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君的寵姬》 最新章節: 第一章奴婢知錯了(11-24)      第二章聽雨軒大餐(11-24)      第三章畫眉不是鳥(11-24)     

暴君的寵姬156 洞窟

大漠天氣干燥,但是,也不全都是松松的黃沙,至少,這里就不是,小小的峽道走了進去,一個極為寬闊的三角形地帶曾現在眼前,三面都是山壁,極高的山壁,而山壁之上挖好多個洞窟,這一點都不會讓她感到驚奇,一路走來,她知道,越往北走,天氣越干旱,越干燥,而黃土土質越硬,在合適的地方,總有人會挖了洞窟,以做房屋,她驚奇的是,這批挖出的洞窟,是如此的整齊,而且外面的洞壁之上,用粉紅色的細沙裝飾,每一個洞窟有一截向外懸空,整個造形,讓她有一種非常熟悉的感覺,她沖口而出:“樓房?陽臺?”
  說出來之后,才恍然,心想,自己怎么說出來了呢?自己說的是什么呢?莫熊莫虎聽了,又是相視神秘的一笑,然后,莫熊道:“不錯,的確是樓房,陽臺……”
  淚紅雨忽然非常痛恨自己不見了的那部分記憶,腦中毫無印象,但是,她身邊的人仿佛每個人都知道些什么,可是,她自己卻不知道,別人一幅理所當然你應該知道的模樣,自己的腦中卻毫無印象一點都不明白干嘛個個一幅這樣的嘴臉。
  莫熊看見她終于露出了煩惱的樣子,也不點破,走在這三角形地帶的中間,抬頭望向洞窟之上,臉上滿是驕傲之色:“這個地方,就仿佛大漠里的一個小小的城市,而且這個城市,五臟俱全,就連大漠之中無法解決的水源問題,都已經得到了解決了,這一切,都按照您的吩咐而為,我們經營了多年。總算不負您所托,等到您回來了……”
  淚紅雨只有沉默,再沉默。
  終于,她道:“我全不記得了……”
  莫虎見她垂頭喪氣的樣子,反而笑了起來,安慰她道:“不用喪氣,這本就是計劃中的一輪。在我們這里,你可以恢復第一部分的記憶,雖然不全,但是,也足夠了……”
  淚紅雨眼中終于露出了興奮之色。要知道,知道她自己莫名的缺失了一部分記憶之后,她就在不停的想,什么時候,自己才能想起以前。想法身體變幼變小地以前?那一片空白的以前?以前的自己是個什么樣的人?是殺人無算的女魔頭,還是聰明無比的女子?看來,后者多一點。一路走來,她隱約知道的,只是自己以前地美麗與聰慧,以及人見人愛……
  她想著,心中高興了起來,當一個人見人愛的人總是好的。-小-說-網
  可是莫虎卻古怪的笑了笑道:“隊長,俺感覺,您現在的樣子也不錯!”
  淚紅雨懷疑地望著他。他喃喃的道:“這樣的你,才像個女孩子,不用整日的謀算!”
  莫熊冷冷的望著莫虎一眼:“你別忘了,我們來這里是干什么地,別竄掇頭兒一些不切實際的事!”
  聽了這話。淚紅雨隱隱有些不安,不錯。一直以來,不管是被劫入王府,還是落入米世仁的手里,雖說驚險連連,可是,她總是被保護地一個,這是一個以男性為尊的世界,每一個都把她當成了弱女,既使與她有沖突的人,而她,使的只不過是口頭上的小聰明而已,基本上,她還是一位無憂無慮的女孩,她想起宮熹時常露出的憂郁之色,她想,是不是宮熹,也不太愿意自己恢復記憶?
  而在小山村的這一段時間,基本上,她已經養成了一種疏懶地性格,只覺得日子過得去,每天很開心就行了,見莫熊說得如此鄭重,不由自主的,就有些打了退堂鼓:“既然這樣,那么,我就這樣也就算了!”
  她這是很明白的告訴莫熊:自己不想恢復所謂的記憶,最重要的,不想背負所謂地責任。而且,現在看來,自己所謂的屬下很強,很多,一般地情況下,屬下越強越多,自己背負的責任也就越多……大將軍的作用是衛國,小將軍的作用是保家,而自己,看來還不止如此。
  這個三角形地帶洞窟之中所住的人,只怕不止上千人吧?
