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君的寵姬》 最新章節: 第一章奴婢知錯了(12-01)      第二章聽雨軒大餐(12-01)      第三章畫眉不是鳥(12-01)     

暴君的寵姬151 夫子

宮熹眼中自然也露出一絲喜色,卻板著個臉,懶洋洋的站了起來,走近了她,皺眉道:“看看你這樣子,熟悉的人知道你是個女人,不知道的,還以為是個人妖呢!怎么搞成現在這個不倫不類的樣子?”這是在嘲笑淚紅雨半途上換的男裝,這套男裝,是白衣人不知是用偷的,還是搶的。
  淚紅雨滿腔的喜悅化為悲憤,她不明白,夫子現在對自己為何越來越嘴毒了……
  宮熹在心中嘆了口氣,他知道,如果現在一見到她不用毒嘴來掩飾,他真的就沒有辦法控制自己的感情了。
  他道:“你不是有很多的事要問我嗎?為何不問?”
  淚紅雨氣恨恨的道:“有什么好問的,你讓白衣人帶我出來,自然與他以前就識……”
  宮熹道:“小雨,我與他自是相識的,但是,卻不是你想的那樣的交情,你放心的跟著他,他會保護你的……”
  淚紅雨吃了一驚:“夫子,你不帶我走嗎?”
  宮熹道:“小雨,你跟著他,比跟著我好,尤其是去迦邏,你放心,他就算丟了自己的性命,也會保護好你的……”
  淚紅雨失望的望著夫子:“為什么?你要把我丟給一個陌生人?”
  宮熹望著她晶亮的眼睛,沉默良久,才道:“他……不是陌生人。如果,到了那一天,你就會發現,他甚至比我同你地關系還要親密……你說過,他為你存,而活……”
  她沒有看見。宮熹的身子在微微顫抖,他的雙手緊緊的握著。
  淚紅雨只感覺心中涌起難以言及的失望,見到夫子的狂喜,被這種失望淹沒得干干凈凈,她不明白。自從出了小山村之后,夫子與自己之間那種如親人般地感情就越來越淡,仿佛與他之間的聯系,漸漸的,就將消失無蹤。
  這個時候,駱駝隊后面傳來一聲慘叫。她一驚,難道那白衣人真的挖了那查卡的心?轉頭望去,卻毫無動靜,再轉過頭地時候,夫子早已不見了蹤影。
  大漠,夜晚與白天的溫度可以相差極大,淚紅雨本穿上了皮袍子,不感覺寒冷。可這一瞬間,她只感覺極冷。那是一種被拋棄了的感覺。
  宮熹站在遠遠的沙丘之上,看著遠處的駝隊,臉上復雜莫名,他的身后出現十幾個藏在暗處地身影,鐵五道:“主子。我們該走了……”
  宮熹微嘆了一口氣。走下沙丘:“鐵五,我是不是不該來?”
  鐵五道:“主子還是放不下小雨?”
  “引她來迦邏。是正確,還是錯誤的呢?”
  “主子,她如果不來,你以后會更心痛的……”
  “對,有些事情,雖然知道,會讓她傷心,卻不得不去做……”
  鐵五道:“要不,把金毛虎王還是給她送過去?”
  宮熹道:“你忘了,金毛虎王是最見不得血腥的,她與那人呆在一處,再加上它,兩個不打起來才怪呢!”
  鐵五嘿嘿一笑,想起那只小狗的兇猛,不由得閉了嘴,可是,在心底還是想:如果他們真的見了面,不知是誰厲害?是變為獸的人?還是真的獸?
