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君的寵姬》 最新章節: 第一章奴婢知錯了(12-01)      第二章聽雨軒大餐(12-01)      第三章畫眉不是鳥(12-01)     

暴君的寵姬149 尊命么

看見這白衣人這么聽自己的話,轉眼之間消失在樹林后面,只要不是傻瓜都會想到從這殺人狂魔中逃跑,淚紅雨不是傻瓜,自然,她也會想著跑路。
  見這人背影消失,淚紅雨馬上奪路狂奔,她認為,這白衣人頭腦有點不清醒,只要自己找個地方藏了起來,他找不到自己,自然會走,而她與白衣人來的時候,在一棵大樹下面,看到了一個狩獵的陷井,在小山村生活的時候,她經常跟村子里的人打獵,自然知道這種陷井,里面是尖刺,頂上鋪有樹葉,陷井里放上少許肉類,引得野獸自投羅
  淚紅雨飛快的跑到這個陷井旁邊,想了一想,又向遠方跑了幾步,留下腳印,這才倒退著走了回來,她小心的揭開陷井的蓋子,這種陷井是用比較不受力的薄竹編成,上面鋪滿了樹葉,并不沉重,讓淚紅雨輕而易舉的揭開,她從身上取出一把匕首,插在洞壁之上,憑借匕首之力,自己縮身而入,小心的關好陷井的蓋子。
  不錯,她準備躲在陷井里……
  如果是一般的武人,她絕對不會這么做,但是,她仔細觀察了白衣人,她發現,這個白衣人的武功真的是極高,就算是把她攬住行走,也仿佛腳不沾地……她親眼看到,這白衣人經過這個陷井的時候,陷井紋絲不動,仿佛沒有重量壓在上面一樣。這豈不是一個極好地藏身地點?
  陷井之內有尖刺突出,她下得來,只能踮著腳尖,用匕首將尖刺削斷一兩根之后,勉強也能站著了。
  她相信,這位有點傻傻的白衣人絕對不會想到自己躲在陷井里。至于,如果不湊巧,有個野獸什么的這個時候不識相的掉了下來,那只有怪自己倒霉了……
  她等了半天,屏息靜氣。四周圍靜悄悄的,沒有人聲,她想,這白衣人看來走了。
  正猶豫著該不該爬出去的時候,蓋子忽然間被揭開,露出一張英俊而平板地臉。可不正是那白衣人?
  他滿臉平靜,對自己的所做所為毫不吃驚,仿佛她呆的地方是某張大床,道:“兔子,烤好了,你休息好了嗎?”
  淚紅雨滿頭黑線,他以為,自己躲在這陷井里休息嗎?
  她不明白。這白衣人怎么會發現自己的……
  她恨恨的道:“快把老子拉上去,老子上不去了……”
  這個老子是她新學來地名詞。某一天在大街之上,看見某個大漢收保護費:老子的地盤老子作主,要想在老子的地盤上混,不交點錢,能行么?
  淚紅雨感覺這大漢雖然形像可憎。但他那幾句老子的確氣壯山河。如是,在心底暗暗羨慕了一番。今天有了這個機會,怎么不拿來用上一用?
  只可惜,她這個老子太過狼狽。
  那白衣人呆呆的道:“老子是誰?”
  淚紅雨氣恨恨的道:“快拉,快拉,老子就是我……”
  白衣人腦袋地確不大靈活,繼續問道:“那么,誰是兒子?”
  淚紅雨差點昏倒,氣恨恨的道:“我是老子,你自然是兒子,快把老子拉上去!”
  白衣人這時候腦袋倒清醒了一點了,甜甜的叫了一聲:“爹爹,兒子拉你上來……”
  淚紅雨:“…….”
  看來傻得還不徹底,知道父子之分。
  從此以后,淚紅雨就收了一個兒子……
  這個兒子,極為聽話,要他干什么就干什么,但唯一的前題是,淚紅雨別想著跑,不管淚紅雨躲到哪里,他都有本事找到,甜甜的叫一聲:“爹……,您在這里休息啊……”
  淚紅雨生平第一次后悔,自己太過話多,沒事學人裝什么老子?她生平第一次感覺,夫子有時候還是對的,比如說,禁止自己學粗口,如果自己在夫子面前稱一聲老子,他非得餓自己十天半個月不可,原來,胡亂稱老子是有報應的。
  為了不讓人繼續叫自己爹,她只有減少了逃跑的次數,決定,一定得先計劃好了,才一舉跑路,讓她略為感到欣慰地是,如果自己不逃跑,這白衣人還是不會叫自己爹的。
  這讓她懷疑,這白衣人是不是故意裝扮?但是,她仔細觀察,卻發現這白衣人地確是傻,并不假扮的痕跡,她只有自認倒霉。
  她還發現,這白衣人雖傻,而且自己不吃熟食(他的食物,就是心臟,吃了一只以后,許多天都可以不再飲食。),但是,他卻有一手極佳的燒烤手藝,每天,他從樹林中獵得野物,然后烤熟了遞給自己,這些烤好的肉類里面,居然還加了食鹽,也不知他從哪里弄來地。
  多天地觀察,她越來越搞不明白這白衣人,他仿佛憑著本能做這些事,而她的感覺,自己就像他地統率,前題是,自己不獨自逃走。
  有的時候,天要下大雨,白衣人居然能提前知道,帶著自己尋找山洞,把自己安置在山洞里,而他,卻不進山洞一步,寧愿在洞外淋雨……
  有的時候,淚紅雨故意刁難,白衣人打了兔子,她就要吃野雞,他打了野雞,她就要吃魚,而他,總是默默的執行,從不嫌麻煩,從不生氣,讓淚紅雨感覺自己的攻擊,如打在綿花之上,索然無味。
  這種人,既使淚紅雨機智百出,狡詐無比,他自是堅守一方,一條路走到底,讓淚紅雨平生第一次感覺無計可施。
  這樣的日子,又過了十天,十天內,白衣人沒有再吃他那黑袋子里面的東西,淚紅雨也不知道他平日吃的是什么,只感覺他仿佛不用吃東西,每天靜坐就行了。
  她問他,想把她帶到哪里?
  他只說了兩個字:“迦邏……”
  再問他:“為什么要去那里?”
  他眼神的堅定:“一定要去那里……”
  再仔細盤問,他目光依然堅定,一定要去那里,就是要去那里,死都要去那里……
  淚紅雨無可奈何,縱使她滿腹機智,可遇上一個傻瓜,卻也無用。
  而且是一個一般不開口說話的傻瓜。
  這樣的日子,又過了幾天,他道:“我要補充食物了……”
  淚紅雨一愣,忽然醒悟過來,他說的補充食物,是補充他自己的食物……他又要殺人了。
  淚紅雨一開始想到的是,他莫非要挖了自己的心臟?可是,他卻連看都沒看她一眼,帶著她縱上一個山嶺,向遠處望去。
  他們漸漸往北走,山林越來越少,而裸露的山石卻越來越多,漸漸的,有一種黃沙滿面的感覺。
  而遇到的人,也越來越少,有的時候,十里之內,不見一個人影。淚紅雨不想這個殺人狂魔隨便再殺人,但是,她又能阻止得了他么?她只有暗中祈禱,這個時候,千萬別有人撞了上來。
  可是,事與愿違,她看見,不遠處,有一隊人馬向這邊走了過來,而且,數量極多。
  (歡迎您,記住我們的網址:,)UserReers.aspx
  注冊會員,享有更多權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