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君的寵姬》 最新章節: 第一章奴婢知錯了(12-01)      第二章聽雨軒大餐(12-01)      第三章畫眉不是鳥(12-01)     

暴君的寵姬162 獄中奇聞

接上一章
  聽了這位名叫鐵石的中年監獄長的回話,普羅氣得差點吐出了一口鮮血,感覺自己這警衛森嚴的府獄還是雀巢鷲占了,而且占得還挺有理的。
  據鐵石講當這五個人被普羅關入了府獄之中以后,普羅時間被礦廠里發生的事情拖累著,一直沒有空往這邊來,當然,這也表明,莫蘭的魅力的確沒有那么大,古人也不全是見了美女就被迷得昏昏登登的,于是一開始,就發生了一件衣服被搶以后的報復事件。
  那天跟隨普羅去獵白駱駝的貼身侍衛,很有幾名頗有骨氣的硬骨頭,這種人,是極愛面子的,也很有點武功,但是,莫名的,就在大漠之中被五名裸奔人士搶了衣物,成為侍衛隊的笑柄,而且,其中一人還是一位隊長,據說,那天被剝了衣服之后,這位以前德高望重的隊長從此以后被人叫做周剝皮,只因為這位隊長姓周,頗喜歡搜刮隊員的錢財,買兩三兩好酒,只不過,起的這名,這意思可就語意雙關,第一,是指他喜歡搜刮人家的口袋,第二嘛,就是他被人剝皮的事……
  所以,在這位周剝皮的帶領之下,三名同樣被剝了皮的隊員,在某一天賣通了府獄的看守之后,潛進了牢房。
  鐵石講到這里,辯解了一下自己私放侍衛入獄進行報復的事兒:“屬下本以為這五個人雖然生得人模狗樣,但精神上可能有些問題,要不然,他們也不會在大漠光著身子,更何況,里面還有一名女人?所以,周剝……周隊長他們要出出氣,屬下也就答應了……”
  普羅不耐煩的搖了搖手。意思是他講得太嗦了,讓他快點道出以后發生了什么事!
  周剝皮帶著三個隊員進入了牢房,他們沒對那女的下手,畢竟那名女子剝的是比他們還高級的人的衣服(聽到這里的時候,普羅地臉色頗有點發青,微瞇了雙眼,掃了鐵石一下。鐵石連忙不注重細節的把這段忽略了說下去),周剝皮來到關著這四個神經漢的牢房前,讓人打開了牢房,準備把這四人一頓痛扁,打得他們滿臉開花!
  可是。還沒等他們動手,這四位神經漢望著他們四人,說了起來,一個道:“這位臉上長了麻子的仁兄,人雖然高高大大。威風威武,但是,依我看來。卻有點兒男人方面的小毛病,每到春夏相交,百草叢生之時,總有點兒力不從心。”
  另一位神經漢就說了:“哦,依我看,他這毛病,算不上什么大毛病,這位矮矮墩墩的仁兄毛病可就大了。依在下看來,這位仁兄,家里大有問題,依我掐指一算的結果,這位仁兄地妻子只怕跟他在日吵夜吵。每天用搓衣板侍候于他!”
