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君的寵姬》 最新章節: 第一章奴婢知錯了(11-24)      第二章聽雨軒大餐(11-24)      第三章畫眉不是鳥(11-24)     

暴君的寵姬143 人生如夢

這琴聲擾亂這白衣人的心,讓他不再聽從皇帝的吩咐,手腳越來越慢,淚紅雨想起齊弘淵說過,他幼時中了幻術才變成白癡,而剛好,這白衣人施展幻術之時,恰恰幫他解開了幻術,讓他的頭腦得已清醒,還讓白衣人幻術反噬,聽從他的指揮,很明顯,凌羅的琴聲能解開齊弘淵對白衣人的控制,淚紅雨左思右想,仿佛所有發生的事與迦邏王國的幻術都有著不可或缺的關系,隱隱有一條線把所有的一切聯系在一起。
  她正想著,那琴聲越來越急,白衣人手腳緩慢下來,在急促的琴聲之聲,忽爾之間,眼睛變得通紅,仿佛有血要破眶而出,他緩緩的轉過身來,血紅的眼睛瞪著淚紅雨與胖皇帝,向他們兩人逼了過去。
  淚紅雨嚇了一跳,問胖皇帝:“你這個屬下,看來要叛變呢……”
  齊弘淵臉色雪白,緊緊的盯著這白衣人,猛喝一聲:“你想做反嗎?”那白衣人一震,停了下來,可琴聲又急,他又一步一步向前,如噬血惡鬼。
  淚紅雨同齊弘淵打商量:“皇上,看來我們得快點跑才行,你這位屬下被人控制了,可是,我卻有點擔心,您這份量,能跑得動么?”
  齊弘淵不由自主的答:“你以為我是一般人……”
  答過之后才醒悟,自己怎么這么聽這女子地話。反而把她當成同伴了?可是,卻倏的伸出一只肥手,拉著淚紅雨往后退,他沒有講假話。他的確是有功夫的,而且很不錯。
  只可惜,他地這位屬下。功夫也不錯,而且高他很多,見他一退,兩眼血紅,跟著他們就追了上來,琴聲不停,他的腳步便越追越快。趕得兩人如喪家之犬,淚紅雨都聞到了身后那殺手身上血腥味了。
  淚紅雨邊逃邊繼續與齊弘淵打商量:“這個,皇上,不如您放了我呢,您看您一身功夫。本可逃得掉,何必受我所累……”
  齊弘淵喘著氣道:“不,不可能,如果沒有你做人質,我死得更快……”
  淚紅雨無可奈何,一聲大叫:“夫子,夫子,您在哪里,您再不救徒兒。徒兒真的死無葬身之地了……”
  其聲音可比鳴堂呼冤地苦主,讓人聽了止不住心生煩燥,堵住耳朵。
  這一耽誤,一不留神,淚紅雨兩個就被趕上了。只感覺自己被拉了幾個踉蹌。砰地一聲,大胖子被人從身后擊倒。連累淚紅雨也被他寵大的身軀拖倒,翻了幾個滾,坐起身來,就看見那白衣人提著裝滿心臟的血袋子一步一步的向自己走了過來,他面色平靜,雙眼充血,如地獄無常。
  淚紅雨這一刻感覺很害怕,很希望自己的夫子乘著五彩云朵,倏的一聲飛到自己面前,救自己于水火。
  真有人倏的一聲飛到她地前面,也真可人拳來腳往的與那白衣人打了起來,這人,真的是夫子。
  只可惜,與白衣人沒過手兩招,被他倏的一聲打得飛了出去,而且飛的不是地方,剛好壓在淚紅雨地身上,差點把她的五臟六肺都壓了出來。
  淚紅雨不得不想,這夫子,莫非是嫌地下太冷,把自己當成了肉墊子?
  在臉被壓得變形的情況下,她還想,夫子真是重啊,看來,這些天吃得不錯。
  她盡全力想推開夫子龐大的身軀,掙扎著從他的重壓下伸出臉,喘著道:“夫子,您還好吧?”
  宮熹良久才答:“小雨,你是不是長胖了,這身上的肉多了不少……”
  淚紅雨頓時心里即為不爽,想三拳兩腳把他解決了,但是可惜,自己被壓成一張餅,唯一能動的就是頭,如是乎,惡從膽邊生,張開利齒,就咬向壓著自己的某個寬寬的后背。
  “嗷……”地一聲,宮熹終于從淚紅雨身上翻身而起,“沒過幾天,你就變了種?成狗了?”
  淚紅雨正想大罵,卻看見他臉色蒼白,嘴角仿佛有血絲滲出,不由一驚,心想:夫子雖說嘴毒了一點,可從來不會示弱,可今天卻被白衣人擊倒在地,雖說倒得不是地方……
  她停了大罵,道:“夫子,你還好吧?”
  宮熹似笑非笑地:“小雨,當然好,剛從軟香中起來……”
  淚紅雨皺了皺眉頭,看見他的笑臉,心中升起不祥的預感,她感覺,夫子這次受的傷真的不輕。
  她哪里想到,宮熹受到了從未有過地重創,全身地經脈都受損,他的調笑,只不過是為了不讓淚紅雨看出異樣……
  只可惜,淚紅雨與他生活多年,他地性子,她早已熟悉。
  宮熹見她的小臉皺成一團,心知瞞不了她,反而笑道:“受了點小傷,不要緊地……”
  淚紅雨正要詳細的問清楚,卻聽見旁邊有人大叫:“住手,你想干什么?我是你的主人……”
  原來是那齊弘淵,轉眼望去,見那白衣人一步一步的走近齊弘淵,眼紅如血,齊弘淵早被打了一拳,見他一步步逼近,臉上露出恐怖之極的神色,很顯然,他想起了初見白衣人之時,他正在吞食某人的心臟。
  淚紅雨心有不忍,回頭問夫子:“夫子……”她剛說了一句,就說不出話來,因為,她看見夫子張口吐了一大口鮮血。
  這一刻,她忽然感覺心痛如絞,仿佛自己正在吐血一般,再也顧不上齊弘淵,奔到夫子面前:“夫子,夫子,你怎么啦?”
  宮熹見她的臉驚慌得如小動物一般,反而溫柔的笑了,伸手揉了揉淚紅雨的頭:“傻瓜,夫子沒事,我求你一事,你一定要聽夫子的,等一會兒,如果有人來襲,我會盡全力把你送出大廳,只要出了大廳,自會有人來迎……”
  他的臉上雖然帶著笑意,但是,淚紅雨還是感覺到了轍骨的寒意,那種隱隱的不安又在心底升起,她搖頭道:“不,夫子,我要同你一起……”
  宮熹忽然間冷笑一聲:“小雨,我從小就叫你習武,你從不聽,如今這個時候,你除了成為別人的累綴,還會什么?”
  聽了他的話,淚紅雨忽然感覺到陣陣后悔,她知道,夫子講得對,自己在這里,除了讓人當成人質還能怎樣?除了連累夫子,還會做什么?
  “啊”的一聲慘叫,那白衣人伸手急出,手凝成鐵爪,抓向齊弘淵的胸前,電光火閃之間,齊弘淵的心臟被挖了出來,而這個時候,齊弘淵還未斷氣,他還說了一句:“原來,我的心是這樣的……”
  淚紅雨看到,他的眼角流下一滴眼淚,眼光掃向米世仁的方向,米世仁看來也傷得不輕,并未逃走,倚到墻邊,嘴角有血,也不知是死是活。
  淚紅雨心想,這一刻,齊弘淵是否后悔?后悔生存在這個世上?在她的心底,這齊弘淵可能是世上最可憐之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