,變成了只能兩人通行,齊臨淵想跟老太妃并排而走,淚紅雨忙把他的衣袖一拉,他一遲疑,老太妃拄著拐杖走在了前頭,他回過頭一望,淚紅雨小聲的道:“小世子,太妃年紀大了,如果有什么情況,她可保護不了你,來,跟姐姐我走在一起,讓姐姐保護你……”說完,用黑白分明的大眼睛誠懇地向他眨眼。
  齊臨淵哭笑不得,心想,明明是她自己害怕,想扯個人在身邊,卻偏偏說得如此冠冕堂皇。他淡淡的道:“雨姐姐,多謝你的關懷,但是,你想保護我,也不必把我的衣袖拉得這么緊吧?”
  淚紅雨忙松開手,笑道:“我這不是太過緊張你了嗎?好不容易有一個人喊我一聲姐姐……”
  齊臨淵閃動著目光望著她:“是嗎?如果雨姐姐說地有一分真就好了……”
  淚紅雨感覺到他語氣中的感慨,含有一絲憂郁,向他望過去,卻只見到他尚是孩童的純真面頰,在珠光照耀之下,俊得直想讓人上前捏上一把,淚紅雨忙收拾自己地歪念,不明白自己自從來到南福王府之后,許多奇怪地念頭不期然地從腦中冒了出來,讓自己感覺,仿佛變了一個人似的?
  又不知走了多久,轉過這個兩人寬地長廊,淚紅雨以為目地地快到了,可誰知,又是一個長廊,這次,卻只有一人來寬,齊臨淵望了望她,主動跟在了她的后面,前面帶路的還是老太妃,白發飄飄,一身大紅衣服,拄著篤篤而響的拐杖,走在前面,淚紅雨跟在她的身后,忽然發現,這老太妃腳步沉穩,呼吸平穩,很顯然,她也身負武功,難怪她如此膽大,原來,身有武功,天塌下來都不怕。
  終于,老太妃停了下來,沉聲道:“到了,就是這里……”說完,側著身子,讓淚紅雨觀看。
  淚紅雨一看,大失所望,原以為這里會有什么好東西,卻原來,只是長廊的盡頭,無路可走,一堵墻壁而已。
  老太妃道:“淵兒,現在,就看你這隨從的啦,這樣東西,我們非取出來不可。”
  齊臨淵點了點頭,望著淚紅雨,笑道:“雨姐姐,接下來,看你的啦……”
  淚紅雨看著這堵墻壁,道:“那就請小世子打開那個小窗口,好讓我取物……”
  老太妃聞言,暗自點頭,心想,說不定這小子有幾分真本事,自己尚未開口,她就已經看破了這里的機關,把小窗口點了出來,看來,今天的事,倒有些把握。
  老太妃來到這里,不止一次,每次都是空手而歸,希望了很多次,也失望了很多次,而這個機關,就仿佛一個牢不可破的鐵石,看似簡單,實則難到了極點,從沒有人解破過。
  齊臨淵走上前,在墻壁的幾塊方磚上按了按,果然,一個小小的窗口出現在面前,那小小的窗口卻不是黑暗一片,隱隱發出光亮,淚紅雨走上前,望向那窗口,只見一個小小的鐵盒放在桌子中央,仿佛用竹桿一挑,就能把那鐵盒挑起,腦海中忽然冒出一個圖紙,隱隱有熟悉的感覺,仿佛有人早就告訴過她這是個什么機關,該怎么取得里面的東西一樣,淚紅雨喃喃的道:“九曲陣,可望見內藏何物,可去取的時候,卻如水中觀花,永不可得……”
  老太妃倒退三步,驚道:“你怎么知道,此物在這小窗口可以見到,卻摸不到?”她心中殺機陡現,如此秘密的事,這小隨從卻隨口講了出來,看來,留他不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