  第三位神經漢說得比較簡單,可是。說出的話更加讓人恐懼:“這位高高瘦瘦的仁兄命不久已,命不久已……”
  第四位神經嘆沉默半晌,忽嘆一口氣:“哎……,這位頗有福氣的樣子,可惜,可惜,兩個孩子卻要魂歸地府了……”
  這周剝皮四人一句話沒說,就被四個神經漢嚇得站立不穩,只因為,他們說得太對了,簡直是一絲一毫不差。。。
  于是,經過激烈的思想斗爭,他們放下揚起地拳頭,小心翼翼的向四位求證,畢竟他們所說的事件件關乎身家性命,親人家庭,怎么也比自己被剝了衣服的私怨緊要。
  于是,四名神經漢有條有理的說出周剝皮四人為何有這樣地困擾,用什么辦法來預防。
  其中一位神經漢說的麻子仁兄,指的就是周剝皮,他地確有點兒男人方面的小毛病,這名神經漢不但指出具體的癥狀,而且還開了一個藥方,兩劑藥下來,困擾周剝皮的毛病馬上的好了,這怎么不讓周剝皮喜氣洋洋,有人喊他周剝皮,也不生氣,滿臉的笑意讓人極為恐怖。
  至于那位矮矮墩墩的矮仁兄,由于在外面借了不少銀錢,被家里的老婆知道了,自然是日夜以搓衣板侍候著,這四名神經漢居然幫他想出了一個極好地賺錢方法,讓他馬上的還清了債,原來,這四神經漢目光如注,居然知道矮仁兄有一手雕刻的好手藝,于是,四位神經漢畫出幾張圖紙,矮侍衛依樣畫葫蘆,用木頭雕了出來,拿到街上,居然賣了個好價錢。
  那高高瘦瘦的侍衛,則更加簡單了,他夜里起身上茅房,一不小心被只毒蟲咬了一口,可是,這毒蟲毒性未發,他自然察覺不出來,四名神經漢配了一劑解毒藥給他,讓他通體舒泰,自是再也不會“命不久已”。
  頗有福氣的這名侍衛,居然被四位神經漢看出家有兩病孩,他正愁眉不展,隨著其它地侍衛來找四位裸奔人士的麻煩,也是為了出一口怨氣,哪知被四位一口道破,又見前三名侍衛全得到了解決方法,激動之下,竟一下子跪倒,以求解決方法,可憐天下父母心,侍衛也是人啊!(說到這里,鐵石感嘆不已,見普羅用不善地眼光望著他,終于停止了嗦,加快了講話的速度)
  這兩名連迦邏城最好的大夫都治不好的孩子,被偷偷的帶到這里的時候,只剩下一口氣了,但是,四位神經漢指使侍衛們買來一大堆稀奇古怪的東西,比如小刀,小剪,動物的筋之后,把侍衛們趕了出去……(說到這里,鐵石又解釋道,經過這四名神經漢的一番作為,侍衛們已經把他們當成了神仙,所以他們的話,侍衛們是當成圣旨一般的聽的!見到普羅越聽越臉色不善,鐵石忙又加快了速度講了下去……)
  只剩下四人在里面,不是五人,還有那女人,四位神仙……神經漢在里面忙碌起來……后來,過了幾個小時,當侍衛們再進去的時候,兩名小孩已經能睜開眼睛叫爸爸了!除了臉色有點蒼白之外!
  鐵石說到這里,望了望臉色依舊不善的普羅,解釋道:“屬下也不知道,他們用了什么辦法,治好了這兩名小孩,反正自此以后,咱們不管遇到什么事,總是向他們打聽打聽,他們也總是能說出解決的辦法……!”
  普羅聽到這里,微微的笑了笑,頗為溫柔的望著鐵石。
  鐵石明白他在懷疑什么,忙道:“屬下也沒叫他們幫什么忙,只不過,看起來,他們也不像什么大奸大惡之人,兄弟們有些解決不了的問題,向他們詢問,他們也從來沒有拒絕過……”
  普羅依舊微笑的望著他,他這才道:“其實,屬下也就是有一件事麻煩過他們,也就是屬下娶老婆的問題……”
  普羅嘿嘿一聲冷笑,道:“怎么,他們連你娶老婆都可以幫到忙?”
  鐵石頗不好意思的道:“也不是幫什么忙,您看,我雖然是王子殿下你手下的一名官員,屬從七品,但是,在本朝貴族的眼里,我只不過是一棵隨便可以踩在地下的小草而已,他們怎么肯把女兒嫁給我,可是,我喜歡的姑娘,是雷伯爵的女兒,她也喜歡我,可是,我上門求親,他們不冷不熱的,差點沒把我氣死,我這不向他們討了個主意,不但娶到了老婆,而且,對方還送了不少嫁妝!”
  普羅聽到這里,真不知該笑還是該哭,這五人,連娶老婆這種事都可以幫人解決,那么,還有什么事不能幫人解決的?
  這個時候,他的心中,才隱隱有了一種撿了個大金礦的感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