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君的寵姬》 最新章節: 第一章奴婢知錯了(12-01)      第二章聽雨軒大餐(12-01)      第三章畫眉不是鳥(12-01)     

暴君的寵姬131 神密人

(月票,投月票。。。。。)
  淚紅雨回到飯廳,卻不敢再多吃這盤用辣椒浸泡的水煮三國,米世仁的確很善解人意,馬上叫人上了幾道清淡小菜,還叫人上了一碗玉米粥,放到她的面前,淚紅雨見了,倒有幾分感動,可那種情緒來得快,消失得也快,她被那幾樣清淡小菜中的其中一樣吸引了……
  只見那碗小菜,是一朵朵紅白相間的蓮花,浮在清水之中小巧精致,一開始看見的時候,她還以為那位喜歡讓人吃花的凌羅又回來了,可仔細一看,卻發現這些蓮花全都是用紅白蘿卜雕成的假花,那盤菜散發出陣陣清雅之極的香氣,吃了這盤油膩膩的水煮三國之后,淚紅雨聞了這香氣,不由得食指大動,馬上就想開筷。
  無意中眼角微掃,卻看見米世仁微微皺了一下眉頭,眼中利光一閃,望著那碟小菜,轉眼間卻無事一般。三米三花三在三線三書三庫三BoOK.mIHUA.NET
  淚紅雨一向善于察言觀色,見了,不由暗自嘀咕,在她看來,他這種利光連閃的眼神,代表這位八千歲只怕在心底又想起了什么害人的主意,她直接的想到,莫非他在這菜里下了毒?可轉眼一想,他想要拿自己的小命仿佛不用如此復雜,正想又舉筷,又他的眼神讓她實在害怕,一時間猶豫起來。
  卻沒有想到,米世仁自己夾起一筷子小菜,放入了口中,才剛入口,就哼了一聲。而自從上那小菜,青娘地臉色就有點發白,聽到他的冷哼,竟渾身一哆嗦,幾乎跪了下來。
  淚紅雨倍感奇怪,更加不敢吃那小菜,卻聽米世仁問那青娘:“你怎么做事的?”
  青娘再也支持不住,兩腿一哆嗦,跪下了,連連道:“奴婢該死。奴婢該死……”
  淚紅雨心想,難道這小菜真被人下了毒?下了毒他還敢吃,他不怕毒死?多么希望他能毒死啊。能把他毒死,是多么值得慶幸的事啊啊啊……
  米世仁冷冷的道:“還不叫人看住他……”
  青娘爬起身來,急急的走了出去,淚紅雨聽見她在外面叫人,如臨大敵:“快,隨我來……”可聲音還是止不住顫抖,抖得如落葉一般。
  淚紅雨正思索,這米世仁說的‘他’是誰。還要人看著,卻看見米世仁轉眼間恢復了淡定自若的神態,親自夾了一朵蘿卜雕的蓮花。放入淚紅雨碗中,溫文爾雅的笑道:“吃吧,這道菜挺不錯地……”
  淚紅雨哪敢吃,這人瞬息萬變的神色,讓她越來越感覺這道菜有問題,而且,問題不是一般的大。
  她平靜的道:“王爺。我飽了,吃不下,您吃……”
  米世仁見她故做鎮定,早已知道了她的想法,道:“你真不吃,那可別怪我不客氣了,要知道做這道菜可得花上十幾道工序呢,首先,要選好這紅白蘿卜。別以為這籮卜好選,選這蘿卜。要選九櫻九須的籮卜。就是說這籮卜的葉子與根須剛剛好都是九個,這種幾率。千中無一……”
  說到這里,淚紅雨很明顯的看到米世仁嘴角微微露出一絲諷笑,盡管那是諷笑,可他卻笑得美到極致,如果淚紅雨不是對帥哥有免役能力(這是被自己的夫子及冰藍王子捉弄得神經強了的后遺癥),估計被他這笑迷花了眼,周圍兩名侍女明顯地紅了臉……
  淚紅雨道:“這位廚師只怕是吃飽了沒事做,連蘿卜的櫻子與根須都要計較,難道不同的根須味道會好一點?”
  米世仁笑道:“具說,這九櫻九根暗合天道九九之數,所以才有這個講究……”
  淚紅雨完全不相信:“胡說八道,蘿卜剝了皮,還不是一樣光溜溜地,有何不同?”
  她這話太過露骨,讓有些人想起了一些不該想的事,米世仁笑得莫名的曖昧起來,兩名侍女更是臉紅。
  更奇的是,她還畫蛇添足的加了一句:“和人一樣……”
  室內忽然安靜了下來……
  米世仁加深了曖昧的笑,還反復審視了淚紅雨一下,眼光有點透過某些東西看本質的感覺……
  遲鈍地淚紅雨這個時候倒醒悟過來,自己講的話似乎不太得體,與淑女相差十萬八千八百里。
  忙閉了嘴,吃起了其它小菜,那盤紅白蓮,她是絕對不敢吃的。既使沒下什么東西,她也不愿意吃米世仁吃過的東西,她決定同米世仁相抗到底。
  正在這里,一陣腳步聲嘈雜的往這邊傳來,仿佛有很多人到來一樣,中間夾雜著興高采烈的人聲,那聲音雖遠,可聽在淚紅雨的耳里,卻如珠玉落盤,輕脆無比,既嬌俏,又嗲味十足,她正想,這是誰家小姐敢上酒樓這種藏污納穢之地,卻見對面坐著的米世仁已經皺起了眉頭,很顯然,他現在很煩……
  他如果煩,淚紅雨就很高興,一高興,她就問:“這個,宦官也能娶妻嗎?沒的耽誤人家,聽聲音,這位小姐容貌不錯吧?”
  一連問了好幾個問題,可謂句句問到了點子上。
  意思是說,這么嬌美地小姐被你這惡魔給收了,簡直人間第一大慘事。
  米世仁臉上依舊沒什么表情,甚至連剛剛還有的皺眉表情都沒了,他淡然道:“這位小姐,我可不敢恭維……”
  淚紅雨更加肯定,這位外表不錯地千歲爺,是用一種騙情騙心不太合法地手段俘虜了一位美嬌娘,讓這位美嬌娘對他死心塌地,從街頭追到街尾,從茶樓追到酒樓,酒樓還可能追到青樓……更加肯定,這位美嬌娘沒看清楚米千歲的真面目,她決定,一定要揭穿他地真面目,以挽救這位姐妹后半生的幸福。
  要嫁人,隨便嫁什么人,也不能嫁宦官,要追人,不管追什么人,也不能追宦官……這是不道德的。
  腳步聲越來越近,那嬌俏的聲音也越來越近,她終于聽明白講什么了:“我做的菜好吃嗎?……不少的調料,……冬菇,紫葉花……”
  她明白了,原來,這位小姐為了獲得米世仁的親睱,竟親自下廚,費盡千幸萬苦,才做了這么一道菜出來,只可惜,人家毫不領情,可真是自苦多情空余恨,多情總是被無情誤啊……特別是被身為宦官的無情誤啊,淚紅雨心中直可惜。
  淚紅雨萬分的替這聲音嬌俏的小美人可惜,更加的用白眼對付米世仁……當然,是趁他沒望自己的時候。
  房門打開,首先是青娘滿臉蒼白的走了進來,看來沒阻止這位小姐追婿,她的責任很大。
  接著,伴隨著那嬌俏的聲音,走進來……
  以淚紅雨超強的神經,她放在嘴邊的筷子還是跌了下來……
  如果眼珠子真能跌下來的話,只怕也跌了下來……還好眼珠子沒跌下來。=暴君的寵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