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君的寵姬》 最新章節: 第一章奴婢知錯了(11-29)      第二章聽雨軒大餐(11-29)      第三章畫眉不是鳥(11-29)     

暴君的寵姬115 絕色美女

那琴聲忽然變得激昂,仿佛在發泄著內心的憂憤,忽然間,琴弦斷裂,在老太妃微微的冷笑聲中,這間大屋對面的墻壁緩緩的裂開,環佩叮當,一隊女子娉娉婷婷的走了出來,這隊女子身衣宮服,頭戴珠釵,腰若楊柳,走路如扶風擺柳,婀娜多姿,這寂靜空曠的大堂忽然間充盈起來,淚紅雨心中卻隱隱有一絲不安的感覺,而且越來越強,她感覺,大堂之中人雖增加,可不知為何,她卻感不到人氣,反而隨著這隊盛裝女子的出現,堂中的更不見一絲溫暖,她望向這隊女子的面容,明白了自己為何有這種感覺,這隊女子,面上不含一絲笑意,面容平板,毫無表情,而且,她們行動一致,步伐統一,淚紅雨驚奇的發現,她們連眨著眼睛的頻率,都仿佛一致。
  這隊女子分成列,站在堂前,看來,正等著正主兒的出現,隨著幾聲悅耳的琴聲,那扇門中緩緩走出一個女子,身著紫色裙褂,長裙及地,富貴之極,淚紅雨本以為又會看見一個毫無表情的冰美人,卻想不到,這名女子,是那么的靈動,她鳳目劍眉,眼睛如黑黃色的瑪瑙,唇如櫻桃,臉上帶著微微的紅暈,眼睛顧盼有輝,眼波流轉之間,仿佛湖水滟,她往大堂里一掃,微微一笑,淚紅雨才知道,這回眸一笑百媚生是什么意思。
  她給人的感覺,仿佛這堂中不只三人。有無數地臣子百姓站在這里,而她,仿佛臨朝皇后一般,展現著她的美麗。
  淚紅雨看見她,隱隱約約的,心中泛起熟悉的感覺,仿佛很久以前,兩人曾見過面一般,但是。她可以肯定,她們從未見過面,她反復思索,卻不得要領。
  那女子一笑。望著老太妃:“為何你總是這么心急呢,我說過,只要我得到我想要的,自然會還一個完好的南福王給你。”
  老太妃一頓拐杖。道:“凌羅,哀家不會相信你的,這么多年了,你一直躲在這里。也沒見你所說的人前來,你躲的地方如此秘密,他怎么可能找得到?你明明就是在敷衍哀家。無非是為了霸占南福王府……”
  那凌羅一聲悠悠地長嘆。雖然只是一聲長嘆。那聲音卻宛如出谷黃鶯,美到了極點。淚紅雨心想,天下間居然有這么美的女子,連嘆氣,都讓人攝骨銷魂,又想,幸好,我不是男子,她那長嘆影響不了我,她轉頭望向齊臨淵,看見他的雙目閃閃發光,看來被這女子的姿色所迷,不由在心底暗暗鄙視。
  凌羅眉頭微皺,面現愁色,道:“太妃娘娘,這些年,我躲在這里地原因,你當然知道,我要多謝娘娘給了我這個地方讓我暫避,雖然您三番五次的不請自來,可我從來都沒有責怪過娘娘啊,說到底,您是我的救命恩人。”
  老太妃知道,眼前的這個女子,看起來雖然弱不禁風,可她地狠辣與狡猾卻是天下少有,如不然,以自己的精明,也不可能被她玩如鼓掌之中這么多年了。
  老太妃冷冷的道:“凌羅,我兒被你的美色迷惑,多年前收留了你,你反倒恩將仇報,讓他染上奇病,你如果真認為我是你地救命恩人,何不治好我兒?”
  凌羅聽了,撲哧一笑,道:“太妃娘娘,你真的認為,是我害了他?莫非南福王沒有告訴你,我是為他好嗎?您看看,自從他吃上了那藥之后,這么多年過去了,他是不是連皺紋都沒長過?他所求的,不是青春長壽嗎?我可幫他達到了目標……”
  淚紅雨見她巧笑嫣然,說起話來臉上紅云隱現,纖手微揚,裙袖輕擺,渾身上下都充滿了風情,那種隱隱熟悉地感覺又在心中升起,但是,她可以肯定,自己以前絕對沒見過她,而在她地記憶里,自己地一生差不多都在小山村里渡過,而且,聽兩人對話中的意思,這凌羅不知道以什么手段控制了南福王,與他妻妾地生病看來有莫大的關系,而這個古怪的房子,看來如果沒有南福王府的幫助,是無法建成的,南福王府所發生的一切事,與這位美到了極點的女子都有莫大的關系,淚紅雨想到此,那種若隱若無的熟悉感覺又從心底升起,可這一次,摻雜著的,還有一絲徹骨的寒意。
  老太妃見她把害人說成了救人,氣得花白的頭發亂顫
  只怪我那不懂事的孩兒,被你所惑,犯下如此大的錯自己,還害了自己身邊的人,那北院的女子,一夜之間消失無蹤,莫非又是被你擄了來?”