  她最大的野心,就是當一個村頭兒,領導村民們下下田,煮煮飯,拜拜親戚,至于再大的責任……她在心底不由自主的罵了一句粗口:去他媽的。
  莫熊用古怪的眼光看了看她,笑道:“果然如此,你自己說過,再一次來的時候,或許,自己不愿意再背負責任,果真如此!”
  淚紅雨再一次感覺自己以前很恐怖,精明得恐怖,心中更加不想接手所謂的責任了,大齊的權力爭斗,其中詭異莫名之處,讓她嘆為觀止,一國之君卻假扮了白癡,還隱藏多年,而權力熏天的米世仁,卻一下子倒了臺,不知去了何處,自己的夫子宮熹……這個時候,她也越來越不能肯定,他到底是個什么樣的人。
  她站在這個三角形的地帶之中,仰天而望,天空之中依稀有白云飄過,天還是這個天,但是,生在她身上的奇遇,卻讓她仿如生活在夢中一樣。
  她精神恍惚,卻未曾察覺身后傳來一陣騷動,她回過頭,一把短刀掉在地上,老太太被莫虎反絞了雙手,勿自恨恨的望著淚紅雨。
  “你為何要殺我?”
  “你這個妖孽,我不能讓你再禍害我的兒子!”老太太惡狠狠的望著她,剛剛入谷時消褪了的敵意,現在變得如此之濃,甚至于比以前還濃。
  淚紅雨皺了皺眉頭:“對不起,以前的事,我全忘了,至于我害沒害你的兒子,我實在記不起了!”
  老太太一聲長笑,冷聲道:“別人可以忘,但是,我的兒子普羅,你不能忘……”
  仿佛晴天里打了一個劈靂,什么,她是宮熹的娘親?普羅的母妃?她想起這老太太不經意間露出來的高貴威嚴,那死犟的脾氣。隱隱約約有幾分相似的容顏……
  但是,淚紅雨還想做垂死掙扎:“哪一個普羅?”
  老太太雖被制住,但是身桿依舊挺得筆直,像一個高傲的貴族:“迦邏帝有十二個皇子,普羅,我地兒子,是第十個……”她冷笑。仿佛在嘲笑她的裝模作樣。
  淚紅雨想法,凌羅講過,普羅的母親,是戰敗國的女俘,一向在宮中極受歧視。怎么可能逃出宮中,來到這里?難道說,迦邏的后妃與游俠兒一樣,可以到處跑了嗎?
  第一個是凌羅,第二個。是她?
  “不可能,你怎么可能來到這里?那這小子是誰?”她指著黑痔少年。
  老太太臉上露出一絲尷尬,卻轉眼恢復了平靜:“他也是我的兒子。夜朗國已經復國,我不能讓我的兒子流落在外……”
  淚紅雨正自迷惑不解,莫虎倒在旁邊解釋了:“這位娘娘,恐怕連普羅王子都不認識,具說,普羅王子三歲之時,這位娘娘就逃了出去,只不過迦邏宮中只稱她病死了。卻想不到,她逃回夜朗,重新立國,倒做了那里地女王。”
  老太太面露驚色,不明白他為何調查得這么清楚。莫虎冷冷一笑:“隊長謀事之前。怎么會不把對方的底細調查清楚?”
  淚紅雨張大了嘴巴,不得不承認。這位老太太,是自己應該尊敬的人,暗自慶幸,自己沒做出什么離譜的事來,把她完全徹底的得罪了。
  只聽見老太太恨恨地道:“謀事,謀事,不錯,這個妖女來到我兒身邊,只不過為了謀事,可憐的王兒,卻受她所惑!”
