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君的寵姬》 最新章節: 第一章奴婢知錯了(11-24)      第二章聽雨軒大餐(11-24)      第三章畫眉不是鳥(11-24)     

暴君的寵姬137 何謂真相二

(偶要月票票。。。。。。。。。。。。)
  米世仁見到齊臨淵的紅記,已由天始的震驚轉為平靜,他的嘴角含了微微的諷笑,他道:“天色破曉,本王未上早朝,就被西寧王請了過來,說要送一個天大的禮物給本王,還道,本王如果不來,將會后悔終生,如今看來,卻不過如此..”
  西寧王含笑未答,他又繼道:“西寧王可能不知道,隱國與大齊一樣,國王有后妃妻妾無數,被大齊的鐵騎踏入隱國之時,我的兄弟姐妹死在大齊刀劍下的有數十個之多,而逃出來的,只有兩位,不應該說,被你們捉拿的,僅僅只有兩位,不錯,公主化身為紫玉,而我為紫其,可是,你可知道,這位公主卻是我同父異母的公主,她的母妃與我的母妃可算得上不共戴天呢……”
  說著,說著,他又笑了:“王爺,您想想,就算我是她的弟弟,就算這位小世子是我的侄子,可是,隱國之人,本就情薄,就憑一塊胎記,你就想讓我把這到手的權力交出來,王爺,您身處皇室之中,想不到也這么天真……”
  西寧王拍手而笑:“八千歲講得好,講得太好了,說實在的,我本就沒有打算勸你與我合作,而是,如今形勢你不得不與我合作……”
  他微微而笑,走下坐席,毫不避忌的在米世仁面前走了幾步,他的神態表明,他絲毫沒有把米世仁當成對手與敵人,而仿佛米世仁是自己生死與共的兄弟,比肩作戰的戰友,他可以把生命向他依托。http:WWW.16k.cN
  西寧王道:“八千歲,您是否很奇怪,我為何會把普羅王子也請了來?按道理說。你們是皆是一方霸主,卻也是仇人,如今卻不得不坐在這里……”他沉默了一會,道,“這里,本王先要道一個歉,向尊貴的普羅王子殿下。本王為了請王子前來,撒了一個小謊,我向王子說,淚姑娘落入我手,如他不前來。淚姑娘將會沒命,可實際上,就算您不前來,淚姑娘也不會有事的,如今。既然我們已經合作了,我想,這件事。倒是要向普羅王子說清楚的好……”
  淚紅雨斜眼望了一下宮熹,雖然他臉上依舊的憂喜不見,古井無波,但是,她依然心中陣陣竊喜。竊喜之后,她想:看來,西寧王有求于夫子,才會在言語上軟言相求。同時賣了自己與宮熹一個面子。
  可西寧王自信滿滿地樣子,又不像被宮熹捏住了什么把柄,再說了,宮熹是一個能讓人捏住把柄的人么?淚紅雨偏眼看了看宮熹,甚至感覺。Wap.16K.n西寧王所說,宮熹是因為自己才來到了這里。都有幾分懷疑……西寧王道:“各位可能知道,京城近幾年來,不斷發生某些行走山道的人心臟被人無緣無故的挖了去的事,有人說這件事是修羅尋仇,還有人說這件事是塞外高手所致,為了練一門魔功,可是,從來沒有一個人能在他的手中逃生,但是,前些日子,小兒與淚姑娘卻曉幸逃了出來,這讓本王怎么想也想不明白……”
  淚紅雨聽了他的話,想起自己與齊臨淵與那白衣人面對面地相遇,但是,那個殺人狂魔還是放過了自己,她想起那白衣人眼中似迷茫,又似熟悉的目光……
  西寧王道:“本王知道了這件事,卻怎么也想不明白,不明白從不空手而回的那個人為什么會放過了小兒?當小兒畫出那個人的頭像,凌羅姑娘見了這個人的頭像,我才知道,原來,這個人與淚姑娘地淵源是這么
  正在這時,宮熹忽然站起身來,臉色平靜的道:“西寧王天縱英明,如有所求,在下能辦得到的,自然盡力而為……”
  西寧王哈哈的道:“當然,當然,普羅王子這一句話,讓我徹底的放心了,其實,那個人,原來是淚姑娘所住地小山村里的一名村人,哈哈哈……”
  宮熹復又臉色平靜的坐下。
  淚紅雨疑心大起,卻又無可奈何,她感覺,這西寧王與宮熹已然達成某項協議,而條件,居然是與自己有關地某一件事,這個時候,她既使再怎么想知道,西寧王已經達到了目地,他決不會吐露半點了。
  而這個時候,米世仁被西寧王晾在一邊,他沒有贊同西寧王的建議,反而出言諷刺西寧王,西寧王卻毫不在意,反而與宮熹攀起了交情,本來,以米世仁的驕傲,一定會采取行動,可是,他卻越來越感覺,西寧王的毫不在意,是有備而來,西寧王把當世兩個最有權勢的人邀在一起,很顯然,所有的一切,他已經計劃周密,他不怕任何一方的人對他造成引影,是什么樣的計劃,讓他有如此地自信?
  就算是八千歲這樣的人,也不得不忍下這口氣,微微冷笑著,等待西寧王揭開迷底。
  當然,他更不明白,西寧王東扯西扯的講一大堆白衣人取人心臟的兇殺案,與當前這件事有什么關系。
  在他看來,大齊境內,不知有多少冤魂野鬼游弋,每年死在地雞地鴨上的人都不知凡幾,取人心臟地某些練功人士,又算得上什么?
  可他看見西寧王的語氣,卻暗暗感覺不安,對危險,他有一種天生地敏銳,很多時候,他就是憑著這一股敏銳,躲過了很多次的危機,今天,他又感覺到了這種危機,而且,這種危機,不同于以往,比以往任何時候都來得強烈。
  他暗暗運起全身的勁力,只等那個危機到來。
  可是,西寧王依舊仿佛沒看見他的提防,只是笑道:“眾所周知,當今皇上,我這個侄兒,從小頭腦就不大發達,他從小對皇權不感興趣,他唯一喜歡的,就是廚藝,而且,他煮出來的菜,比御膳房的御廚煮出來的還好吃,八千歲就是因為這一點,才盡全力把這個白癡傀儡推上了皇帝的寶座的吧?”
  屋子里忽然間鴉雀無聲,淚紅雨想起了那個大胖子,滿面的天真,對米世仁有強烈的依戀。
  而米世仁,那種強烈的危機感又欺上心頭……
  只有宮熹,仿佛無事人一般,撈起桌上那杯熱茶,輕啜一口。大文學www.booksrc.net
  如果您中途有事離開,請按CTRL+D鍵保存當前頁面至收藏夾,以便以后接著觀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