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君的寵姬》 最新章節: 第一章奴婢知錯了(12-01)      第二章聽雨軒大餐(12-01)      第三章畫眉不是鳥(12-01)     

暴君的寵姬141 肥手人生

宮熹與米世仁依舊在打著,看來,兩人一不小心用上了全力,拼上了老命,使得宮熹沒有時間往這邊看上一看,淚紅雨沒有怪他,一點都沒有,只是不由自主的在心底把夫子嘮叨了一遍,無非就是正事不做,專做無聊事,放著如花似玉的徒兒不救,和某個男人碰碰擦擦,不知什么意思,得承認,淚紅雨聽了皇帝與米世仁的故事,自然而然思想邪惡起來。
  正在這時,齊弘淵心中一高興,哈哈一笑,手指松了一松,這一次,淚紅雨沒有趁機吱哇叫,她很沉默,齊弘淵醒悟過來,倒有點不習慣,問她:“這次你沒話說?”
  淚紅雨嚴肅認真的道:“做為你的俘虜,就得有俘虜的樣子,更何況,您正在修理這個國之竊賊?說真的,我也很好奇,這西寧王牛皮哄哄的,把自己當成圣人一般,卻原來連自己的老爹都搞不清楚,你說說,他是不是比您還可憐?”
  齊弘淵雖說心計深沉,可人哪有不喜歡聽好話的?淚紅雨這么一說,比較合他謂口,他的肥手暫時沒有那么大力的掐住她的脖子了,淚紅雨喘了口氣,感覺脖子不那么緊了,本著氣死人不償命的精神,又道:“皇上,您看看,您看看,這位搞不清楚老爹的王爺,還拉長了張馬臉,望著您呢,您看看,他眼中的神色狂妄自大,目中無人,很明顯……”淚紅雨小聲的道,“他在懷疑您也搞不清楚自己的老爹,說您與他同命相憐呢!”
  齊弘淵江當然不會相信她的話,可聽了這話,是個人都會生氣,更何況這位心計雖深,但是,卻與外人沒打幾分交道的齊弘淵?一生氣。他把放在淚紅雨脖子上的手又松了幾分,淚紅雨卻沒有趁機搞怪,因為她很明白,這兩個東西都不是好東西,夫子沒空之前,自己絕對要保持兩人之間的平衡,讓誰都討不了好。最好搞得兩人兩敗俱傷。損腳折腿。
  齊弘淵看來對淚紅雨漸漸有了一種知已之感,肥手沒掐那么緊,甚至有放松的趨勢,讓淚紅雨用感激斜眼望了又望他地肥手。
  齊弘淵冷冷的望著西寧王:“王爺,你籌謀多年。可惜,今日卻未必能如你愿……”
  淚紅雨心想,這位胖皇上,莫非還有后著?她一驚,想起了讓胖皇上恢復頭腦的那位白衣殺手。此君還未出現呢!他的后著,不用說,就是這位提著一只裝了無數人的心臟的黑袋子的挖心者。
  她地頭腦中。又升起一陣迷茫,想起這位挖心者那似曾相似的目光,又想起夫子在西寧王提起這人之后那被人捏住把柄的神態,可以懇定,這人必與自己有些關系。
  可能,這淚紅雨不管什么時候,都是嘻皮笑臉滴,而這個時候。齊弘淵的短肥手離開了淚紅雨的細脖子,他向西寧王下了戰書,她反而不吱哇了,齊弘淵從側面看過去,見她神色凝重。若有所思,便不管西寧王答不答話。反而對淚紅雨道:“你在擔心什么?擔心我會殺了你?”
  可見,此大胖皇上還是比較寂寞滴,身邊有淚紅雨這么一個什么事都能扯上半天地話簍子,他還是比較高興滴。wAp.16k.cn
  淚紅雨冷靜的側過頭,面色依舊凝重:“不,我在想,您是不是早上煮了南瓜?為何您的手上這么大的南瓜味呢?”又沉思道,“不對,據我聞來,您這手上,何止南瓜味,還有一種怪味,恕我冒昧,您的手上完茅房,洗過嗎?”
