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君的寵姬》 最新章節: 第一章奴婢知錯了(12-01)      第二章聽雨軒大餐(12-01)      第三章畫眉不是鳥(12-01)     

暴君的寵姬133 轎子奇遇記

淚紅雨坐在回府的轎子上,前呼后擁的,很明顯,被淚紅雨一翻提醒,增強了護衛,淚紅雨被人抬著,返回王府,米世仁沒有跟上來,看來,這大胖子皇上的言行把他震得不輕,他要去查清楚在自己掌控之下的人為何會突然出現在這里。
  淚紅雨坐在密不透風的轎子里,心中明白,這個時候的自己,如果稍有動作,恐怕就被米世仁派的人一棍子敲昏說不定,米世仁離開之前說了,雨兄弟如有異動,你等可便宜行之……說的時候,還用警告的眼神望了淚紅雨兩下。
  這話講得很明白,如果自己有什么行差踏錯,他們可以直接動手,不用稟告。
  淚紅雨當時很委屈的道:“怎么會,我怎么會,在千歲府吃好的,住好的,再怎么著,我也不會無緣無故同您老過不去吧?”
  米世仁點了點頭,慈祥的道:“好,你聽話就好……”說完,大袖飄飄的走了,走得那個瀟灑啊。
  所以,這個時候,淚紅雨只好坐在轎子里面,連揭開轎簾都不敢。
  正在這里,轎子卻停了下來,外面傳來嘈雜之聲,有人道:“你等誰家轎子?不尊禮制,轎頂用銀,轎簾用皂,竟用八人大轎,當今三品官員也才八人,小小平頭百姓,竟敢愈越……”
  淚紅雨算是聽明白了,這是沒事兒找事兒的來了……
  其實。本朝對百姓所乘之轎有等級之分,比如說。三品以上地大員才可以乘八人大轎,轎頂可用銀飾裝配,轎簾可用皂色,而三品以下則只可乘四人大轎,轎頂只可用錫飾裝飾,其它無官無品的老百姓,則只能乘兩人小轎。轎頂用銅……但是,這一規定在本朝開國之時所訂制,時隔多年,許多無官無品地富貴之人早已把這種制度視若枉聞,八臺大轎在街上橫行,衙門內的人睜一只眼閉一只眼。沒人去管。
  淚紅雨聽到外面拿腔捏調的官腔,很明顯,自己所坐在這輛轎子與對方那輛轎子在一條小巷狹路相逢,對方也是八臺大轎,來頭不小,很可能是某位權貴的大轎,因此,兩強相遇,誰也不肯相讓,這次出門。米世仁與淚紅雨離開王府之時。并未乘轎,因而。米世仁未用標有千歲府標志的轎子送淚紅雨回去。而是滿月樓用來送客的轎子送她回去的,這種情況。在京城來說,已經是約定俗成了,能讓京城第一樓地滿月樓送回去的人,非富則貴,既使不是三品,也沒人敢在大街上公開阻擋。
  只可惜,時事往往那么巧,說巧不巧,兩頂大轎在小巷內相遇,非得一方退了回去,另一方的人,才有可能通過這條小道。
  淚紅雨很想出聲:“不如我們讓讓他們?”
  可是,這個時候,由不得她做主。
  只聽得轎頭兒傲慢的聲音響起:“你們是誰?不長眼睛,連八千歲的轎都敢攔?”
  還是很可惜,這轎里頭,坐的不是八千歲,甚至于一千歲都沒……
  只聽對面地聲音響起:“呲……,你們抬的是八千歲,我們還是王爺呢,還不讓開,八千歲,我家王爺剛剛才遇到,怎么又多出一個八千歲來了?看來,要治你們一個假冒朝廷大員的罪不可……”
  淚紅雨聽得不由暗自一笑,他那聲:“……”真可謂是震天地,驚鬼神,這人的聲音頗熟,是誰?