  淚紅雨心想,不會吧?我狡猾得過你那狡猾無比的兒子?與他相斗,我可從來沒有占上什么上風。
  當然,愛屋及烏,既然知道了老太太是宮熹的娘親,淚紅雨仿佛變了一個人似的,一瞬間老實了很多,甚至于不敢接觸老太太憤怒地眼神。
  她不敢,莫熊與莫虎可沒什么顧忌,在他們的心底,除了隊長,自是其它人不放在眼里的,更何況,他們對這個世界地人天生有一種優越感。
  莫熊冷冷的道:“你既痛愛你的兒子,當初為何棄他而逃,讓他在宮中受盡苦楚,到如今,倒扮起慈愛來了……”
  老太太神色一片黯然,內疚得挺直的背脊一下子彎了下來:“你知道什么,如果我不逃出去,不但我不能保命,連他都無法活命……”莫熊哼了一聲,還待再諷刺幾句,淚紅雨皺眉道:“哪有娘親不希望孩兒好的,她這么做,自然有她的苦處……”
  莫熊見頭領了話,這才不再諷刺,只是望著她微微冷笑。
  誰曾想,淚紅雨雖然給老太太解了圍,老太太卻不大領情:“當年不是因為你,我兒還好好的在皇宮當他的十王子,就憑我率夜朗國暗中支持,他一定會在迦邏大展鴻途,成為最杰出地王子,就算登不上帝位,但保一世平安富足,還是完全可能的……”
  聽了她的話,淚紅雨忽然間很佩服這位老太太,她是全心全意的為普羅好,她沒有要求普羅一定登上帝位,爭權奪利,而是選擇了讓他一世平安富足,果然,有娘的孩子是塊寶。
  淚紅雨走到她地身邊,讓莫虎松開了她,深深的,恭敬地向她行個禮:“伯母,我很羨慕夫子,他有一位好娘親,你放心,您的兒子,我的夫子,現在好得很呢!”
  老太太見她如此,先是了驚,后又一喜,連聲問:“普羅,你知道普羅在哪里?這么多年來,我找遍了迦邏從大漠找到草原,從雪山找到沼澤,都沒有見過他,他仿佛從人間消失了,我甚至認為,那個人連自己的兒子都下了狠手……自我得到消息,他消失前來過這峽谷,我便找到了這里!”
  淚紅雨道:“你找不到他,只因為,他不在迦邏,他,去了大齊……”
  老太太松了一口氣,如孩子一般的笑了,臉上皺紋舒展開來:“這孩子,原來去了大齊,難怪我找不到,他從小,就喜歡躲藏,躲的地方,連我都找不到……”
  老太太一高興,眼中哪里還有對淚紅雨的敵意,竟然眼中含了淚光,嘮嘮叨叨的回憶起普羅小時候的事來了。
  莫熊與莫虎聽得不耐煩,幾次想打斷她,都被淚紅雨阻止。反而讓他們搬了凳子過來,讓自己幾人坐下,滿懷興趣的聽著老太太嘮叨。
  老太太講了很多普羅小時候的趣事,竟不能停止,到最后,講著講著,居然眼角含著淚花,嘴角含著微笑,睡了過去。
  黑痔少年默默的把老太太抱起來道:“娘親,有好多年沒有睡好覺了,每天只睡三四個小時,她一想到當年的事,都內疚得不得了,特別是得知普羅大哥被迦邏帝貶黜,失蹤以后,她幾乎整夜整夜的沒睡過覺,今天,終于得到了大哥的消息,她……可以好好的睡一覺了……”
  對于老太太表現出來的母子深情,莫熊與莫虎卻很不以為然,莫虎望了望淚紅雨道:“你變了,十年過去了,你的心變得柔軟了不少……”
  莫熊道:“他真的成功把你變成了這個世界的人?他認為你這樣幸福一點?”他輕聲道,“不管怎么樣,你還是得完成后面的事……”
  淚紅雨心想,他所說的那個“他”,指的是宮熹?他把自己變成這個世界的人,難道說,自己原本不是這個世界的人么?
  淚紅雨以為,自己不會再驚訝了,生的事已經到了驚訝的極限,馬匪領變成自己夫子的娘親,荒蕪的大漠之中,有一個上千人的城市,而且房屋是那么的古怪……
  一波一波的驚訝,讓淚紅雨的心臟差點接受不了,可接著下來莫熊與莫虎向自己講出的這個關于迦邏帝國的秘密,讓她的腦袋幾乎變得都麻木了,怎么可能有這么離譜的事,怎么可能有這么離譜的秘密,而自己當真是這一切的關鍵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