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君的寵姬》 最新章節: 第一章奴婢知錯了(11-24)      第二章聽雨軒大餐(11-24)      第三章畫眉不是鳥(11-24)     

暴君的寵姬114 危機忽現

(嘮叨一聲,月票,月票,投月票啊,投得多,更得多)
  淚紅雨卻不知自身危險,尤自道:“這種九曲陣看似簡單,可卻復雜之極,陣中心放的就是我們從窗口里面看到的東西,在我們看來,它離得極近,只需一根長桿抓取,就能把它取來,可實際上,它卻放在九曲十八拐的陣中心,給我們看到的,只不過是用十八面鏡子放在拐彎處反射的影子而已……”
  淚紅雨說出這些,自己心中也覺得迷惑,心想,夫子根本沒有教自己這些,可自己一見這個窗口,自然而然的就說出這番話來?
  齊臨淵喜道:“雨姐姐,你既知道這機關怎么使用,想必知道它怎么破解?”
  淚紅雨點了點頭,拿出那根探金引,這根可伸縮的竹桿前端,已經裝上了一個小巧的鐵爪,內根鐵線從竹桿邊露出來,淚紅雨的手在竹桿上轉動幾下,再把那竹桿慢慢的拉長,從窗口中伸了進去,讓人驚奇的是,這根竹桿居然不但會伸長,而且竟緩緩的彎曲,淚紅雨雙手操縱著那幾根鐵線,很明顯,這竹桿在九曲里彎曲,向陣中心慢慢的接近。
  齊臨淵見此時的她,臉上再不見嬉笑的樣子,目光專注,如工匠在琢磨著一塊罕見的寶石,又如舉子在寫錦繡文章,滿臉嚴肅,散發著不同于往日的光彩,不由得看入了迷,心中有如暖流流過,只想從此就這樣看下去。卻沒有見到老太妃眼光之中寒意忽顯,面色復雜的望著她,下定了決心,這小隨從取出那盒子地時候,就是她命喪之時。
  淚紅雨小心翼翼的操縱著那根探金引,靈巧的手指舞動得如月光下跳舞的精靈,忽然間,她面露喜色,又一節一節的開始收回那竹節。看來,這個盒子,她已取到了手,只等拉出來了。老太妃暗自運掌,只等那盒子一到手,就將淚紅雨立斃掌下,而且。她看出小世子對淚紅雨有幾分憐惜之意,更加決定,要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將她殺死,絕不能讓齊臨淵有機會救她。
  淚紅雨一截一截的拉著那收著那竹桿。忽然手指輕輕拉住控制的鐵線,停了下來,側過身去。望向老太妃。悠悠長長的嘆了一口氣道:“太妃娘娘。這盒東西,看來要得手了。可奴才真怕,寶物到了太妃娘娘的手里,我這個奴才地小命就不保了……”
  說完,又悠悠長長的嘆了一口氣,把老太妃說得一驚,看見她的眼睛之中散發出黑幽幽的光,有一種洞悉一切地眼神,忘收了運氣的手掌,笑道:“怎么會,哀家又怎么會是這種過河拆橋的人?”
  淚紅雨斜眼看了看她的手掌,才道:“奴才我地賤命雖賤,卻惜命之人,不過我相信小世子反而不會害我,對太妃娘娘你,卻怕得很,甚至于看到你的衣服一角,都怕得發抖,這樣吧,就讓小世子站在你我中間,把我們倆隔開……也免得我怕得發抖,手一震,把這鐵線松開,那么,這盒子叭的一聲掉了,再要重新開始,可得花費不少時間,我可聽說,這里的人只有一個時辰萬事不理地……”
  齊臨淵疑惑的望了一眼自己的姑母,看來,他也知道姑母地手段,卻毫不猶豫地把身子依言擋在淚紅雨與老太妃中間。
  老太妃把淚紅雨地話聽在耳里,暗暗驚奇,感覺這小隨從雖然貌不驚人,黑不溜秋,但說起威脅話來卻滴水不漏,神態悠閑,雙目隱隱含笑,眼中沒有一點害怕之色,讓老太妃更加把握不住,心中還升起了愛才之意,殺意消褪,又見齊臨淵如此違護她,心想,如果讓他能死心塌地的跟從淵兒,倒也不失為一個極忠心地奴才。
  淚紅雨見她眼中的殺氣消褪,暗暗松了口氣,也不知為什么,自己的感覺變得如此靈敏,背后竟仿佛長了眼睛一樣,感覺如針刺一般的殺意,回過頭,就看見老太妃運功的雙手,這才從鬼門關走了一趟。
  那只鐵盒終于到了淚紅雨的手中,她把鐵盒遞給齊臨淵,低聲向他道:“小世子,看來,不枉你叫了我幾聲姐姐,你還挺維護我的……”
  齊臨淵感覺到隨著她的呼吸,氣息噴在自己臉上,有如芝蘭之香,心跳加快,忙離開她少許,卻又感覺不舍得……
  那鐵盒早被老太妃一把搶過,雙手竟有些顫抖,口中喃喃的道:“終于拿到了,王兒有救了……”
  這個時候,淚紅雨忽然感覺墻壁之上的珠光微晃,腳底下隱隱震動,心想,莫非這里要發生地震?正想開問詢問齊臨淵,卻看見老太妃臉色大色,道:“我們快離開這里……”
  說完,帶頭向外沖了過去,可已經遲了,只見長廊兩邊的墻壁無聲無息的向兩邊移動,窄窄的墻壁越變越寬……
  三人來路跑了幾步,本來應該是長廊的地方,忽然間卻有一堵墻壁擋住,老太妃臉色蒼白,喃喃的道:“我們被發現了……”
  只見奇變突生,長廊墻壁或凸或凹,伸伸縮縮,仿如活動著的一般,漸漸的竟變出一個極大的空間出來,終于,墻壁停止了移動,淚紅雨才發現,三人處于一個極大的房間,房間有門,有窗,空空曠曠,如面光滑如洗,而屋頂,卻是圓弧形,三個正站在屋子的中央,顯然那么的渺小。
  淚紅雨從未聽過如此古怪的機關,居然可以由一個窄窄的長廊,變成一間大屋,這個機關工程,該多大,要耗廢多少的人力物力啊,想想夫子經常給自己介紹機關暗器之道,可他也從未說起過有這樣的機關,淚紅雨再有好奇心,站在這空曠的大廳內,心中還是寒氣陣陣。
  老太妃忽然揚聲道:“既然被你發現,要殺要剮,任憑處置……”
  大廳之中忽然間響起了一兩聲幾不可聞的琴聲:仙翁,仙翁……
  老太妃臉色更白,露出鄙夷之色:“你還是這樣,喜歡擺譜,不管做什么之前,都喜歡彈琴,只可惜,你要等的聽你彈琴之人永遠都不會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