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君的寵姬》 最新章節: 第一章奴婢知錯了(11-24)      第二章聽雨軒大餐(11-24)      第三章畫眉不是鳥(11-24)     

暴君的寵姬119 冰藍到底是誰

(投月票啊投月票,月票達20票,晚上還有一更哦。。。。。。)
  淚紅雨全不知害怕,笑嘻嘻的道:“哦,我可沒與你相約……”心中暗想,為何她這么說?難道她竟真的認識自己?可是自己這么多年,可從未出過小山村啊?
  凌羅卻沒理她,臉上似喜似怒:“你既然來了,想必他就在后面……”她優美的一笑,“如果我把你這張臉劃了,擦上蝕骨花,不知他會不會來救?”
  淚紅雨一聽這蝕骨花的名字,心驚肉跳,忙道:“不用劃了,肯定沒人來救……”
  凌羅道:“你怎么知道?”說完,手掌一揮,向淚紅雨面上劃去……
  淚紅雨見她眼神堅定,毫不遲疑,嚇得哇哇大叫:“救命,救命,劃了臉,叫我以后怎么做人啊……”
  邊叫邊想,看來以后真的要破相了……以后還怎么做冰藍王子的隨從啊……
  卻聽見大廳之中忽然傳來一個悅耳好聽的男聲:“我的隨從,自然只能由我來處置,何勞他人動手……”
  空氣之中傳來錚的一聲,淚紅雨忽然感覺拉住自己衣襟的手一松,身子踉蹌后退,跌落在地,而那凌羅捂著手腕,腕上鮮血流了下來,她卻不見一絲怒氣,欣喜若狂的望著大廳一角:“你,終于來了……”
  淚紅雨卻大呼小叫:“大哥,大哥,你來救你的小隨從了,大哥,你真好……”就差點滿地打滾的迎接冰藍王子的到來了。這個時候,她這大哥倒是叫得真心實意之極。
  一身藍衣,身長玉立。手搖一把折扇,眼如黑色晶石染上的碧藍晴空。16K小說網.手機站wap.16k.Cn面容如冰雕就,雖處于陰沉沉地大廳之中,渾身卻仿佛有光輝流轉,整個大廳一瞬間亮了起來,卻不是那冰藍王子是誰?
  淚紅雨這時見到冰藍王子。真如見到親人一樣,忙從地上爬起,連蹦帶跳的向冰藍王子奔去,凌羅也不阻止,只深深的望著他,道:“這么多年了,你還是老樣子……”
  淚紅雨站在冰藍王子地身邊,首先拉著他一塵不染的衣角擦了擦臉上地黑跡,感覺臉上沒那么不舒服了。才道:“怎么,你等的就是他?不大可能吧?他多少歲,你又多少歲?”
  冰藍王子看了看衣袖。衣袖上沾了不少黑跡,轉眼間這件藍色衣服變得如抹布一般。他卻默不作聲的揚起另一只衣袖。在淚紅雨的臉上又擦了擦,才吐氣道:“兩邊要一樣才美……”
  淚紅雨想不到自己的主子。還有如此關心自己地時候,一時間感動得熱淚盈眶:“大哥,您真好……再幫我擦擦手……”
  拿兩只手在他的手擺上使勁蹭……凌羅見了,早忍不住,冷聲道:“這么多年了,你一直沒找我,還是因為她?她為何沒死?除卻容顏之外,身材變得這么矮小,倒像幼女一般?她不可能不死的,中了九羅花的人,不可能活在世上……哦,你為了救她,這么多年,都沒來找過我?既使我帶走了你最重要的神器?”
  她的神色漸漸變得癲狂,看得淚紅雨心底生寒,不知道她在嘮叨些什么,自顧擦著手上的黑跡,把兩只手擦得白白的,這個時候的冰藍王子變得和藹可親,不但不阻止,還有把另一片衣襟也拿過來給她擦手地勢頭。
  看在凌羅眼里,當然認為這兩人是在當眾打情罵俏,存心氣自己,她嫣然一笑:“今天你既然來了,就別走了,多年前你我反目成仇,為的就是她,今天我絕對不會再犯同樣的錯誤……”
  她輕拍手掌,從她身后地那扇門中忽然間身形極快的竄出一隊人馬,將冰藍王子與淚紅雨團團圍住,只見這隊人馬衣著古怪,身上穿地衣服淚紅雨從未見過,上身穿著短裝,下身為長褲,把全身箍得緊緊地,肌肉從衣服凸出來,淚紅雨有點懷疑,他們這一動,會不會衣裳破裂,全身**?自己豈不可以觀看到從未看過的**美男?還不止觀看一個,一看就看十幾個?
  淚紅雨想到此,不由得掩嘴而笑,也不想想這凌羅話中地意思直指于她,為的就是對付她,自己命不久已……
  冰藍王子道:“為找這神器,我來這南福王府,已來了三次,也沒想到,你卻躲在這里……”
  凌羅喜道:“你真來了三次?你還掂記著我?”她臉上喜意漸消,“你怎么會掂記著我?你掂記的只不過是那神器吧?對了,你既想要神器,那么說明她的毒還未全解,哈哈哈,倒不用我派人對付她了,她自會死去……”
  淚紅雨欣賞完肌肉虬結的美男子,問道:“你們說話能不能清楚一點,這位姐姐,你到底說誰的毒沒解?而我大哥冰藍王子真是你要等的人?”
  冰藍王子微微搖動折扇,俊美之極的臉上露出幾許寵溺的笑意,道:“小隨從露出本來面目,倒很美!”
  淚紅雨恍然大悟:“大哥,你早知道我是女子?”心想,如果他早知道我是女子,還叫我貼身跟隨,連上個茅房,都要自己在外站崗放哨,更別說洗澡沐浴,與女子們打情罵俏了,他這不是明打明的捉弄我嗎?
  淚紅雨憤憤不平的狠瞪了他幾眼,瞪得冰藍王子又是一笑。
  凌羅見冰藍王子全沒把自己放在眼里,只顧著對她眉目傳情,早氣得妒恨欲狂,強忍怒氣,笑道:“看來,你這小隨從還不知道自己的真實身份,也不知道你的身份,要不要我向她解說一番?”
  淚紅雨這才猜到,凌羅口中那恨得半死的女子,莫非是自己?她不由張大了嘴巴,道:“這,又關我的事?我和你有關系?從年齡上不太可能吧?”
  她這是暗指凌羅年紀一大把,自己還很青春年少,與她是兩代人,絕對不可能有什么交集……
  凌羅一聲冷笑:“你以為,你自己是誰?來到這世上才十幾年?”
  淚紅雨一聽她的話意,仿佛自己與她差不多大小,都是老妖婆,不由心中忐忑不安,道:“莫非你自己年齡不小,可看起來青春年少,認為別人全是像你一樣的老妖婆?”
  凌羅聽了這話,反而感慨一聲:“看來,你這些年,沒少下功夫,居然把她的性格變成這幅模樣,以前那種外表淡然冷漠,實則敏感多疑全不見蹤影,難道你是怕她知道真相之后,不能承受壓力,特意訓練于她……”她沉默良久,“如果你有對我的一分好,我們也不會鬧成這樣……”
  冰藍王子輕笑一聲:“你怎么能與她相比?她柔弱如冬天雪花,而你卻如天山雪蓮,只可惜,我喜歡的,卻始終是那滿天飛舞的雪花。”大文學www.booksrc.net
  如果您中途有事離開,請按CTRL+D鍵保存當前頁面至收藏夾,以便以后接著觀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