  說著,擰了擰脖子,妄圖離他地手遠一點……
  大胖皇上很明顯的臉上有一種想昏倒的神情,簡直忍不住想把他地大胖手湊到鼻端聞上一聞了,再把肥手放在人家美女的脖子上仿佛有點兒唐突佳人,而現在,他對這位佳人倒稍有了一些好感,不由自主的,他把肥手撤下了淚紅雨的脖子,又不由自主的把肥手往身上擦了一擦……很明顯,他想起來了,他的確上了茅房忘洗手了。
  淚紅雨脖子得到解放,神色憂郁的看著他的動作,喃喃地道:“皇上,不是我要提醒您,您可千萬別把這做菜不洗手的事告訴別人,尤其是八千歲,您想想,他如果知道了……”
  其實,做為一名皇帝,如果是稍微正常一點的皇帝,自然有無數的宮女太監侍候,絕對不可能出現這樣的錯誤,但是,這位可憐地皇帝,只不過是米世仁操縱在手中的玩偶而已,又有哪一位會真心侍奉于他?因此,由這個細微未節地事就可以看出,這位皇帝,的確,真的很可憐。當然,遇上了毒嘴淚紅雨,在旁人看來,他更可憐。
  齊弘淵雖然與米世仁撕破了臉皮,但在他的心底,米世仁何嘗始終不是一位他心底最重要的人,因此,他聽了淚紅雨的話,居然點頭同意:“對,不能讓他知道……”
  這邊廂,淚紅雨把話題扯開了十萬八千里,那邊廂,西寧王早就等得不耐煩,他見齊弘淵把手從淚紅雨的脖子上松開,早就忍不住了,一揮手,四面八方的暗衛明衛忽如箭一般攻向齊弘淵。
  齊弘淵見了,先把洗不洗手的問題放開,忽嘟起嘴,打了一個呼哨。
  屋頂忽然間被砸開一個大洞,有物從屋頂直線下落,差點砸到了淚紅雨的身上,幸虧被大胖皇上拉了一把,才躲開了這個厄運。
  一襲白衣,臉色如木,手提一只黑袋,袋中有血滴下,滴得地板沾上了血色兩滴,不正是那白衣人?
  大胖皇子揮了揮胖手,這個時候,他倒真有點皇上的氣魄,他道:“幫我殺了他們……”,胖手一指,劃了一個半圈,除了淚紅雨與他自己,把所有人都指了進去。
  包括米世仁。
  看來,這位大胖皇上雖然迷戀米世仁,剛剛還在害羞于自己煮飯不洗手的事兒,可轉眼間,就把米世仁列入的殺戮的對像,翻臉比翻書還快上幾分。
  淚紅雨發現,這白衣挖心人的身手真的很不錯,而且,他沒有痛感,人家打到他的身上,他仿佛沒有感覺,淚紅雨親眼看到有兩柄匕首插入他的前胳臂,那他的胳臂血流如注,他卻隨手拔了,依舊強悍得無與倫比,與人斗在一處,仿佛無人事一般。
  而且,他身形極快,關節似乎能隨意扭動,往往看上去要打人家的臉了,可一不小心,他的拳頭卻到了人家的腹上,讓西寧王的明衛暗衛防不勝防,他每擊倒一個人,左手如鐵勾一般直取對方心臟,活生生的把心臟挖了出來,裝入黑色皮袋之中,看得淚紅雨幾欲作嘔。
  轉眼之間,西寧王的部下只剩下兩三個在場上拼斗,西寧王見此,臉色鐵青,估不到自己謀劃多年的事被這不白癡的白癡皇上一攬活,就要功虧一簣,讓他怎么不心中惱怒之極?
  他大聲的道:“你還不動手,要等什么時候大廳之中,忽然響起兩聲琴聲:仙翁,仙翁……
  這個琴聲,淚紅雨很熟悉,她聽過,在那個會移動的怪屋子里,凌羅出現之前,先聲奪人的,就是這個琴聲,而今天,這個琴音才響了兩聲,淚紅雨就感覺心中有一種溫情如水的感覺,就仿佛她現在所在的地方,不是刀槍劍往的殺人現場,而是某個湖邊,某個情人相會的地方。
  這個彈琴的人,是凌羅?
  淚紅雨看到,白衣人聽到這琴聲,木塊一般的臉居然微動了一下,手腳漸漸緩慢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