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君的寵姬》 最新章節: 第一章奴婢知錯了(12-01)      第二章聽雨軒大餐(12-01)      第三章畫眉不是鳥(12-01)     

暴君的寵姬154 慈眉善目

有的時候,平淡就是真,這句話是真滴,所以,千萬不要對某些既將揭開的東西抱有不確實際的幻想,所謂的俊男美女不是常常有的。
  可是,當揭開面巾,心中對眼鏡蛇兵團的殘暴與殘酷留下了一定的印象之后,看到一位面目慈祥如鄰家老太太的老女人出現在面前的時候,淚紅雨還是嚇了一大跳。
  她記得,這位眼鏡蛇兵團的領頭人,腰桿挺得筆直坐在馬上,手撫腰間的金刀,眼神凌利,使人望之膽寒,她還記得,這位領頭人下令之時,那眼神中的殘忍與決斷。
  可是,當這位滿臉笑紋的老太太出現在面前的時候,她忍不住想,這位老太太適合出現在這里?
  當她仔細的看清楚她的眼神,才稍稍有些相信,這位老婦人,的確是眼鏡蛇兵團的領頭人。
  因為除動滿臉的笑紋,她那雙眼睛依舊冷如碎冰。
  而且,淚紅雨發現,既使她被這變態白衣人一招擒下,但是,她渾身上下,依舊有說不出的尊貴威嚴。這種尊貴威嚴,讓淚紅雨想起了西寧王府那些養尊處優的嬤嬤們,這些嬤嬤,有的是主子的的奶娘,有的是皇宮派來教導禮儀的人,她們是超脫于那些權貴的存在,身上,卻保持了那一份尊嚴,這位老太太般地領頭人。帶給淚紅雨的就是這種感覺。
  她其實不知道,眼鏡蛇兵團,在其它人的眼里,的確是一個極恐怖的存在,他們縱橫沙漠,殺人如麻。無人能擋,可是,今天,卻遇上這名白衣人,甚至毫無反抗之力。就成了階下之囚,這位慈眉善目的婦人其實心底里是一位極為狠毒地女子,今天這種情形,她是第一次遇見,第一次,她一招還沒有使完。就被人從馬上直接提了下來,直到現在,全身依舊僵硬,動彈不得。
  淚紅雨還不知道,她身邊的這位白衣人的實力其實是非常的恐怖的。恐怖得讓她想都想不到。
  而且,這位恐怖地白衣人對她完全言聽計從,她的手里掌握了一個金元寶,可是。她卻不自知。
  淚紅雨仔細的看了看這位慈祥的大約五十來歲的老太太,老太太雖然動彈不得。但是,眼里那恨入骨髓的敵意讓淚紅雨不由自主地摸了摸鼻子,臉上露出一個友好和善的微笑,向老太太走了過去,她的表情十足十一位承膝膝下的孫女兒。
  白衣人有時候。是非常懂事的。一見她走過去,馬上解開了老太太的啞穴。
  老太太卻沒有望向對她頗有些讒媚之色的淚紅雨。凌利的目光掃向俊美地白衣公子:“你到底是什么人?”
  這個問題,其實也是淚紅雨想問的,這個白衣人到底是誰?他很多年之前就出現在那齊弘淵地身邊,誤打誤撞之下,治好齊弘淵的腦疾,讓他能與米世仁周旋,他的神志,卻可以被凌羅的琴聲控制,可最讓她驚奇的是,他地不經意間散發出來地力量……
  她甚至想,如果宮熹與他相斗,誰勝誰負?
  所以,淚紅雨心中雖然不爽,也沒有打斷老太太的問話,因為,她也想知道,白衣人到底來自何方。
  她以為,以白衣人地酷勁,不會回答這么沒有營養的話,可是,他稍一思索,卻回答了:“我是誰?”他轉臉望向淚紅雨,“她是我的隊長,我的名字,叫白衣……”
  淚紅雨知道他的腦袋有點問題,可是這莫名其妙的話讓她懷疑自己的腦袋是不是也有問題,“隊長”是什么職稱來的?白衣,他真的叫白衣?
  她側眼向他望過去,谷內陽光余輝照在他的睫毛之上,讓他有一種清俊的美麗,此時的他,嘴唇泛著淡淡的粉紅,沒有令人恐怖染上心臟的血紅之色,這時候的他,的確是個俊小伙子,而且是無害的俊小伙。
  老太太看來很生氣,一連道了好幾聲:“好,好,好……”氣得說不出話來。她認為,這位俊小伙很明顯的在敷衍她,不重老敬老老太太真的儀態尊貴,她微揚了頭,道:“那么,你知不知道,我是什么人?”
  看來,這老太太人雖然老,但一樣不能免俗,依舊想著以某個超然的身份來壓一壓別人,只可惜,淚紅雨是一個最不會被身份彈壓的人,她見過大齊九五至尊,見過不可一世的王爺,見過操縱大齊權柄的那位八千歲,在她的心底有什么人還高得過他們?在她的心底,這些至尊至貴之人,還不如街上賣冰糖葫蘆的,還可以讓自己一飽口腹之欲。
  所以,淚紅雨道:“這位老人家,您不妨說說您是什么人?”
  老太太很囂張,雖然被人捉了,依舊囂張:“你捉了我,有你后悔的,你們別想走入迦邏一步!”
  淚紅雨笑了:“迦邏倒真是官匪一家,看來,奶奶不但是匪首,也是兵首?”
  老太太笑了,滿臉菊花開放:“迦邏不比中原,小姑娘大驚小怪了……”
  她的神態之中,帶著一種居高臨下的輕蔑,淚紅雨知道,既使自己這方捉了她,她依然仿如女王,對自己不屑一顧,看自己如同看地上的螞蟻,更讓淚紅雨想起了宮內那些不可一世的嬤嬤。
  更讓她的心底好奇之極,更想知道,眼鏡蛇兵團到底是兵還是匪,它的背后,到底有什么未知的秘密?可現在看來,這位不可一世的老太太是絕對沒有可能告訴自己的。
  要想她吐露真言只有打掉她臉上的那股傲氣。
  可是,一般,老家伙的傲氣,是極為頑固的,特別是像這種嬤嬤似的老家伙,基本上是軟硬不吃,油鹽不進的。
  有什么東西能觸動她的心房,讓她降下自己那莫名的身份?
  此時的淚紅雨,不由自主的思考,那種思索的神態,仿佛讓她變了一個人似的,再也不是以前那種略帶稚氣的小女孩。
  這個時候的她,渾身都散發出一種光芒,可惜,大漠寂寂,無人能夠欣賞,唯一能看到的,就是這白衣人了,他,自然是沒有什么感覺的。
  看到她身上散發出一種不同的氣勢,老太太倒有一點精神恍惚,心中略有感覺,這個小姑娘莫非也不同尋常?
  淚紅雨抬起頭來,微笑的看著滿臉皺皮的老太太:“讓我猜上一猜您老的身份,看看小輩說得對不對,您老站在黃沙地里,卻氣度高華,肩不沉,背不彎,頭發一絲不亂,看來,您老出身高貴,在您的周圍,全是如珠玉一般貴尊的人……”
  老太太用嘲笑的目光望了她一眼,仿佛在說,想拍馬屁嗎?我見得多了。
  淚紅雨自言自語般的道:“可是,我卻不明白,您老為何變成了這恐怖的響尾蛇兵團的首領,您沾滿鮮血的雙手,還能重新握住迦邏皇宮的銀杯么?”
  老太太悚然一驚,因為她聽到了她最后一句話,握住迦邏皇宮的銀杯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