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君的寵姬》 最新章節: 第一章奴婢知錯了(12-01)      第二章聽雨軒大餐(12-01)      第三章畫眉不是鳥(12-01)     

暴君的寵姬157 事實么

一塊正方形薄薄的水晶放在這個寬敞的洞窟中間的石桌上,水晶底下,用黑色的木筐托住,在暗沉沉的洞窟里,淚紅雨一眼就看到了那塊水晶,那是極大的一塊水晶,隱隱約約的,襯著洞壁灰暗的顏色,卻也擋不住它流出如水一般的晶華。
  淚紅雨聽過,這樣的水晶一般被這些塞外之人當成具有某些巫力的存在,具說,對水晶施以巫法,能看到未來發生的事,只不過,這僅僅是一種說法而已,沒有人試過,她也從未見過。
  她是不相信這些神神怪怪的事的,在她的心底,對這些事有一種天然的反感。所以當莫虎指著這塊水晶告訴她,一切的答案就在這里的時候,她簡直失望透了,原來,這兩人搞了半天是神棍?搞得自己還真以為自己是什么人物呢!
  可是那兩人鎮定的神色,卻告訴她,這不像一場騙局,如果這是一聲騙局,那么,用的本錢就太大了。
  莫虎抽開這個水晶的底座,放下另一塊小小的水晶,又把底座合上,按了不知哪里的一個按鈕,只見那塊極大的水晶在屋內亮了起來,漸漸的,越來越亮,把洞窟之內照得如在太陽底下一般……
  淚紅雨張大了嘴巴,簡直不敢相信,這塊水晶,沒有加入燃料,也沒有點燃,怎么會亮了起來?
  而且,水晶上面,出現一排一排奇怪的符號,緊接著,一個個奇怪之極的屋宇場景出現在她的面前,最后出現的。是一個人,她坐得端端正正,望著自己……
  雖然那個女子有著清瘦成熟的面孔,但是,淚紅雨還是一眼就感覺到,那個女人有與自己相似的面孔。
  她還沒有開始講話,淚紅雨的頭腦中就如有電擊擊過。這個情景,是如此地熟悉。
  水晶中的女子開始講話了:“我叫莫蘭,或許現在的我站在這個電腦前,不叫什么莫蘭,那種藥能延長我的壽命。可產生的后遺癥實際上也會消除我的記憶,讓我忘記我的使命,不得已,我只好留下了這段錄像……
  公元三千八百年,機器人與人類地戰爭終于得到了和平的解決。可是,整個大陸卻已經滿目蒼痍,物質已經被消耗盡。整個人類的文明已經不付存在,但是,在公無三千八百二十年的時候,我們卻在這個迦邏城的遺址之上,地下一百米處挖出了被整個密封地城市,在這個城市里,各種物質居然全完碳化變質的現象,所有的這個時代的文明被完整的保存了下來。這個城市仿佛被封入了一塊美玉之中,與外界完全融絕,我們科學家研究多時,才發現,這是由于當時地一場空難造成的。一顆從天而降的包含著類似于高溫融化地玉一般的物質,把這個城市完整的包裹了起來。并且打入地底,讓它在差不多五千年的時間里一點都沒有損壞,我們憑借著這個被包裹的城市里遺留的文明,恢復了部分人類文明,但是,這個五千年前的國家,太落后了,以至于我們只想靠基因恢復到一少部分人類的文明程度,因此,科學家有了一個大膽地想法……”
  淚紅雨聽到這里,才完全明白,這種事情真的發生在了自己身上,為了讓迦邏城市的文明盡量的發展,以等待那個隕石落下了那一天,在挑選了五個記憶力強勁的人之后,把所有有關地科學技術知識強灌入五人的腦中,于是,穿越機器啟動了,赤身裸體地五人小組從時光機器中穿越來到了迦邏,穿越機器用光了所有的能量,他們不能再回到原來的世界,帶著的,只有他們頭腦中的知識,他們降落在了大漠之中。(注:我很懶,這個穿越場景,參考的《終結者》。)
  后面的事,有些像米世仁所描述,有些卻不是他講的那樣,畢竟,他所知道的事實也是從凌羅那里聽來,而凌羅了解的,只不過是她從普羅的部下里了解的只言片語……
  起碼,是五個人來到這里,而不是三個人,身上穿的,也不是白色的衣服,唯一的事實,當時,正遇上了普羅外出獵駱駝的隊伍,那么,一場爭奪衣服的戰爭首先開始了……事情就是這么簡單,毫無浪漫可言。
  莫虎很認真的告訴淚紅雨,當時,她第一個搶的,就是那位尊貴的普羅王子的衣服,把那位尊貴的普羅王子差不多剝了個精光。而當時,之所以讓她這么順利的剝到普羅的衣服,是因為,普羅的馬腳力太強,一般馬跟不上,跟上來的,只有十來個隨從而已。而自己這五個人,假假的也經過了五千年后的特種兵訓練的……
  原來如此,原來如此,原來真的如此……
  淚紅雨哭笑不得,原來真相中一點的浪漫都沒有,原來,不是普羅一眼相中了自己的容貌,打馬而上,將自己劫回迦邏。
  這一見鐘情的真相卻原來是這樣。
  莫熊接著很嚴肅的告訴淚紅雨,普羅王子當時怒氣沖天,穿著短褲裸露著上身大叫大罵,結果,他吹響了號角,召喚來無數的軍士,才勉強把自己五人給捉了。
  淚紅雨不由得可恥的想像了一下,尊貴的普羅王子光著上身,在沙地上怒吼著:“你敢剝我的衣服,我普羅的衣服?你知不知道我是誰?我普羅的身子是你能看的么,你怎么敢耍我普羅的流氓!大家聽著啦,準備好了,不惜一切代價,把這個女人給我擒下!”,宮熹那個時候失態的情形是怎么樣的呢?知否,知否,臉上是否青綠紅紫?
  莫熊還品評道:“這位普羅王子的身形的確不錯……”頗為遺憾的道,“可惜,莫蘭你還是堅守著男女有別,沒把他全給剝了!”
  莫虎道:“要說當時這位普羅沒對莫蘭動心也怕有點不真實,要不然,那普羅氣成那個樣子,卻還是沒有把莫蘭身上自己的衣服給搶了過來?而是剝了他屬下的人的一件衣服?還把莫蘭放在自己馬上,打馬回城?”
  莫熊點了點頭:“的確,莫蘭,可是五千年后基因的完美組合,雖然當時狼狽不堪,可是,我敢說,迦邏城沒人比她更美!”他在心底加上一句,更何況,那個時候,她曾全裸狀態?
  淚紅雨唯一的感覺,就是覺得他們在一唱一合,而且,感覺這樣戲弄自己很好玩。
  淚紅雨當然死不承認,道:“這是我么,是我么?怎么可能是我?我不可能剝夫子的衣服的……”
  莫熊與莫虎對望一眼,笑道:“這個時候,倒有點莫蘭的樣子,那張嘴還是一樣的死犟鴨子嘴硬!”
  這個時候,桌上的水晶暗了下來,莫虎嘆了一口氣,拍打了這塊水晶一下,道:“找了很多年,才找到這些做成電腦的材料,卻怎么也沒有五千年后的好,只能錄下這么一小段東西,還時不時的死機……”
  莫熊道:“你別拍了,要知道,離那顆隕石墜落還有上百年時間呢,這臺東西,可要保存幾十年,算算時間,莫蘭起碼還要重生三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