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君的寵姬》 最新章節: 第一章奴婢知錯了(11-29)      第二章聽雨軒大餐(11-29)      第三章畫眉不是鳥(11-29)     

暴君的寵姬128 開始反擊

(別忘了投月票埃。。。。。。)
  往事如河水般涌向腦中,紛繁的畫面涌向她的腦中,她知道,那鮮血淋漓的場面,原來是真的,自己從小到大認為的最親的人是殺死大哥的兇手?她感覺自己喘不過氣來,仿佛被人抓住了心臟,痛得一抽一抽的,她的世界再一次被顛覆,那沾滿鮮血的黃金長劍帶來一縷強烈的恨意,涌上她的心頭,她豁然驚醒,提醒自己,不能恨他,他是與自己相處了十年的夫子,是從小到大都讓自己視為親人的夫子,他,不是那個提著黃金長劍的魔鬼……
  可他手里粘稠的鮮血沾在自己臉上的感覺是那么的真實,她仿佛感覺到臉上留著的濕意,淡淡的血腥味飄散在她的鼻端,讓她知道,這一切是真實的,而失去親人的痛苦從沉睡的記憶中蘇醒過來,讓她的腦中更增添了幾分恨意,為什么,要讓她記起這些?回憶起這些?
  米世仁獨立窗外,看著那個獨坐桌前的少女,她原來明亮不染塵埃的雙眼仿佛蒙上了一層陰影,明媚的面容更增添幾許愁意,他知道,這個時候不是自己心軟的時候,只有讓她心中那個完美的他的形象碎如跌落地上瓷器,她才有可能看自己一眼。
  一陣甜香從門口傳了過來,那是一種原野上最香的玉米的味道,淚紅雨沒有轉過頭去,甚至連眼睫毛都不曾晃動一下。米世仁見她如此模樣,卻絲毫沒有怪罪,如今地他,收斂了八千歲的狂傲,一如她與他初遇見之時的畫眉,小心翼翼,靦腆沉默,她的所有飲食都由他親手送到房中,他小心的放下手中的玉米粥,金黃色的玉米粥在桌上散發出淡淡的清香。引得人食指大動,他輕聲道:“吃一點吧,你好幾天沒吃了……”
  淚紅雨抬起頭來,眼波閃動如陽光在湖面的反射,她望著他,這個時候靦腆如農家少年的他,輕聲道:“你扮地普羅一點都不像……”
  米世仁手一顫差點打翻了那只碗,眼中狂風暴雨一閃而過:“可是,你卻知道,那場打斗卻是真的……”
  淚紅雨笑了笑。眼睛依舊笑得瞇了起來:“不知道八千歲到哪里找到沙漠與千年蘭?還有那酷熱之極的環境,一切都是那么完美,只可惜。唯一的破綻就是你自己……”
  米世仁苦笑一聲,無可奈何的道:“也許,在這世上,沒有人能假扮得了他,才會被你一眼認出?”
  淚紅雨忽感覺心中一陣刺痛,雖說揭穿了米世仁演的這場戲,那又怎么樣?她心底明白。他演的這場戲,是真的,就仿佛長久以來封存的記憶的復蘇,那個殘暴地王子,也在她心底復蘇了,他是真的殺死了自己的大哥,還把二哥當傀儡一般地養,她不屬于這個世界,不是這個世界的靈魂。一來到這里,就經歷了那場劫殺。這一切。都是發生在她身上真實的事……
  她該怎么面對這一切?沒有人提醒她要復仇,甚至連化身為巨力的莫問都沒有提起。
  但是,她又怎么能當這樣事絲毫沒有發生過?
  米世仁輕嘆一聲,走出房門,甚至連一句糾纏的話都沒有說,他知道,這個時候,不必說什么話,那人在她心中已如積木般的倒塌,只要自己有足夠的耐心,就會取代他在她心底地地位,他等得起,就算用一生的時間去等待,那又如何?
  淚紅雨緩緩的拿起面前的玉米粥,一勺一勺的放入嘴中,嘴角露出微笑:“真相?難道這就是真相?片面的真相?”她決定徹底的尋找真相,她一掃以前的郁悶,大口大口的吃著玉米粥,直到碗底朝天,大聲招呼:“再來一碗……”
  ………………………………………………………………………
  凌羅一身白衣,又恢復了那種冰清玉潔地模樣,看見米世仁面無表情的走入她地房間,她看了看自己手上地指甲,笑道:“如此說來,她不大相信你演的這場戲?”
