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君的寵姬》 最新章節: 第一章奴婢知錯了(11-24)      第二章聽雨軒大餐(11-24)      第三章畫眉不是鳥(11-24)     

暴君的寵姬156 峽谷風云

(更多一章,投月票吧,別讓偶太失望了。。。。
  對于老太太來說,淚紅雨真的是捉住了她的軟脅,她唯一的顧忌,就是她這位黑痔兒子,她的兒子,就是她的眼珠子,傷了他一根頭發,都會讓她心痛如絞,而反過來,這位黑痔兒子對他的母親,何嘗不同樣如此,如果有人傷了他的母親,他寧愿自己去呈受一切的傷害。
  而對淚紅雨言聽計從的白衣人,對他們兩人來說,都是這大漠之中不可能存在的惡魔,他們從來沒有見過,有人會有這么好的身手。
  老太太終于道:“其實,我們本來不是針對你們的……”
  只要有這一句話就夠了,這表明,這固執無比的老太太開始松動,在這個時候,淚紅雨保持了適當的沉默,并沒有出言諷刺,她只是含著微笑,靜靜的等著老太太繼續講下去,甚至于她的眼神之中含了一些鼓勵之色。
  老太太又是一陣恍惚,更加感覺這年紀小小的姑娘眼中有一種與年齡不相襯的老成。
  老太太道:“我們來到這里,其實,并不是為你們而來的,為的,是這峽谷里面的東西!”
  淚紅雨做出很感興趣的樣子。
  “每一隊商隊來到這里,要想順利的經過峽谷,只有留下一些物品,才有可能不被這峽谷里地惡人傷了性命。可是,誰也沒有見過,峽谷里面到底有什么,就連當初被這峽谷里的東西趕入迦邏城的眼鏡蛇兵團都沒有見過這些東西!”
  淚紅雨聽了。感覺她的話語之中有一個極大地破綻,既然眼鏡蛇兵團已經被趕入迦邏,可為何又會出現在峽谷之外?
  老太太見了她眼中的疑色。自動解釋道:“奇怪就奇怪在這里,當我帶領眼鏡蛇兵團從迦邏走出峽谷的時候,反而一個攔阻地人都沒有……”
  淚紅雨笑了笑:“您是故意想以眼鏡蛇兵團引出峽谷中暗藏的人吧?”
  老太太面容平靜的道:“眼鏡蛇兵團本來就作惡多端,既便因此丟了幾條性命,想來老天也不會怪罪于我的!”
  淚紅雨心想,看來,這老太太盯上眼鏡蛇兵團。本來就是想讓他們做為炮灰,讓他們去試探峽谷中的某些東西。
  可是,這老太太雖然開了口,依舊是什么都沒有說,她的來歷身份。為何一定要探知這峽谷的東西?她是受誰地指派?她沒有說,看來,也不準備說!
  淚紅雨看見老太太的樣子,知道這老太太決不可能對自己言無不盡,可實際上,她也沒打算讓她言無不盡,她只需要跟著這位老太太就行了!
  于是,她笑著讓白衣解了老太太的穴,對她表示了友好。然后道:“現在我們已經入了峽谷,你雖是眼鏡蛇兵團的人,這峽谷里卻沒有人過來對你采取行動,您看看,接下來該怎么做?”
  老太太明白了。雖說是解開了穴道。但如果想跑的話,是根本沒有可能地事。她的意思,是讓自己引出那峽谷里的人或東西來,然后,她在一旁看看熱鬧,就像欣賞戲劇一樣。
  這小姑娘雖然滿臉含著笑,但是,卻不知從哪里掏出了一把鋒利之極的小刀,在自己的兒子身上比比劃劃。
  老太太沉著臉,道:“入口在前面……”
  說完,也不等淚紅雨等答話,就向前頭奔了過去。
  淚紅雨自然在后頭跟著,然后,白衣押著黑痔少年也在后面跟著。
  跟著老太太左轉右轉,淚紅雨才知道這峽谷之中真的大有文章,左轉右轉之下,居然轉出另外一片天地,一個小小的通道,夾在兩個極大的巖石中間,巖石向中間傾著,形成一個犄角,仿佛要跌落下來封死那通道一樣。
  而老太太站在通道前,再也不肯往前走了。
  淚紅雨懷疑的望了望那通道,終于忍不住問:“您老是不是來了這里好多次了?”
  老太太保持著高貴無比地形態,說:“我沒來過,能帶你們來么她淡淡的道:“前面,我是不能去了的,你們如果有興趣,不如上前看看……”
  淚紅雨悄聲笑了:“不妨,不妨,你老年紀大了,就在這兒好好休息休息吧,來啊,老白,把黑小子押在前面,咱們往前頭走一遭!別忘了,把黑小子放在前面!”
  淚紅雨感覺自己這老白越叫越順口了。
  老太太惡狠狠的看了淚紅雨一眼,而淚紅雨則笑嘻嘻的望了回去,兩人地眼神在空中交戰,終于老太太望了望自己地兒子,一言不發向峽谷口走了過去。
  還未到峽谷口,淚紅雨明顯感覺老太太變得極為緊張,那個峽長的通道對她來說,仿佛一只巨獸張開地嘴,她的腳步越來越慢,眼望著峽谷,腳步遲疑……
  淚紅雨走到她的身邊:“上一次你來的時候,遇到了什么?”
