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君的寵姬》 最新章節: 第一章奴婢知錯了(11-24)      第二章聽雨軒大餐(11-24)      第三章畫眉不是鳥(11-24)     

暴君的寵姬159 祥瑞

淚紅雨聽了莫熊莫虎兩個人你一句我一句的講解介紹,但是她見到兩個說到麒麟的時候,總是很有些鬼崇與忍俊不禁,便遲遲疑疑的問道:“這個祥瑞當真是麒麟?”
  莫熊默默的望了她一眼,道:“其實,還有一件小事,我們沒對你說,當時,咱們五個人被塞入時光機器的時候,出了一點小故障,被一個小東西鉆了進來,所以說,來到這個時代的,不光是我們五個人,還有一個小東西……”
  淚紅雨很不耐煩的道:“什么小東西,不小心鉆了進來?莫不是你們幾個偷帶了什么東西進去?”
  莫虎望了她一眼,嘆了口氣,仿佛不忍心責備某人一樣,道:“其實,這也沒什么,誰叫您雖然強悍,但是,終究是一個女孩子呢,女孩子總是喜歡寵物的,五千人之后,機器寵物的確做得非常的逼真,吃喝拉撒一樣不少,外面一層生物皮膚,與普通的寵物一樣,而且從不生病,所以,您想著帶只寵物陪您,也是無可厚非的……”他停了停,頗為同仇敵愾的道,“誰叫他們這么對你,可憐,您還是二十歲左右的花樣少女呢?只不過,那只寵物狗,和我們一同來的時候,降落的地方弄錯了……”
  淚紅雨本想擺擺隊長的譜,教訓一下兩名下屬,誰知道這始作俑者是自己,只好摸了摸鼻子,心想,那只我稱之為小絨球,夫子稱之為金毛虎王的小狗,莫非就是自己的寵物狗?
  她想起了那只英勇無比的狗,又想想自己的身份,越想越得意,一只狗而已。就這么威風,把接近它的人咬得七零八落,更何況她的主人?原來,自己真不是一個簡單的人。
  不過,對于自己地不物正業,她又有點兒慚愧,一慚愧。倒少了那份自吹自擂的心,頗為正經的問:“當時,我們被普羅捉住,后來是怎么脫身的?”雖是這么問,卻也忍不住想。如果這只狗與自己五人落在同一處,是不是能幫自己很多的忙?五人也不會這么容易被捉住?起碼也得咬他個七零八落再說。
  月華石,是一種如月光一般皎潔的玉石,它那變幻莫測的顏色,讓每一個見到它地人都會對它的色彩與光華發出由衷的贊嘆。這種寶石,是各國皇宮貴婦們的寵兒,而且。只有迦邏國生產,而當時,迦邏國最主要的國庫財源,就是一個極大地月華石礦,正是有了這個礦,迦邏帝國將開采出來的礦石遠遠的運往臨近各國,換取各國的特產與銀兩,以及必備的鐵器馬匹等。這個礦,就像金礦一樣地幫迦邏帝國源源不斷的生產銀子,是迦邏國最重要的經濟來源。
  這個礦地礦址,就在紫云山上,也就是祥瑞發生的地方。
  但是。自從那祥瑞之事發生之后,不知道為什么。這個礦產的月華石竟然漸漸的衰竭下去,產出的月華石再也沒有了以前那種絢麗燦爛的色彩,以前那種充滿生命力的色彩,再在變得如一潭死水,如果說色彩是一條河流的話,這條河流,現在已經干涸,而發生這種事故地時間,剛剛好是祥瑞發生之時。
  莫虎說到這里,又有些不好意思:“其實,這個時代的人,不明白,所謂的月華石,雖然是一種極珍貴的寶石,但是,從內容上來講,也不過是比較特殊的分子組成而已,而這種月華石里面,含了不少地水分子,時光機器運轉的地方,能量極大,只一瞬間,就把這個月華石礦里面地水分子全部吸了出來,月華石里面的流傳的燦爛光華,靠的,全是這些水分子,所以,月華石仿佛失去了生命一樣,也就不出奇了……”
  淚紅雨聽了這話,簡直是哭笑不得,這里的人所謂的祥瑞,原來,帶來的,卻并不是祥瑞,這只小狗,落的,可真不是地方。可是,那個在上位的好大喜功者,怎么會聽得進去?他又怎么會接受這樣一個結論?雖然說,管理這個礦的,是他的兒子之一?
  禍,總是要有人背的……
  普羅被人剝了衫,氣沖沖的回到皇宮,還沒有想出怎么處置自己帶回來的這幾名裸奔人物,就聽到了這么一個消息,兩三天之內,月華石礦開采出來的月華石,全沒了那絢麗無比的色彩,而十多天之后,有一批大齊皇室預定了的月華石就要送出去,換回迦邏需要的綢緞與瓷器等等,這個生意,數目不小,而且,如果讓那個大上位者知道,在自己的手中,出了這么大一個禍,那么,正應了迦邏某些權貴之言,賤命帶來的必是賤運已,只要有了這個缺口,自己多少年的努力將會慢慢的流失,處于這樣一個生死關頭,普羅倒沒有機會再去找被自己捉來的這五人的麻煩了。
  他每天焦頭亂額,奔走于礦廠與舞妃之間,奔走于礦廠,那是因為心中還有萬分之一的希望,希望某一天奇跡出現,或許這礦石的燦爛光華可以恢復,再有一個目地,封鎖消息,絕不能讓月光石出問題的消息傳了出去,后面那個目地,他勉強達到了,可是,那月華石卻沒有一絲恢復的跡象,那色彩光華依舊是全無活力。
  至于每天在舞妃娘娘那里走動,這個時候,也全沒了浪漫曖昧的色彩,只不過是隨時打聽那個在上位者的消息,以免他得知了這場禍事,自己反而處于被動之中,來不及做好準備。
  所以,當時那段時間,可能是凌羅感覺最幸福的一段時間,那個時候,普羅每天殷勤的來往于宮殿之間,與自己的老父打時間差,讓凌羅感覺到了前所未有的幸福,既使她知道溫柔后面的真相,那又怎么樣,世上所有的一切都有失必有得……
  可是長袖善舞的普羅王子正感覺漸漸遮掩不住焦頭亂額的時候,被他關在府獄之中的那幾名裸奔人物,居然在牢獄之中混得風聲水起,大有把牢房當成療養院的勢頭……當他偶爾得知這個消息的時候,叫他怎么不怒火滿腔,無處可泄。
  而且,沒等他找他們的麻煩,他們反而托了侍衛,一層層的傳了話上來,說有要事相見,不見誤終身……=暴君的寵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