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君的寵姬》 最新章節: 第一章奴婢知錯了(12-01)      第二章聽雨軒大餐(12-01)      第三章畫眉不是鳥(12-01)     

暴君的寵姬138 皇上駕到

(最后幾天,我要月票,投月票票埃。。。。。。)
  淚紅雨冷眼旁觀,她看見了米世仁的平靜的面孔下緊張的神色,看見了西寧王的籌躇滿志,還看見了宮熹事不關已的面孔,她心中忽然間升起陣陣的惶然,這廳中發生的一切,她都毫不在乎,可是,當宮熹接受了西寧王的言語隱晦的要脅的時候,她忽然間感覺,自己的心一陣刺痛,是什么樣的要脅才能讓夫子妥協?這樣一個如烈日陽光一般的男子?而她心中的茫然卻越來越深,她不明白,為何自己看到那白衣人有熟悉的感覺,為什么白衣人成了要脅宮熹的利器,當然,而西寧王到底知道了什么,才會讓米世仁與夫子同時受到他的要脅?
  西寧王笑道:“難道八千歲從來沒有懷疑過,一個能煮這么精美菜肴的人,他的頭腦真的不靈光?”
  這句話如重錘一般擊在米世仁的心上,他當然懷疑過這一點,但是,經過無數次的試探,這位白癡皇帝從來沒有表現出絲毫不妥,皇宮內外自己安插無數的密探,他的身邊全是自己的人,他的一舉一動全都在自己的計算之中,他怎么能扮得那么逼真?一個二十四個時辰全處于監視中的人,哪能一舉一動毫不出錯?更何況,他的身形越來越寬大,面上之相越來越癡呆,就算是三歲小兒,見了他,都只會認為眼前這人的確不正常,而他唯一正常的時候,就是煮東西吃的時候,這個時候的他,才像一個正常之人,而自己。也是憑了這一點,強把他說成正常人,才讓他最終登上皇位。
  米世仁哈哈一笑,反問他:“王爺莫非發現了當今皇上除了煮菜之外的其它才能?”
  他在試探西寧王,他還是不能相信,憑自己地手段,會讓這個白癡皇帝在自己眼皮底下玩了花樣,從那么小的時候起。這個皇帝就開始裝扮,那么。這樣一個人是不是太可怕了一點?
  西寧王眼望于他,忽然道:“八千歲,上一次,皇上突然駕臨滿月樓,還為八千歲煮了幾道好菜,八千歲一定映像深刻吧?”
  米世仁淡淡的道:“這也沒什么,他本來就出師滿月樓,一個月中倒有十天是在這里渡過的……”
  當今皇上熱心廚藝,米世仁就投其所好,暗自把他從宮中帶出。讓他在京城第一樓學藝,其目地,第一,是為了讓他平時有些事可做,不至于閑得發慌,對自己阻手阻腳。第二,卻是為了堵住朝廷中人的口,這位皇上。并不算是白癡,能煮出如此美味的菜肴的人,怎么會是白癡?
  西寧王道:“那么,每一次,他大發脾氣,大吵大鬧,說某位廚子不好,切菜的某些下手不好,又或是燒火地丫頭笨手笨腳,你都是知道的啰?而且。你還順應他地要求,將這些不好的人,調開了去,而替上來的……”
  西寧王輕輕的笑著……
  米世仁冷冷的道:“不管是調下來的。而或是替上來的。就是本王親選,沒有人可以玩任何花樣……”
  西寧王笑道:“不錯。這些人,都是八千歲親自選用的,那么八千歲知不知道,你親選的人當中,又有幾個您真正的親信,被留在了皇上地身邊?”
  米世仁心底暗驚,他知道,西寧王所講的一切,自己是真的忽略了,每過一段時間,這白癡皇帝總要折騰一翻,找些莫名的借口,打罵自己派往他身邊的人,然后自己不得不重新派人,他雖為白癡,可他身邊的人,卻是調動得最快的,到了最后,調無可調的時候,那些新加入地新人也會被派往他的身邊。
  自己,對他,是不是太過疏于提防了呢?
  西寧王輕飲了一口香茶,仿若沒見他的臉色忽然間變得凝重,望了望天色,忽對旁邊的仆從道:“天色漸晚,夜幕低沉,還不掌燈,貴客就要臨門,你們可得仔細了……”
  淚紅雨見西寧王臉上止不住的得色,心中又是一驚,貴客,貴客?貴過這廳上幾人的,自然是那位高高在上位者,他會來么?
  一名帶刀侍衛急匆匆的從門外走來,跪著向西寧王行禮:“稟告王爺,一切準備妥當……”
  西寧王點了點頭。
  對著大堂的那一條路,忽然間燈火通明,一行行身著宮裝的女子提著精美的宮燈,相對并排而立,她們鬢發高聳,步搖輕晃,柳腰輕擺地行列而去,蓮步輕搖,站在這條大道的兩邊,這個時候,這里已仿如后宮,憑添了不少女兒家的柔媚,如此陣仗一擺,廳中每個人都知道,來的貴客,真是那位貴客。
  果然,前門外傳來唱諾之聲:“皇上駕到……”
  西寧王忽然間一笑,道:“皇上忽然駕臨本府,也不知有何要事,本府可沒有拿得出手地菜肴佳廚……”
  米世仁聽了這話,眼中神色如冰晶一般,他明白,西寧王如此說地目地,就是告訴他,自己并沒有派人請皇上到來……
  沒有請,則是皇上自己前來的。他已經有能力走出皇宮,讓一眾宮人聽從他地命令,來到了這里,不用多說,米世仁心底明亮如雪……皇上,已經不是他能控制的皇上了。而他還是不明白,這一切是怎么發生的。
  胖胖的皇上還是像以前一樣,嬌嗔,天真,一進入大廳,看到米世仁,就沖了過來,像以前一樣依戀,可是,這個時候,米世仁看到他的樣子,卻感覺到強烈的諷刺,他扮成這樣,花費了多大的心機與手段?可最終,還是騙過了自己。
  他如孩童一般的笑顏,雙眼細小如縫的雙眼,依舊微微瞇著,向米世仁奔了過來:“朕煮了好多好吃的,你卻躲到了這里,跟朕回宮好嗎?”
  淚紅雨聽到,他用了兩次朕的稱呼,以前,在滿月樓的時候,他是不會用這個稱呼的……
  很顯然,皇上已經向米世仁表明,他已不是以前的皇上……
  米世仁一聲長笑,道:“你煮的東西,果然好吃,只是,本王始終不明白,你什么時候開始討好一般的煮東西給我吃?”
  堂上每一個人都看到,皇上的眼中露出一點同情之色,轉眼之間,那同情之色卻消失不見,他的雙眼又如嬰兒般皎潔。
  淚紅雨心想,這個皇上,本是最值得同情的人,可如今,他卻在同情米世仁?難道說,這么多年,米世仁只不過是為他人做嫁衣裳而已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