  米世仁冷哼一聲,沒
  ,她笑了:“我本就沒打算讓她一下就相信,你別忘個人呢,只要她憶起這個人,她不相信也不可能了……”
  米世仁掃了她一眼道:“希望一切盡如你言,要不然……”
  他那一眼冷到極致,看得凌羅心生寒意,她勉強笑道:“如果連我都幫不了你,你想誰能幫得了你?”
  米世仁一拂袖走出了她地房間,讓她不得不止住自己的話,她暗暗自咬牙,心想,看來,要早做打算,如果真未成功的話,這個男人不會放過自己的。她忽又想,自己此生活著的唯一目地,不過是普羅而已,如果不能成功,就算他對付自己又如何,她想,這位位極人臣的八千歲其實與她一樣,都是可憐之人。
  米世仁獨自在房,右掌直擊而下,把桌面擊得凹了下去,當他看到淚紅雨端起那碗玉米粥笑意滿面充滿自信的吃下去的時候,他就知道,自己的計謀并未成功,她不吃東西的時候,他心痛,但她滿面笑意的吃了東西,他卻煩燥得想殺人,從來沒有一個女子可以如此操縱他的情緒,他深吸一口氣,緩緩的放松下來,展言一笑,他不會就此放手的。
  第二天早上,他站在房中,由婢女們幫他束起長發,系上腰帶,就看見門口一陣小小的騷動,一個輕脆的聲音從門口傳來,讓他身形一僵,他想不到,她會來到這里,雖然說,自己說過,在府內,她是自由的……
  淚紅雨從門口跳了進來,后面幾名侍女猶豫著作勢要攔,米世仁揮手讓她們退下,聲音雖淡,可給他系帶的丫環明顯感到他身形微震:“你找到這里?”
  淚紅雨不答他的話,見室內有一張寬大的椅子,徑自坐了上去,才道:“八千歲的住的地方,并不難找……
  她笑吟吟的望著他,上下打量一番,眾侍婢雖知道她是八千歲請來的重要客人,也不禁在心底暗暗吃驚,從來沒看到過這么大膽的目光,倒似八千歲成了那登臺賣唱之人……
  淚紅雨自然把一眾復雜目光視若不見,淡定自若的,臉上平靜無波的,仿佛閑聊一般的問:“八千歲,你能回答我一個問題嗎?”
  “當然,以我們以前情誼,在淚姑娘面前我自是言無不盡的……”
  “其實也不是什么大問題……,只怕你不好回答……”
  “天下間有何事本王不知道的?”
  “其實這個問題很簡單的,可的確不好回答……”
  “你說吧,既使我不知道,府內幕僚無數,他們也會知道的。”
  室內之人無論侍婢,丫頭,全被她提起了興趣,眼光雖低垂,耳朵支楞著……
  淚紅雨笑道:“那我就問了,這個,八千歲……您真是宦官嗎?”
  室內一下子變得非常的安靜,連微微的喘息聲都幾乎聽不到,有幾名侍婢甚至感覺自己的腿微微發抖,有忍不住向外跑的趨勢。
  米世仁還是那么的冰清如玉,不動聲色的自己理了理腰帶(那幫他綁腰帶的某侍婢手指忽然間僵化。)沉默半晌,又彈了彈衣服上并不存在的灰塵……
  淚紅雨笑吟吟的看著他如出臺的戲子一樣彈衣扣冠,微低了頭,仿佛問這問題頗為害羞:“八千歲,您不回答也就算了,我好奇而已,想當初,我與你在西寧王的聽雨軒大牢,成為牢友,我幫你敷藥上藥,您膚色如玉……”
  她陷入回憶之中,聲音輕緩,仿若春風吹過,講得一眾侍婢臉色如潮,個個皆想,咱們主子真被人看光了的?難怪她有此疑問?如果是自己看一半又不看一半的,自然心癢難熬。
  米世仁面無表情的揮了揮手,一眾侍婢如逃難一般從房內退了出去,這些訓練嚴格的侍女們,有兩個在退出門口的時候,還互相撞了一下,差點成為滾地葫蘆。=暴君的寵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