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君的寵姬》 最新章節: 第一章奴婢知錯了(12-02)      第二章聽雨軒大餐(12-02)      第三章畫眉不是鳥(12-02)     

暴君的寵姬132 一個大胖子

(好少的月票。。。。。。。。。)
  她明白了,為什么一個人走進來,仿佛很多人在樓上走動,可她還是不明白,一個差不多兩百來斤的人,而且是男人,雖然是珠圓玉潤的男人,為什么會有那個嬌俏的聲音,而且是嬌弱之極的女人的聲音。
  不錯從門擠進來的,是一個大胖子,極胖的大胖子,所以,她在心底用了一個‘擠’字,她明顯的聽到這門框咯吱咯吱的響了兩聲,明顯的看到他兩側的臂膀被門筐擠至變形,他的兩只眼睛被肥肉長得只剩下兩條縫,兩團紅潤潤的紅云掛在他臉上,很明顯營養過剩產生的效果,他身著一件白色長衫,看起來質地很好,肥肉被箍成那樣也沒有繃裂了開來。
  淚紅雨擔心的看著被他踩得吱吱作響的地板,又擔心的看著他坐入某一張比他身子小很多的椅子,再擔心的看著他靠上桌子……可千萬別把這一桌美味佳肴給靠倒了……自己還沒怎么吃呢(這叫做還沒怎么吃?)。
  米世仁一看見他,臉色明顯的不好,非常的不好,仿佛要下大雨時的臉色,他陰沉沉的道:“你來干什么?”
  那胖子看來屬于天真浪漫型的,毫不理會米世仁音調中的肅殺,看了只當沒有看見,在這個性格上與淚紅雨頗有相似之處,可淚紅雨是裝作沒看見,這大胖子看來是真的沒看見。只看見這桌上地那盤小菜,說道:“這盤菜,我做的哦,好不好吃?”
  寵大的身軀,嬌俏的聲調,如果看不見,倒沒什么,可是,淚紅雨明明看到了他肥肥的巨嘴,聽到了他發出的聲音。她感覺毛骨悚然,不舒服到極點,剛剛吃下去到胃里的菜有從胃里翻了上來的趨勢,她忙掉過頭,不去看他。
  她發現,這個大胖子仿佛獻寶一樣用充滿希望的眼光望著米世仁,就仿佛孩子希望父母的夸獎,可米世仁,依舊面無表情,眼中只有厭煩。卻無可奈何地敷衍道:“不錯,不錯……”
  那大胖子得了他的夸獎,居然從椅子上站起身來。高興得像個孩子般在地板上跳了兩跳,地板發生慘不忍睹的叫聲,有點像垂死掙扎,淚紅雨忙向屋子角落靠近,以免中間塌了下去,好及時逃難,這酒樓的確是間高級酒樓。地板經過如此的重擊,只吱吱叫了兩聲,依舊紋絲不動,讓淚紅雨放心了一點,心里掛著桌上的菜,又向中間走了兩步。
  那胖子又嘮嘮叨叨起來:“這道菜,我花了不少功夫哦,光煮這湯,就用了十幾種湯底。煮好之后,用細紗濾去湯渣。還有這蓮花……”
  米世仁不耐煩的打斷他的話:“知道了。你做得很好……”以米世仁殘忍,居然對這大胖子百般忍讓。可謂一大奇觀。
  那胖子仿佛看不見米世仁的冷淡與敷衍,聽到他的夸獎,高興地道:“那,我還會另一種菜哦,我做給你吃……”
  米世仁道:“不必了,你以后再做吧……”
  淚紅雨說:“他不說,我來吃……”讓米世仁厭煩的人,當然得留下來,讓他多厭煩一下,也是淚紅雨了不起的功勞。
  只可惜,胖子連看都不看她一眼,他地眼里,只有米世仁,讓淚花雨倍感喪氣,頗有點懷疑自己是不是臉上長了什么讓人惡心的東西……
  胖子的露出極失望的神色:“你不喜歡嗎?那我再做另一種給你……”
  米世仁厭煩之極:“青娘,還不侍候主子回去?”
