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君的寵姬》 最新章節: 第一章奴婢知錯了(12-01)      第二章聽雨軒大餐(12-01)      第三章畫眉不是鳥(12-01)     

暴君的寵姬139 何去何從

她僅僅明白如今的米世仁可謂是一敗涂地的可他的神色依舊平靜舉手投足之間依然仿如尊貴無比的王而一場大戰也既將開幕米世仁到底幫的是哪一個?
  這是一個陷井為了捕捉這位當今皇上而設的陷井可想而知西寧王必把米世仁的某些消息透露了出去這個皇上才不顧一切的趕了過來妄圖一舉制米世仁于死地。
  而宮熹在里面又充當了什么角色?
  堂上的每個人都帶著淡淡的笑仿若既將來到的只是一場游戲但是淚紅雨知道這場游戲必將充滿血腥。
  她還知道這場游戲在西寧王的導演之下每一個人都脫不了關系。
  皇上來到沒有人向他行君臣之禮只有這一點讓淚紅雨感覺到他做為皇上的悲哀如此看來別人欺他也欺得狠了連表面上的尊敬都看不到也難怪他會奮起反抗可是如果是十來年的經營那么這個人就相當可怕的了。
  他能直闖西寧王住所必定有所依仗可是一個被人多年來當成傀儡的皇帝所憑借的到底是什么?
  皇帝掩著嘴笑了:“米卿家我煮了這么多年的飯菜給你你吃得可曾滿意?能吃到我煮的飯菜的人真可謂只此一位哦。”
  淚紅雨看見他滿身肥肉抖動卻偏偏扮作嬌俏的模樣用一只肥手掩了嘴唇一雙肥肥的眼睛上面偏偏有極長的眼睫毛撲扇撲扇的想起自己臉上增痔惡心別人之事心想。。。這位皇帝倒與自己有異曲同工之妙把惡心人的本事都練得出神入化了有此同伴不由得頗為得意……
  很顯然他把米世仁惡心得內焦外綻米世仁臉色漸漸變得鐵青想一想也是。一個不被自己放在眼中的傀儡忽然之間反轉過來隱隱有操縱局勢之勢怎么不讓他急怒攻心?他玩轉朝堂多年。不知擊敗過多少聰明絕頂的對手可今天卻被一個貌似白癡地人玩弄如果今天討不了好去他的信心與驕傲恐怕都會被擊得一闕不振。淚紅雨忽然間明白西寧王為何如此的肯定米世仁會幫他因為。米世仁有一種藏在骨子里的驕傲這種驕傲讓他不能忍受受到這樣的打擊如果是像夫子一樣的對手他或許能接受失敗但是如果敗在這個整個大齊都知道的傀儡皇帝手中他怎么能忍受?
  皇帝名叫齊弘淵。這個時候地他面對著米世仁依舊是憨厚老實之態他道:“米卿家你是知道的。不管你要什么我都會配合你。可是我對你這么好你為何還是要甩開我?”
  他的語氣幽怨得如同后宮怨婦讓淚紅雨聽得心中一激靈不由自主的打了一個寒戰想想米世仁俊美的容顏舉止行為優雅無比又想想這大齊某些人頗好男色莫非這皇帝也有此愛好?
  她不禁又打了一個寒戰……
  旁邊宮熹見了道:“小雨你怎么啦?一個漂漂亮亮地小姑娘不是臉上長痔就是羊顛學那瘋婆子你還想不想嫁出去?”
  淚紅雨聽得臉上青心想這夫子今天見了我總說些讓我消化不了的話他是受到了什么刺激?
  淚紅雨不由得在心里嘮叨起來把宮熹的祖宗從第一代嘮叨到了第十八代。手機小說站http:
  這邊廂米世仁明白了西寧王邀請他來到府上的目地本就為了挑撥離間他必是把調包皇帝的事事先透露給了齊弘淵而且把這盆臟水潑到了他地身上所以才引得這皇帝上門問罪。
  西寧王這手一石二鳥之計可真稱得上出神入化讓自己避無可避的配合他讓皇帝自投羅網這位隱在西寧的郡王到底不是一般人。
  米世仁站起身來運勁于全身他知道今天必討不了好去他帶來地人馬不多可是全是精英但是這皇帝走進來之時他沒有聽到自己的屬下出的信號很顯然他們早就被人料理了。
  只是被人威脅的合作他絕不會接受淚紅雨看到一個紅色的影子忽然間向自己沖了過來倏忽之間那影子就到了自己的面前她忽然間不明白為何米世仁不對付那胖子反而對付起自己來?
  宮熹早已接過他的招式與他斗在一起大廳之中只看見一紅一白兩條人影上下穿梭掌擊打斗之聲如電閃雷鳴……
  這個時候宮熹還不忘道:“王爺別忘了你我之間的協議……”
  西寧王道:“你放心我不會忘……”
  淚紅雨想起他們之間地對話心中明白宮熹的確為他所迫其中關鍵就在那探人心臟的白衣人身上。
  沒有人理那白癡皇帝在西寧王的心里這白癡皇帝雖然不白癡但是他還是米世仁的傀儡只要擊倒了米世仁那么他就是砧板上地一只肥豬肉還不任人宰割?
  因此那白癡皇帝踱著鴨步走過來的時候西寧王心中雖生警意卻未攔阻他也好奇這齊弘淵想干什么?
  齊弘淵邁著艱難地步子移到西寧王面前道:“朕只想做一個廚師為什么你們都不愿意成全朕?”
  西寧王微微一笑用安慰的語氣道:“想做廚師還不容易?只要你愿意我可以把全天下最好的酒樓最好的食料送給你……”
  齊弘淵道:“是不是我從此以后就再也看不到米卿家?是不是我從此就只能獨自一人呆在院子里?為的就是成全你們的皇帝夢?”
  他語氣還是那么誠懇可是講的話卻漸漸犀利起來他臉上雖然依舊肥肉顫動可是那白癡的模樣卻忽然間消失不見。
  齊弘淵忽然間出一聲冷笑道:“王爺想不想知道我從什么時候開始頭腦就清醒了用的又是什么方法?”
  西寧王淡然的道:“我何必知道……”
  他的意思很明白我為何要知道你這廢材這么多事只要你是魚肉我為刀殂就行了。
  可是魚肉卻并非是魚肉。
  齊弘淵肥胖的身軀忽然間急轉從來沒有人知道一個如此龐大的身軀可以轉得那么快淚紅雨也不知道。
  淚紅雨的脖子被那雙肥厚的手捏住的時候還在想這人是怎么操縱他如此重的重量的?
  的確這是一個未解之迷西寧王也不解所以直到淚紅雨落入齊弘淵的手中他才明白這個白癡皇帝的確不可小瞧他扮作示弱來到近前原來不是為了接近自己而是為了接近淚紅雨。
  因為他知道現在這個堂上淚紅雨才是唯一的一個最關鍵的人物不但米世仁知道了這個關鍵連他都明白了。
  西寧王計劃成功與否其實最關鍵的一個人就是淚紅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