  凌羅輕輕的笑了,仿如百合花忽然間張開,美到極點,她道:“娘娘,如果我不把那些賤人弄來,我在這里的消息,豈不是外泄,這樣,對你不好,對我也不好,是嗎?”
  她緩緩的看了老太妃一眼,眼角雖含有笑意,可看在淚紅雨的眼內,卻如冰刀一般,她道:“你要多謝我才行,正因為如此,南福王府才保持了它的富貴榮華,金玉滿堂……”
  老太妃臉色蒼白,明白她所講的確如此,她將那凌羅恨到了極處,卻無可奈何,哈哈的笑了兩聲:“你為了等你所謂的人,一直呆在這里,可那人卻始終未來,你卻不讓消息外泄,這不是自相矛盾?既要人來找你,卻又不讓消息外泄?你這不是自欺欺人嗎?”
  凌羅聽了這話,笑容收斂,眼見老太妃戳到了她的痛處,她眼中露出朦朧的迷茫,道:“你不明白的,我不讓消息外泄,是為了防別人,而不是防他,以他的能力,想要來找我的話,既使我躲入九層地獄,他也能找到我的,可我不明白,他為何不來?”
  老太妃冷聲道:“別跟我說什么廢話,只要你醫好我的王兒,哀家不管你做什么,哀家都不會干涉……”
  淚紅雨聽了兩人的對話,見這老太妃有把柄握在凌羅手里,口氣卻硬到了極點,既使求人,也不見她對凌羅有絲毫的悅色,可這凌羅卻毫不在乎,口嘴含笑,眉梢含春,衍然不把她放在眼里,心想,這兩人相斗,高下立分,這老太妃人雖老,可在凌羅的手里討不了絲毫安便宜,難怪凌羅講老太妃來到這所怪房子許多次,次次都功敗垂成,就此看來,兩人的智慧相差了不止一個檔次。
  凌羅笑了:“娘娘,我生于這世上這么多年,什么人沒見過,什么事沒遇到過,人人都是這樣,轉眼皆變,既使是當初最親的人,山盟海誓過的人,何況是你,如果我不抓住一點籌碼在手中,只怕太妃娘娘轉眼間就找人用火藥炸了這個地方……”
  老太妃心中暗驚,她本來心里就想著治好王兒的病,就用火藥炸了這個地方,卻被人一口道破,知道今天是怎么都達不到目地了,好不容易取得的這個東西,只怕又只好原封不動的還給人家,一時間滿臉哀戚,老淚縱橫。
  淚紅雨見了,心中隱隱有些同情,看來,這老太婆欺盼這東西很多年了,可能來了很多次,都未得手,今天眼看得手了,卻不得不送了回去,雖說這老太婆原先還想向她下殺手,可見了她如今的模樣,頭發花白,淚流滿面,淚紅雨不禁又想八卦一下,她開口道:“這位美麗冠絕天下的姐姐,依我看,老太妃也幫了你不少忙,你何不就送她一個人情,幫了她這個忙,救了她的兒子,我想,老太妃定會信守諾言的……”
  淚紅雨幾句話說完,卻看見那凌羅臉色劇變,原本嫣紅的臉變得蒼白,她向前急走幾步,來到淚紅雨的面前,打量著她,道:“你是誰,為何你的聲音……”
  她上上下下的審視淚紅雨一翻,忽然笑了:“我糊涂了,你怎么可能是她?她肌膚雪白,身材高挑,仿若世間仙子……”
  淚紅雨明顯的看到,她說到最后一句的時候,眼中露出的是陰狠之極的神色,那種神色,是一種恨不能擇人而噬的狠毒,淚紅雨忙道:“這位姐姐,奴才從未看到過比您還美的女子,如果這世上有仙子的話,當然就是您,其它人,跟您提鞋可能都不配呢……”
  看來好話人人愛聽,這躲在古怪屋子里的美女也一樣,她嫣然一笑,道:“你這小鬼,嘴倒挺甜,看來,是我弄錯了,你明明是一個男子,雖有幾聲童音,與她相差天遠地遠,我卻把你想成了她,看來,倒真是我日有所思,夜有所夢了……”
  淚紅雨心想,看來,我這女扮男裝扮得的確不錯,臉上的顏色調得也不錯,沒有人認為女子會黑成這個樣子,她在腹中不禁又把自己稱贊了一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