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君的寵姬》 最新章節: 第一章奴婢知錯了(12-01)      第二章聽雨軒大餐(12-01)      第三章畫眉不是鳥(12-01)     

暴君的寵姬117 福王之死的真相

(暴君的寵姬第一百一十七章福王之死的真相)
  (推薦票啊,推薦票,呼推薦票,投了推薦票更得就多哦,上了二十票,晚上再有一更)
  老太妃道:“他是福王身邊的嫻妃所生,哀家親眼看到他出生,他當然是福王之子,福王當年在那里被人偷襲遇害,哀家得到消息趕到,只救得了嫻妃,親自讓人為她接生,不想生出一對雙胞胎,剛剛好西寧王膝下無子,就讓他抱了一個去,他也不知用了什么方法,居然把這小子的年齡瞞小了幾歲,還讓人信以為真,再也不會讓人懷疑他是福王之子,至于另一個,讓宮里的人接了去,卻變成了一個白癡……”
  淚紅雨聽到這里,大吃一驚,感覺某些地方不對,既然這齊臨淵與當今的白癡皇帝是戀生兄弟,難道,他們的相貌真的一點都不像?讓米世仁找不出絲毫相似之處?她哪里知道,后面的一切結果,倒真的大大出乎她的意料之外。
  凌羅又拿起面前的花朵,慢條思理的吃了起來:“妃子自然是福王的妃子,只可惜,兒子卻不是他的,你記得嗎?福王有一段時間帶著我們游山玩水,在西寧王府住過幾天……”
  老太妃點了點頭,道:“當然知道……你是說……”
  凌羅嘆了一口氣:“這福王整天的纏著我,簡直一刻都不讓我離開,自然冷落了其它的幾名妃子,我氣惱之余,自然要想辦法讓他難受一下,讓他戴頂綠帽子,就算略為懲罰了他一下……”
  老太妃一驚,指著她,道:“你。你竟做出如此之事?”
  凌羅拈起遠處碟子里的一朵花,笑道:“你看看這朵花,長得如翠玉一般。冰清玉潔,可是。把它曬干,磨成粉點燃,卻有極強的催情作用,我只用了一點點,放入香爐中。16K小說網.手機站wap.16k.Cn那西寧王與嫻妃就情不自禁了……”
  她說完,哈哈的笑了起來,得意之極,更顯得美艷無方。
  老太妃道:“難怪當年他一得知消息,就提出要收養兩個小孩,還說宮中爭斗復雜,絕不可讓兩名孩子送入宮內,不是我提早送走了一個,他可能會跟我動武了…”
  凌羅冷冷的道:“你以為那西寧王又是什么好東西?他不知道從哪里知道了我地真實身份。知道當年我沒死,這些年來,一直在廣派人手。到處找我,還編出一個福王寶藏的事。引起武林人士的貪心。只想把我逼出來,奪取我手中之物。只可惜,他如意算盤打得響,我卻對他地心思了如指掌……”
  淚紅雨這才明白,所謂的福王珍寶,只不過是西寧王編出來地,為的就是眼前這女子,她到底是什么人,聰明絕頂,卻也狠毒無比?
  老太妃道:“當年的事,我始終不明白,為何福王遭貶,還引來了殺身之禍?說是西寧王所為,我卻不太相信,福王對他已經沒有威脅,他又何必惹禍上身,派人殺他?就是因為福王死于西寧府境內,才被皇上猜忌,沒有傳皇位給西寧王,當然,這其中可能也有米世仁從中做怪,但是,最主要的原因,還是因為這件事被人抓住了把柄,以他的聰明,怎么會犯下這么大地錯?”
  凌羅輕描淡寫的道:“這件事,當然不是他做的……”
  老太妃一驚,道:“不是他,難道是你?”
  凌羅冷冷的道:“我說過,他配不上我,立我為正妃又怎么樣?我只想離開,可是他卻派人整天的盯著我,為了脫身,我才不得已讓人殺了他們……”她輕笑道,“還好,福王屬下并不是個個忠心,給了錢,許下幾個承諾,他們居然倒戈相向……”
  原來,當年福王的那一場慘案,卻是自己人造成的,淚紅雨看見凌羅巧笑嫣然的樣子,心中陣陣發寒,不知道這個女人到底是魔鬼還是妖精,可以肯定的是,當年,她在福王地屬下中,做了不少工作,才讓他們背叛了福王,倒戈相向,可見她的魅力真的無窮。
  老太妃怒火升騰,道:“凌羅,當年你身受重傷,奄奄一息,他好心救了你,你卻恩將仇報?”
  與老太妃地憤怒不同,凌羅臉色平靜,優美的用手指拂了拂頭發:“救了我就要我以身相許?天下間哪有這么便宜地事兒?更何況,所謂地福王連他一根手指都比不上……”
  她恨恨的道:“每天我看到他在我身上地樣子,我都恨不能一口咬死他……”
  這個時候,她面容曲扭,臉上微微現出幾絲皺紋,淚紅雨這才發現,她的年紀并不像初見時那么年青,想想,福王的事過去已經十多年了,那個時候,她就應該有十幾二十歲,而現在,起碼也有三四十歲了,可奇怪的是,她的臉上仿佛沒有留下歲月的痕跡,初初看來,淚紅雨簡直認為,她與自己一般大小。
  她胸膛起伏,平靜下來,眼中浮現出得意之色:“還好,到最后,雖然我沒有咬死他,也讓他死無葬身之地了……”
  一想到此,看來她心情忽然變好,熱情的招呼三位:“來來來,吃吧……”
  那幾名侍婢聽到命令拿起花朵就往三位口中塞,淚紅雨看見自己身旁這位侍婢拿的是一個火紅色的花朵,急得口不擇言,大聲道:“沙漠之火,駱駝吃了尚且沒命,為何要我吃?”
  凌羅一聽,臉上笑容忽然不見,臉色變得陰沉沉的:“你怎么知道沙漠之火?”
  淚紅雨暗驚,也不明白自己為何脫口而出講出這番話來,宮熹雖然教了很多古怪稀奇的東西給自己,可的確,從來沒向她提起過什么沙漠之火。她忙道:“這有什么,我從小看了不少書,自然知道……”
  凌羅一聲長笑,凄厲之極:“書?書上怎么會有?這個名字,是我與他起的,想當年,他發現這種奇花,毒性強烈,他用奴隸來試毒,指甲大一塊,竟可毒死十人,他高興不已,當著我的面,將它起名為沙漠之火,意思即為連寸草不生的沙漠都可以被它的毒征服……”
  淚紅雨聽了,暗道,你的這位他,看來也不是什么好東西,為了試藥,把人命當草。
  凌羅冷眼望著淚紅雨:“說,你是怎么知道的……”
  淚紅雨當然不能說是從自己腦子里無緣無故冒出來的,她眼珠轉了兩轉,心想,這凌羅口口聲聲他,必也是一個極有權威的人物,這種人物哪里沒有隨從的,起名的時候,給隨從聽了去,傳開來,也不是沒有可能。她想到此,她展開笑容,道:“這次真的是真話,實話對您說,我從不看書……這種花,其實也沒什么出奇的,幾年前,有一個塞外的客商,來到村子出售銀器,帶了幾朵這樣的花,說這花是沙漠之火,我不就知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