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君的寵姬》 最新章節: 第一章奴婢知錯了(12-01)      第二章聽雨軒大餐(12-01)      第三章畫眉不是鳥(12-01)     

暴君的寵姬125 宮熹的憂

淚紅雨被冰藍王子出乎意料的在眾人面前一吻,事后想起來,不由得臉皮發燒,更何況,這冰藍王子實際上卻是自己的夫子宮熹?讓自己從小就尊為夫子的人忽然間化身為俊美的王子,還大庭廣眾之下吻了自己,雖說有他們所說的那些奇奇怪怪的話作解釋,說自己本來與他仿佛就是一對兒,可她怎么在腦中搜索,都只感覺腦內一片空白,原來腦中出現的那奇怪的畫面,一閃而過,當她真正再去回想的時候,卻了無痕跡。wap.zuilu.com
  醫好了南福王的病,冰藍王子帶著一幫侍從也離開了王府,淚紅雨既然知道了他的真實身份,理所當然的,只好跟著他離開,可不知為何,以前在宮熹面前神態自若,嘻笑怒罵,在冰藍王子面前也可以死皮賴臉,插語打渾,可把他們兩人合為一人,淚紅雨只感覺現在的她既使是坐在冰藍王子面前,也全身不自在,手腳無處可放,既使偶爾用余光掃到冰藍王子淡淡的眼神,也會讓她想起那一吻,臉上止不住發燒。
  而那只神出鬼沒的小蘿卜頭狗,也不知從哪里鉆了出來,這個時候,它倒認出了宮熹,對他親熱無比,讓她深感奇怪的是,這小蘿卜頭狗,為何初初見到化身冰藍王子的宮熹之時,卻仿佛全不認識一般,都說這人可以裝模作樣,難道說,小蘿卜頭狗也可以裝模作樣?
  不過還好,從那以后,冰藍王子仿佛已經忘記了這件事,神色又淡淡的。整天不是悶在房里,就是外出公干,常常很晚才回來,讓淚紅雨不必面對這尷尬的局面,她心情放松,便又想起了在那個怪屋子里凌羅講的一切,想起她妒恨欲狂的樣子,那是只有把一個人恨到了極點才有地眼神,她就想,莫非她講的一切都是真的?可為何自己一點印象都沒有?就連晚上發夢。都從來沒有夢到過?她想找宮熹問清楚這一切,可自從那一吻以后,不但自己避開宮熹,而宮熹仿佛也在避開自己,兩人雖居于同一個院子,竟有十幾天沒有見面了。
  她想不明白他為什么不向自己解釋清楚,以自己以往的性格,必是毫不猶豫的上前去問他,可經過那一吻,一切仿佛都變了質。那她不知道怎么面對冰藍王子,一眨眼間。自己尊為長輩的夫子變成與自己相知相惜的愛人,可她的心底卻毫無印象,又叫她怎么面對冰藍王子,有的時候,她真想這一切的真相都未被揭開,冰藍王子還是那異國地王子,而夫子還是夫子,自己還是一位十多歲的小姑娘,可是,這些天越來越多的夢境告訴她。這一切,只怕是真的,wap.zuilu.com夢中那些片斷讓她欣喜又讓她憂愁,夢中的男子忽爾滿臉怒氣。仿佛要把她撕碎,可忽爾又溫柔得滴出水來,那她每每在床上驚醒。都嚇出一身冷汗,更讓她不敢與冰藍王子見面,她怕這一切是真的,又希望這一切是真的,這種矛盾的心理,讓她以前經常掛在臉上的笑容漸漸消失,臉色卻越來越蒼白。
  當宮熹一身白衫出現在她的面前地時候,她反而不知怎么去面對他了,眼前的人,到底是誰?一本正經地宮熹,還是神態疏狂的冰藍王子,而那個殘暴王子普羅,卻是她連想都不敢想的人物,自己又是誰?想到這一切,她只想躲避,逃得遠遠的,她害怕,她的世界,仿佛如積木一般的倒塌。
  宮熹的眼中露出一絲痛苦,望著她蒼白的面孔,越來越尖痛的下巴,如果可以,他寧愿他的雨兒永遠呆在小山村里幸福地長大,既使她永遠不
  己,永遠把自己當成她的夫子……
  可是,連這個愿望,對她來說,都是奢侈,他不敢想像,如果她在自己的面前失去呼吸,自己會怎么樣?