  老太太苦笑一聲,答得極為老實:“老婦來了三次,三次都遇到不同的人……”
  淚紅雨疑惑的道:“哦?”
  可能老太太知道,自己如果想平安的走入峽谷,還是要依仗身后這位白衣人與這嘻皮笑臉的小姑娘的,所以她第一次,不用淚紅雨問,就開始滔滔不絕的說了起來。
  “我第一次來到這里,由于是一個人,一走近這個峽谷,就有一位老農挑著一擔材出來,仿佛剛剛從某座山上打完了材……”
  淚紅雨皺眉道:“可是。這里卻沒有山……”
  老太太點了點頭:“地確,這個地方,滿目都是黃沙,哪來的山?當我意識到這一點的時候。那擔材卻如天女散花一般向我飛了過來,不管我的身形怎么退,還是讓兩截材棍擊中背部!這次受傷。讓我休息了兩個月才好……”
  淚紅雨聽到她地談話,隱隱仿佛有什么重要的信息遺漏了一樣,仔細想去的時候,卻怎么也想不起來。
  老太太繼續道:“我第二次來到這里,出來地,卻是一位漁民,他的手中。提著一張網,網挾裹著一股狂風攻向我,甚至于我還沒有拔出腰中的刀,就被扔到了峽谷外面……”
  老太太陷入回憶之中,具她所講。原來,她是獨自一人來到這里往里面闖的,可試了幾次不行以后,才想了個辦法,降伏了一幫馬匪,準備率領馬匪沖進來,人多勢眾,想來峽谷里的人會抵擋不住。
  可是,這股馬匪卻早就吃過峽谷里面的人的苦頭。不管她怎么威逼利誘,甚至于殺了他們上百人,他們都不肯踏入峽谷一步。
  她只好帶著人馬守在峽谷外面,如果有商隊入內,先劫了商隊。再看峽谷內人地反應。在她看來,這些商隊每每經過峽谷。總要給里面的人上貢,如果自己把他們的貢給劫了,他們會不現形?
  淚紅雨終于明白自己忽略了什么了,她問道:“您老闖了這么多次那個地方,也沒有給那里面的人殺死?”又道,“我可聽說,這峽谷里面的人對這幫馬匪真可稱得上出手狠辣,絕無活口地,為什么,他們對你就如此的寬容?”
  老太太沒有說話,黑痔少年反而哼了一聲,道:“他們怎么會下得了手?”
  淚紅雨聽了這話,似笑非笑的望了一眼黑痔少年:“看來,老人家與這峽谷里面的人有些交情?”
  她不由自主的又往情色之上想,絕美的笑容上帶了幾分猥瑣,讓老太太看了大怒:“你想到哪里去了!”
  淚紅雨有時候還是挺敬老的,見老太太急紅了眼,便不再逗她,咳嗽一聲道:“噢,我們站在這里這么長時間,也不見有個樵夫,或個織網匠前來迎接我們的?”
  她說到這里,在心底又噢了一聲,她忽然猛醒,這個地方,與自己從小到大呆的山村某些地方仿佛很相似……
  都有身懷絕技地山野村農。
  正在這時,峽谷內傳來一聲號角長鳴,這一聲長鳴差點震聾了淚紅雨的耳朵,她忙把耳朵捂了捂,有些吃驚的望向老太太,老太太也疑惑不解,忙道:“這種情形,我從來沒有遇到過!”白衣押著黑痔站在她們身后,神色有些茫然,但是,卻頗盡職責的道:“我去看看?”
  看來,白衣人頭腦雖不大清醒,但是骨子里卻有一股忠誠的味道。
  還沒等白衣人開動腳步,山谷內居然列出一隊隊地人馬……
  首先走出來地,是一隊背著鋤頭的農夫,不錯,他們一共八人,農家裝扮,一色地青布衣裳,面目嚴肅,只可惜,他們背上背的,是鋤頭……
  第一列,從谷中走了出來,也一共八人,每個人手中拿著一個鐵鉗,這個鐵鉗,淚紅雨很熟悉,是鐵匠用了那種夾著鐵塊錘打的鐵鉗。
  第三列,果不其然的,出來一列人馬,也是八人,手上拿的,是一張張巨網。
  第四列,人人手里拿著一把木匠用的戒尺……
  這三十二個人整齊的排列在峽谷外面,看得淚紅雨目瞪口呆,熟悉的場景,熟悉的人物,讓她相點泛起熟悉的眼淚……只不過,這里的人比小山村那里多得多。
  來這峽谷之前,她想像過無數的情景,峽谷里的人或者是殺人不眨眼的惡魔,或者是暗地里出招的殺手,又或者是一群世外高人隱居于此,但是,她萬萬想不到,是這種熟悉到極點的場景。
  老太太卻緊張得不得了,全神貫注的望著眼前的情景,哈哈一笑:“我們這邊只不過多了幾個人而已,就讓你們用如此大的陣仗來迎接?”
  眼鏡蛇馬匪是惡名在外,而峽谷的人卻是兇殘陰毒之名在外,在所有人的眼中,峽谷里的人比眼鏡蛇馬匪兇殘了很多,所以,當這位臨時匪首老太太站在峽谷之外迎接這隊人馬的時候,她心里不得不想,一場大戰既將開始!
  但是,世事往往出乎人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