  青娘走了過來:“主子,咱回去吧,哦……,回去了,你好好的學,以后再做出來,哦……”
  像哄小孩一樣……淚紅雨聽了那一聲聲的‘哦’,身上的雞皮不由長了出來。
  不過,這大胖孩也聽哄,看見米世仁不耐煩,倒也一步三回頭地跟著青娘走了,可見,這大胖
  世仁的依戀程度。
  淚紅雨光只顧著擔心地板與凳子了,倒沒插口講什么,一直這大胖子走了出去,才從地板會不會塌的疑慮中解脫出來。
  才吐一口氣,道:“終于可以吃了……”
  被這胖子一打擾,米世仁的臉色開始不好,優雅的氣質減少幾分,神色既厭煩又無可奈何,讓淚紅雨大開眼界,心想,這人可真是他的克星,比自己還厲害十倍,能夠讓米世仁煩成如此模樣,可真蔚一大奇觀。
  她一高興,又伸出筷子吃了幾塊水煮三國的不知什么肉,也不怕辣了。
  米世仁懷疑的望著她,心想,她怎么不問自己這個大胖子是誰?還只顧著自己吃?不過他想,自己巴巴的上前告訴她,只怕她只又會往陰謀詭計上想了,米世仁一想到此,不禁郁悶了起來,也不明白,自己為何如此在意她地想法。
  淚紅雨吃得剛剛褪下去的紅暈又升了上來,好不容易放下了筷子,見米世仁在一旁沉默不語,終于道:“這位大胖哥哥,莫非就是皇上?”
  米世仁第一次手一顫,把一只杯子打落在地,他沒有問淚紅雨為何一舉道破胖子地身份,而是想,她地談起皇上的語氣,平淡而鎮定,仿佛淡地是從地上撿了一塊手帕之類的事,她為什么會如此的鎮定?
  淚紅雨順手拿起一杯茶,飲了一口,道:“能夠與千歲爺相交的,無不是對千歲爺有利的人,除了皇上,千歲爺又怎么會屈尊降貴?”
  她想起那位大胖皇上對米世仁的依戀程度,而米世仁對皇上敷衍而無可奈何的表情,她可以肯定,這個白癡皇上對米世仁有用,而且極為有用,讓米世仁暫時還不能卸磨殺驢,還得養著他,哄著他,以成就自己一翻掌權握權的大事業,很可能因為,這個天下,不止一個姓齊的人,還有無數個姓齊的皇親國戚,比如西寧王……再比如,皇上的同胞兄弟……齊臨淵。
  她終于明白了,這齊臨淵與白癡皇上為何相貌不同,讓人看不出一點相似之處,她想,如果他們兩人真有什么相似之處,盡管是極為相似,也被那滿臉的肥肉給擠得沒了。
  她甚至想,這個方法真好,如果要徹底改變容貌,把自己吃肥就行,只要能忍受那肥肉墜身之苦。
  看來,這大胖子徹底的打擾了米世仁談天說地的興趣,如果說來這里有什么目地,也被這大胖子徹底打斷,他緊皺眉頭,坐在桌邊,一言不發。
  淚紅雨又夾起一筷子菜,自言自語的道:“也不知那皇上千人守護,怎么出的宮?又怎么到了這里,還怎么剛剛好堵住了咱們……”
  這個時候,她倒頗為同仇敵愷,還用了‘咱們’兩個詞兒。
  當然,她一句句都說到了米世仁的心坎兒上。
  很顯然,米世仁也在想這個問題,這個問題把他的心撓得癢癢的,恨不得馬上前去查看,淚紅雨善解人意的道:“千歲爺,今天吃也吃了,不如你派人送我回府?您如果有事要做,我就不打擾您了……”
  米世仁看過去,淚紅雨的眼光很誠懇,給人的感覺,她是一個誠實的好孩子,極誠實。
  誠實得他有點不相信,但沒辦法,他的確要走了。
  淚紅雨心想,接下來,會有什么意想不到的事發生呢?那個把皇上,而且是兩三百千重的皇上從皇宮里弄出來的人,又會弄點什么事出來呢?這個人真是聰明啊,只有皇上才能把米世仁調開,那么調開之后,下一步是什么呢?真是期待啊!
  最重要的是,這個人,是不是夫子呢?如果是夫子,自己得做好了準備,準備隨時逃跑啊。=暴君的寵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