  第二天,淚紅雨本以為駱駝隊會少了一人,卻不曾想,什么事都沒有發生,白衣人半夜回來之后,盤腿在她身邊打坐,她想問他,他自是滿面嚴霜,什么都不說。
  而那位查卡,再看到淚紅雨地時候,卻眼神閃爍,明顯的像見到豺狼虎豹地樣子,眼中再也沒有了那色迷迷的神色。看來,昨晚的那一聲慘叫,是查卡的,也不知他被何人修理了,是宮熹還是白衣人?淚紅雨想當然的認為,白衣人地智慧只怕沒有這么高。
  淚紅雨見白衣人臉色依舊很蒼白,她現問他:“你吃了嗎?”仿佛又問不出口。尤其是他吃地,可不是普通的東西。
  一路之上,雖然氣候變幻,走得很幸苦,但是,淚紅雨卻未受什么苦,因為,白衣人真地仿佛宮熹說的,很小心的照顧著她,這種照顧,仿佛是他的本能,又仿佛滲透到了他的血液一般,本來,長久坐在駱駝之上,人會疲勞,可是,每隔一段時間,他就會輸送真氣給她,她一個舔了舔嘴唇,他就會遞上清水,稍微肚子一餓,他就會遞上微熱的牛肉……也不知道他怎么保溫滴。
  所以,當駝隊的人曬得七昏八素,嘴角干裂的時候,她的小日子還是過得挺舒服的。
  這一天,駱駝隊既將經過一處狹谷,淚紅雨看到,駱駝隊里面的人,不論青壯年還是老人,全部都緊張起來,臉上現出不可抑制的恐謊,在進入狹谷以前,商隊的幾個頭頭腦腦商量了又商量,很顯然,在她看來,這個狹谷,有什么東西讓他們害怕。
  過了良久,那班布才走了過來,皺緊了眉頭,對兩人道:“兩個貴客,你們既然跟著我們商隊,那么,我也得提醒你們一下,等一下要進的這個狹谷,名叫青河谷,這里面,住著一股盜匪,極為兇殘,雖說我們有所準備,有送給他們的東西,但是,也保不準會出什么問題,你們可得小心了……”
  淚紅雨奇道:“既然你們準備了買路費,還有什么擔心的?”
  班布很明顯,有點兒怕這白衣人,只向著淚紅雨道:“姑娘,你不知道,這股強盜,脾氣非常古怪,有的時候,準備了東西,也不頂事的,有的時候,既使不準備東西,他們也不會出來……”
  淚紅雨揮了揮手,指著自己這位保姆道:“別怕,有我這位保鏢在此,什么人都討不了好去……”
  白衣人聽了,溫柔一笑,四面黃沙無顏色:“爹爹,那是當然……”
  班布差點嚇趴下,心想,自己什么時候收了這么個義子,可見他叫人的情形,卻仿佛不是在叫自己?左右看看,仿佛周圍沒啥人啊?
  淚紅雨則望了望天,很明顯這一刻不想讓人知道自己與這白衣狂人有任何關系,心想,這么久了,他這亂叫人的病都沒復發過,怎么今天又復發了?看來,他的頭腦的確有時不清醒,有時清醒的。
  不過本著有便宜不占非小人的精神,她還是在腹中應了一句:乖兒子,你可別死在了我的前頭,讓我白發人送黑發人就不好了。最重要的是,你侍候我,侍候得這么好,以后怎么再找這么個人去?
  在腹中答完,這才微微笑著對嚇得張大了嘴巴的班布道:“老伯,別怕,您暫時有了這么個兒子,保你順利無比的沖過這峽谷!”
  班布自是踉蹌著腳,一步一抖的回到了自己兒子那里!淚紅雨遠遠的看到,他拉住自己的兒子,朝這邊指指又點點,很顯然,在很興奮的向兒子匯報自己又收了個義子?
  淚紅雨看到,班布在入狹谷之前,從駱駝上搬了好幾大袋東西下來,派了幾個人,趕著駱駝,把那幾大袋東西趕入峽谷,而那幾個人,很明顯,連狹谷都不敢入,駱駝都不要了,只遠遠的站在峽谷邊上看著,一見這幾匹馱著麻袋的駱駝進去了,就馬上腳不沾地的退了出來。
  很顯然,他們極怕這峽谷里的東西。
  這道峽谷,是入迦邏帝國的必經之路,只有沿著這道極長的峽谷,才能在廣闊的沙漠之中找到正確的進入迦邏帝國的道路……這些話,是班布老爹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