  淚紅雨這邊正在皺著眉頭想對方那個耀武揚威的小人是誰,這邊,米世仁的手下早已不耐煩,說得也是,米世
  城可謂是橫著走路的,他的手下,不是橫著,也是斜受過這種氣,就聽見那名與對方喲喝的手下很可能卷了袖子,沖上前去了……
  刀劍出鞘之聲在嘈雜聲中響起,淚紅雨所坐的轎子還是蚊絲不動,不見絲毫搖晃,可見米世仁訓練地屬下各司其職,處理事地就處理事,其它的人該抬轎地還是抬轎,就算是打到頭上來了,還是抬轎。
  刀劍撞擊聲起,夾雜著喲喝怒罵之聲,淚紅雨忽然間明白,對方這人地聲音為何聽起來這么熟悉,這人,不就是王丁嗎?那個西寧王府的侍衛王丁?想當初,自己身處王府之時,幾次與他交手,讓他一貶再貶,最后成了看守牢房地衙役,看來,這廝又升了上來,從又成了威風凜凜的狗腿子護衛了……
  如果是他,那豈不代表對面這頂轎子里面坐的是西寧王?想起西寧王,淚紅雨就想,自己也算是他的親屬之一,雖說還未定名份,親屬這詞兒用得也不大恰當,淚紅雨還是想去向他打聲招呼,希望他可以英雄救美一回……
  她心知,她一出轎,米世仁的屬下是不會善罷干休的,不是點了她的穴,就是敲了她的頭,她正思考著怎么向對方打聲招呼,讓對方英雄再搶一次美。就聽見王丁囂張之極的聲音響起:“來人啊,把這伙假冒八千歲的賊人拿下……”
  轎子被重重的放下,左右抬轎之人拔出腰中的配刀與來人戰在一起,刀劍撞擊的聲音如雨打琵琶,摻雜著刀刺入皮肉的聲音,淚紅雨心想,看來,對方真的是故意找岔兒來的,而且,很有可能知道轎子里坐的是自己。
  不用自己挑起對方的搶人之心,對方也開始搶了,淚紅雨忙悄悄的揭開轎簾,準備混水摸魚,逃出生天。
  轎子雖只揭開了一條線,她也清楚的看到,對方的人馬的確是西寧王的府兵,與身著老百姓服裝的米世仁手下打得不可開交。
  那王丁邊打邊喲喝:“欺侮我們西寧府沒人是吧,連個老百姓都敢冒充千歲爺來行騙,今天我們西寧府都幫千歲爺的教訓教訓你們……”
  淚紅雨聽得一笑,心想,這王丁吃了幾次虧,倒長了腦袋子,知道凡事往別人身上推了。
  她正準備探出頭去,卻聽見有人沉聲道:“八千歲有令,姑娘不可隨便落轎……”
  她忙縮了頭回去,坐好,暗罵,這八千歲防得可真嚴,本以為已方與人打了起來,有機可乘,誰知道,還是有一只看門狗守著呢!
  卻聽見轎門邊一聲沉得的肉體落地的聲音,緊接著,轎簾被打開,一個蒙面人伸進頭望了她一眼,她面露喜色:“這人是救自己出去的?”
  正準備跟他往轎外跳,那蒙面人卻道:“讓個地方……”
  也不管她讓沒讓,居然彎腰也坐進了轎子,一聲不出的擠在淚紅雨旁邊坐下,沉聲道:“起轎……”
  轎子又被抬了起來,可想而知,這次抬轎的,肯定不是米世仁的原班人馬。
  淚紅雨忙不失措的連連讓坐,被他擠得縮在一角,可還是感覺到了他身上肌肉貼在自己身上,大怒:“你是誰,光天化日之下……”還沒想好光天化日之下強搶民女,還是強搶民轎呢……
  那人冷哼一聲:“你過得倒舒服……”
  淚紅雨聽出來了,這囂張的聲音,除了小世子齊臨淵,還會有誰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