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君的寵姬》 最新章節: 第一章奴婢知錯了(11-24)      第二章聽雨軒大餐(11-24)      第三章畫眉不是鳥(11-24)     

暴君的寵姬15 惡犬與惡主

只聽一人勸道:“小世子,使不得,王爺可說要留著她的性命的……”
  淚紅雨聽那聲音,知是新來的衙役玉七在勸解,不由得心下稍松。
  齊臨淵一聲冷哼:“只不過是一個女人,死了就死了,父王過幾天就忘了,怕什么?”
  淚紅雨心想,我命休已,不由得想象著被那只狗的血盆大口撕咬的樣子,真乃慘不忍睹……
  卻聽到玉七拍馬道:“小世子,您的狗,尊貴無比,名為金袍將軍,不管其它什么狗,金毛虎王也好,黃毛獅王也好,統統都比不上您狗的兇猛,您的狗只要一放出去,一張口,那人不死也傷,我看那女人,經不得這狗幾咬,以小人看,小世子還是準備一幅棺材……”
  淚紅雨氣得牙直癢癢,心想,你這是在勸他還是在慫恿他,氣憤之余,腦中不由得一亮,她聽到了玉七說的這金毛虎王,金毛虎王,她可知道是一只什么狗,看來,這玉七是在提醒她某些事情……
  齊臨淵被玉七一慫恿,躍躍欲試,興致勃勃,道:“還要什么棺材,死了,找張席子一卷丟在野外的亂葬崗不就成了。”又道,“快打開牢門,我這金袍虎王從來沒吃過女人的肉,讓它來試試這女人的肉香不香?”
  他滿意的看到淚紅雨的臉色被嚇得蒼白。
  那金袍將軍顯然有幾分聰明,看了主人的神態,知道主人要它做什么,越發得意,前腿趴在鐵籠之上,把鐵籠搖得直晃,金黃色的眼珠看著淚紅雨,仿佛這淚紅雨是它口中一個大餐。
  在嗚嗚的狗吠之中,淚紅雨忽然冷笑,道:“一只雜種的狗,有什么,偏偏還狗仗人勢,如果讓我出去,隨便找一只狗,與它相斗,都能把它給咬得腸穿肚亂,滿地亂爬,偏偏還給它起了一個名,叫什么金袍將軍,真真笑死了人,除了會用它來欺侮手無雨鐵的女人,還有什么用處?”
  她又斜眼看了齊臨淵一眼道:“可笑的是,它的主人,還真把它當寶,不知道人家與它相斗,每每相讓于它,倒還真把它當成常勝將軍一般……”
  其時,斗犬之風盛行,貴族之人閑來無事,每每養犬相斗,西寧郡還設立了一個極大的斗犬坊,齊臨淵是此中常客,他的犬卻也是從來未曾敗過的。
  齊臨淵聽了淚紅雨一番話,不氣反笑道:“本小爺今天就是要欺負一下女人,反正是父王不要的女人,給小爺的狗裹了腹,反而能有點兒用處。”
  淚紅雨臉上毫無慌色,慢慢走近那金袍將軍所呆的鐵籠,指著這一人高的狗就罵:“你這個狗仗人勢的東西,人家只不過看你是小世子的狗,相讓于你,你與別狗相斗,它們的主人每每下藥于它們,讓它們敗于你口,你倒真以為你是一個東西了嗎?倒真的想爬在你家主人的頭上作威作福?真正丟了你家主人的臉,你知不知道,一背過身,別人就罵你什么?罵你狗仗人勢,軟腳蝦一個,不是看在王爺的面上,誰會賣你們的帳,把你丟在外面,給乞丐捉了去,那乞丐都會嫌你的肉軟,不好吃……”
  淚紅雨連消帶打,歪嘴斜唇,把齊臨淵也罵了進去,直指他只不過借了西寧王的勢,人家才把你當成一個小世子,這金袍將軍不懂事,可不代表小世子齊臨淵也不懂事,聽了淚紅雨一番責罵,直氣了個臉上青紅紫白,到底是少年后生,一氣之下,道:“好,你說隨便在街上找一只狗,也能斗過它,今天小爺就帶你出去,看你找不找得到,如果一個時辰內,你不能找到一只狗斗贏它,小爺今天就把你喂了它……”
  淚紅雨燦然一笑,直把小世子齊臨淵看得一楞神,心想,這么美的女人,喂了狗,可惜了一點,可她一說話,口水流了下來,又使他一陣厭煩,心想,這樣的女人,還是喂了狗好。
  淚紅雨笑道:“小世子說笑了,王爺不在這里,小世子莫非做得了主,帶我出去?小世子還是請示一下王爺,免得小世子日后受人責罵……”
  齊臨淵涼涼一笑,道:“這你就不用擔心了,本小王自有辦法……”
  莊嚴的王府門外,出現一隊人馬,當頭一個,坐在一匹白馬之上,身后四匹黑馬,拉了一個木籠,眾人看得分明,那木籠是用來裝犯人的,森籠里面,坐了一個小子,青衣青鞋,膚色頗為白晰,面容皎好如滿月,只可惜,一張口,一說話,口水直流……
  一隊侍衛,跟在囚籠之后,有一侍衛,手牽一只金毛狗,狗身高大,足有八九歲小童高,威猛無比,四名侍衛在白馬之前開路,耀武揚威,威風無比,眾人一望,望見白馬之上的人的容顏,個個噤若寒蟬,偷偷低語:“快走快走,小世子又出來巡街了……”
  有那多口之人就道:“他不是一天才出來一次嗎?幾個時辰之前才出來過,怎么又出來了?”
  另一人道:“誰知道他怎么回事,快點收好東西,別阻住了他,你忘了,上次那毛老漢的下場?”
  這人古怪的笑道:“怎么不知道?”
  兩人同時回憶起小世子出街,毛老漢遭遇的慘境:
  具說小世子手下可很有幾個武功高強的武林敗……高手呢!他們的聽力可好得很,上次毛老漢罵自己家的狗,狗仗人勢,正好小世子的人馬走過,正好被小王子手下的某個武林敗……高手聽見了,稟告了小世子,小世子聽說他姓毛,笑道:“既然他姓毛,那么,我就要他一點毛都沒有……”
  小世子一聲令下,那武林敗……高手也沒把那毛老漢怎么樣,只不過一招之下,把老頭全身的衣服,連同毛發全部剝得干干凈凈,整個一個光不溜秋的光老頭……幸好這毛老漢不是女人,要不然哪還有什么面目見人?幸好這毛老漢只是個老頭,要不然,娶老婆都成了問題,你想啊,他的那什么都給人看見了,哪里還有人敢嫁他?他那什么又小又細的……話又說回來了,誰叫這毛老漢姓毛的……
  兩人對望一眼,顯然不想落個毛老漢的下場,縮了縮脖子,又往后退了幾步,躲在屋檐之下……
  一人道:“幸好我姓劉……”
  另一人道:“幸好我姓朱……”
  起點女生網www.booksrc.net歡迎廣大書友光臨閱讀,最新、最快、最火的連載作品盡在起點原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