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君的寵姬》 最新章節: 第一章奴婢知錯了(12-01)      第二章聽雨軒大餐(12-01)      第三章畫眉不是鳥(12-01)     

暴君的寵姬145 遭劫

西寧王說得沒錯他不知打了個什么暗號給暗處之人琴聲響起一個短短的樂聲之后那白衣人停止了行動如木偶一般的站立淚紅雨見狀不經意的向那白衣人望過去那白衣人雖站立不動卻流露出茫然的神色似掙扎又似痛苦不錯淚紅雨從白衣人眼神中看到了痛苦他那種神色就仿佛大海之中最深的藍色內藏洶涌卻始終平靜可在淚紅雨看來他這種平靜卻包含著某種掙扎特別是他望著自己的時候她明明看到了一閃而過的狂熱。
  她被那種狂熱刺得心中一跳轉眼向宮熹望過去宮熹站在她的身邊聽了西寧王的話卻始終臉色平靜微微含笑仿佛西寧王的背信早在他的意料之中。
  西寧王道:“普羅殿下你既是淚姑娘的師傅那么也算是她的長輩淚姑娘嫁與我兒也算得上一件美事我想為了她好你一定會成全的吧?”
  他以白衣人的秘密相要脅與宮熹達成協議讓他幫助自己擊敗米世仁可是他卻沒有答應不幫自己的兒子達成心愿他雖然知道宮熹其實與淚紅雨年少相識歷經風雨而淚紅雨的年齡并不像表面上看來看么年輕配自己的兒子仿佛太大了一點可是對于皇權來說有什么不能舍棄的?
  更何況是兒子無數妻妾中的一個?
  宮熹沒有回答他的話道:“剛剛那琴曲真是如仙樂一般我與凌羅相識多年卻從來沒有聽她彈過如此動聽的樂曲說起來她倒是我的老相識了不知王爺可否答應我的一個不情之請?讓我見一見凌羅。。。我有一些不解的問題想問一問她……”
  西寧王聽了心中暗思這個普羅不答自己的話反而提出了要求難道。他對自己對淚紅雨地安排并不反對?反而想提出條件作為交換?他心中微喜幾次交手他知道普羅是一個天姿絕之人自己想把淚紅雨強嫁給齊臨淵。實在是不得已之舉如果能讓宮熹同意不多接交一個敵人甚至可能接交一個同盟他當然愿意。
  這個時候。他一名手下走上前來向他附耳而報他心中更定。這名屬下是他派去監視宮熹下屬動向的人據他講宮熹的下屬并無異動各安其位反而像不知道宮熹去了何處一樣這么說來宮熹正如自己所要求。并未帶人前來那么所有的事都控制在自己的手里自己是不是可以信任他呢?正如凌羅所說一個秘密。就讓他縛手縛腳言聽計從。甚至連淚紅雨都可以舍棄難道這個秘密真的這么重要?其實他并不知道白衣人有什么秘密凌羅并沒有告訴自己她僅僅教了自己威脅宮熹的幾句話……
  “白衣暗行百鬼潛進這個秘密普羅王子要把它隱藏多久?要不要本王把它向迦邏大帝稟告一聲?”
  這個時候自己看到宮熹地臉色一變沉默不語良久才道:“王爺你有何要求……”
  說實話西寧王實在想不到他會這么容易妥協僅僅是說了一句自己都不明白的兩句話而已當然按照凌羅的要求把那白衣人召喚進來亮了亮相……
  這么簡單就把才智絕的普羅給掌握在手?
  事后他問凌羅她冷笑:“他不會這么容易受你所用只不過你的要求正是他地那位米世仁正是他想要除去的人這些年來他雖然扮作善良可實際上他骨子里還是那位普羅對想搶自己東西的人他一向都不會留情的。一路看中文網”
  西寧王更加好奇那兩句四字的切口為何會讓普羅答應條件?不管他怎么問凌羅卻再也沒有透露出半點信息。
  可是如果簡單地事關淚紅雨他又為何連淚紅雨都可以舍棄?西寧王迷惑不解心想讓普羅與凌羅相對也許自己能從他們的談話之中找出端倪到時候說不定又能找到一項操縱別人的東西。
  他道:“普羅王子既然有此要求本王怎敢不答應?”
  凌羅一身白衣走了出來此時地她身上沒有絲豪珠玉飾素面朝天反而顯得清麗如一朵百合花歲月沒有在她的臉上留下一點痕跡甚至于比衣著華麗的她還顯得美麗非凡。
  宮熹見了輕輕一嘆道:“你還記得這身打扮?”
  凌羅道:“百葉湖邊我第一次見你就是這身打扮皇上以為我喜歡富貴榮華賞賜給我的身物總是極盡華麗他卻不知道我喜歡的卻是這身衣物……”
  聽了她這番話每個人臉上表情不同但是宮熹面無表情西寧王似笑非笑淚紅雨半張個嘴滿臉驚奇但是每個人心底的想法卻是一樣:靠呸噢這個女人還有不喜歡榮華富貴的?
  當然沒有人說出來……
  凌羅道:“我知道你們不相信普羅其實不管你相不相信我這一生追求的只不過是能與你在一起而已……”
  又是老生常談了……
  宮熹淡淡地道:“凌羅自是我對不起你但是你何嘗不是欺瞞于我?這一還音曲我從未聽你彈過我記得……”
  凌羅眼波如水飽含深情道:“不錯這就是那曲子我找了很久才找到我都是為了你……”
  淚紅雨大惑不解不明白這兩人無緣無故的為什么談論起什么曲子來了至于西寧王所提把自己嫁給齊臨淵之事她卻從來沒有對夫子夫去過信心她只是知道不管怎么樣夫子都不會丟下自己不管的更不會讓自己嫁給別人她不明白自己為何有這份自信但是她卻從未擔憂過夫子對自己的心。
  宮熹聽了她的話眼中終于流露出一絲溫柔道:“這一雖然是幻術中地控音術但對于我來說卻不僅僅如此……”
  凌羅接道:“不錯這也是娘娘經常彈給王子聽的娘娘去世之后王子找了很多地琴師想要重現這曲子卻因為曲調太過復雜始終不能成調……”
  宮熹眼色更柔:“你還記得……”
  凌羅道:“我怎么不記得你所有的東西我都記得……”
  淚紅雨腹中泛酸不由自主的想起一句經曲名句:一對奸婦淫婦……
  可是淚紅雨還是沒有對宮熹產生一絲的懷疑因為她知道宮熹不可能有這么溫柔的時候據她知道每當他溫柔的時候就是要陷害別人的時候也就是有人要倒霉的時候……只可惜很多人都抵擋不住他的溫柔淚紅雨不得不承認當夫子扮作溫柔的時候他的眼波的確是……非常非常漂亮的。
  所以淚紅雨在心底給夫子的溫柔起了一個非常拉風的名字:致命的溫柔。每當夫子用這一招對付自己自己總是要念上這一句提醒提醒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