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君的寵姬》 最新章節: 第一章奴婢知錯了(12-01)      第二章聽雨軒大餐(12-01)      第三章畫眉不是鳥(12-01)     

暴君的寵姬140 挖心之人

當西寧王醒悟過來,知道這齊弘淵并不比米世仁愚蠢的時候,淚紅雨已經落在了他的手上,他心中暗悔,為什么,他會輕視這個人,是不是因為,這種輕視已經深入骨髓,既便是知道他不簡單,但還是想不到,他會不簡單到如此程度?
  不錯,最關鍵的人物,就是淚紅雨,正因為淚紅雨,宮熹才答應了自己的要求,而且,正因為淚紅雨,小世子齊臨淵才會不惜一切代價的要登上這個皇位。
  計劃要成功,只有奪回淚紅雨,不惜一切代價。
  大廳里忽然間出現無數的王府侍衛與暗衛,帶頭的,自然是西寧王的陳妃,他們向齊弘淵包圍過去,卻不敢輕舉妄動,因為,大胖皇上忽然間道:“你不想知道我是什么時候恢復清醒的?又是怎么恢復的?”
  西寧王沒有下達攻擊的命令,這一直是他心中的一個迷,他不能相信,這個人為什么會在米世仁的嚴密監視之下,依舊能玩出這么大的花樣。
  淚紅雨雖然被他脅持,但是,她的好奇心不比西寧王少,雖說短肥的手指捏得自己的脖子生疼生疼的,讓她幾乎說不出話來,她還是掙扎著生死無懼的道:“皇上,您說,您說,您這么光輝的業績,不現出來給大家伙兒瞅瞅,豈不是錦衣夜行?白搭了您養了這么久的一個大好身材?”
  淚紅雨見風使舵的本領隨時隨地的候著,就算是脖子被掐了,也不忘顯擺顯擺。
  淚紅雨說這話的時候,還不忘向西寧王眨了眨眼,正所謂媚眼如絲,只可惜。被人掐住脖子,活像吊死鬼既將離世而翻的白眼。
  大胖子很明顯愣了一下,心想,這世上難道還有比我更會裝傻的純種傻子?他后來明白了,天才與傻子地確是一線之差。
  齊弘淵手掐著淚紅雨的脖子,掐得緊了一點,以防止淚紅雨又像鴨子一般的叫,向西寧王點頭而微笑:“你莫非不知道。這個世上,并不只有一個會幻術之人。當年,你為了保護你的親生子,而送我入京,并讓人將我變傻,只可惜,你做得不夠徹底……”
  淚紅雨心想,這是個什么世界啊,這可憐的大胖子原來也是被人陷害的,西寧王真是不簡單啊不簡單,她用崇拜的眼光望著西寧王。只可惜,那目光更像吊死之人彌留之時的目光。
  她還看到西寧王掃了她一眼,眼中有頗為復雜地神色,她直接把這種目光幻想成驚艷之色,心想,這世上美人千千萬,羞花閉月者的確不少,可是。能在人家掐住脖子之時還能讓人驚艷地,也只有我淚紅雨了。
  看來,這淚紅雨的阿Q精神的確是出神入化,臉皮的確厚得可建城墻,而且,是能抵擋火藥炮彈的那種城墻。
  被揭穿真相,西寧王眉毛都未動一下,道:“的確,這個世上有好幾個人會幻術,只是。本王倒不知,有什么人能闖入宮內,解了你的幻術?”
  齊弘淵古怪的笑了笑,道:“既使成了一名傻子。就因為是皇室之子。依舊有人掂記著,依舊有人會想方設法的想讓我無聲無息的死在這世上。而當時,最好地死法,未過于被一種世人所不知的神秘力量殺死,讓人查無實證,正好,當時的京城,有一個專挖人心的惡魔……”
  說到這里,他心神激動,短肥的手指松動了一下,讓淚紅雨又有了發聲的機會,有此良機,她當然不肯錯過:“皇上,您真可憐,生世真是很坎坷,和我一樣,都過過地獄般的生活,我們倆真應該同命相憐……”
  脖子忽然間一緊,掐斷了淚紅雨想駁得同情的哀肯,他道:“你知道什么叫坎坷,什么叫地獄?當他將血淋淋地心從旁邊的孩子身上挖出來的時候,當周圍陰風慘慘,他卻還將心放在你的面前告訴你,這顆心還在跳動的時候,如果是一名傻子,這個時候,倒還幸福,可是,一個傻子,卻因為他在享受這些心的時候不由自主的用上幻術,而湊巧解開了人家加于他身上的禁制,他一張開眼,頭腦一清醒,見到的不是家人,而是一顆血淋淋的心被放入一個人地口中,地上,還躺著那個被挖去心臟的人,這個時候,對于一個只有八歲的人來說,才是地獄……”
  淚紅雨聽了,臉色既使不被掐,也蒼白如鬼,他的語氣陰森森地,就仿佛當時地情景就在眼前,既使是***通明的大廳,也讓她如處黑暗陰間。
  更何況,她地脖子上,還掐著一雙短肥大手呢?
  齊弘淵道:“解開了幻術,我還得了一個好幫手,雖說這幫手喜歡吃人的心臟,只可惜,我雖解開了幻術,身體卻無緣無故的胖了起來……,我也不想其它,只要能活著就好,可是,卻看到了他,他是那么的美,而且,他愿意同我講話,愿意呆在我的身邊,而我知道,因為我有皇室的血統,他才愿意如此,而因為我是一名傻子,他才會呆在我的身邊,為了留住他,我只有繼續當這個傻子,甚至,當上皇帝,而我最想的,只不過是為他煮上一餐飯而已,你不知道,他對吃的東西,有多么挑剔……”
  淚紅雨想,這世上,真有這樣的感情嗎?而且是兩個男人間的?而且還是暗戀?就因為這微不足道的談話,這可憐的胖子就義無反顧的獻出了自己的真心?而且,還在這米世仁很明顯的利用之下,被利用得如此心甘情愿?
  而她更好奇的是,這挖心的白衣人憑什么聽大胖子的話,而不挖了他的肥心下來?
  西寧王臉上現出了明顯的厭惡之色,仿佛這大胖子比青樓妓女還要朊臟。
  齊弘淵知道他心中所想,道:“你又干凈得了多少?西寧王府在大齊國內,可謂名聲遠揚,我現在還不知道,你到底是你爺爺的孫子啊,還是他的兒子……”
  說完,他哈哈大笑。
  看到西寧王的臉色變得鐵青,淚紅雨知道,這位皇上擊中了他的軟肋,不由在心底暗暗叫好,這死胖子雖說用肥手掐住自己的脖子,可在她看來,西寧王可比他可惡多了。=暴君的寵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