  —
  每每在黑夜醒來,一想到此,他的心里,都有一種撕裂般地痛苦。
  淚紅雨看到他漫步走過來,衣裾飄蕩,如大理石般塵白的面容兩道修眉舒展,藍黑色的眼眸深深地望著自己,以前那種輕浮全不見蹤影,這一刻,她相信,這個時候的他,才是真正的他的模樣,他走到自己的面前,一聲嘆息:“雨兒,你瘦了……”
  聽到這話,不知怎么的,淚紅雨鼻子微微發酸,說不出話來,只是自然而然的被他擁在懷里,靠在他的胸前:“夫子,這一切都是真的嗎?”
  宮熹摸著她的頭發:“雨兒,如果可以,我寧愿你不記起以往……”
  “為什么……”
  “如果你記起以往,或許,你會恨我……”宮熹苦笑,“但是,我寧愿你會恨我,我也不愿意你在我面前失去呼吸。”
  “夫子……”淚紅雨聽見他胸膛平穩的呼吸聲,“不會的,夫子……”
  宮熹把她攬在懷里,她的身軀柔軟散發著淡淡的清香,他想把她揉入自己的體內,卻只是輕輕的攬住她,聞著她頭上的清香,他想,只要她能躲過這場劫難,就算是她憶起以前種種,不再把自己當成親人,那又如何……
  宮熹松開她,凝視她的微紅的面頰:“雨兒,如果有一天,你不愿意見到夫子了,我也希望你別把它扔掉……”
  他的手里,拿著一個小小的銀鏈,銀鏈之上,串著一個水晶般透明的頭骨,小小的,人的頭骨……
  淚紅雨見了,大吃一驚:“夫子,這個水晶頭骨……”
  宮熹把水晶頭骨掛在她脖子上,道:“這個,是我的護身符,它能代替我陪著你,如果有遭一日,你恨夫子了,也別取下它,好嗎?”
  淚紅雨摸了摸這個頭骨,冰涼如水滴一般,她笑道:“夫子,我怎么會恨你?雖說我們鬧過不少矛盾,但是,自始至終,我可一直把你當成我最親的親人的……”她瞪大了眼睛,“夫子,你是不是還在記恨以前我蹭飯時沒帶一份給你?”
  宮熹沉默良久,低聲道:“如果僅僅如此就好了……”
  淚紅雨感覺他的臉上忽然間籠罩著一層沉郁神色,以往的如陽光般的笑臉仿佛蒙上了烏云,看到他的樣子,淚紅雨心中不由自主的沮喪起來:“夫子,我怎么會恨你呢?”
  宮熹無言的把她攬入懷內,在她的頭頂道:“以后,別叫我夫子,叫我普羅……”
  淚紅雨聽見他低低沉沉的聲音,飽含一種說不出的情感在自己的頭頂想起,就仿佛久未暴發的火山里面熔巖欲涌,那種隱隱約約熟悉的感覺又在她的心中隱現,她低低的應了一聲:“唔……”
  也不知過了多久,宮熹終于放開了她:“雨兒,真希望我們還是生活在那個小山村,既使你把我當成夫子,你的長輩……”
  淚紅雨仰起頭,他的藍黑色的眼眸散發出溫柔之極的眼光,深深的望著她,對于這樣的夫子,她感到非常的陌生,又何曾有這種模樣出現?就仿佛她與他已經是骨肉相連,生死相依的一對戀人……她聯想起凌羅講的一切,不由暗想,難道這一切是真的?可她的心底為何如此的不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