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君的寵姬》 最新章節: 第一章奴婢知錯了(12-01)      第二章聽雨軒大餐(12-01)      第三章畫眉不是鳥(12-01)     

暴君的寵姬163 獄中奇聞

(獄中奇聞續),
  (繼續要月票)
  這個時候,他的臉色不得不好了一點,當然,如果不好的話,那么,他也就不太正常了,對于一個處于政治中心的人來說,他敏感的感覺到,這五個人會給他帶來無數的實惠與利益,這個時候,事情就并不像凌羅所描述的了,普羅一見佳人,便自傾心,獨寵于室,實際上,那個時候的普羅,對權力的欲望遠遠的大過了對所謂的女人的顧惜,只因為,普羅的身世,逼得他不得不往上爬,不得不去爭,去搶,因為,如果他不去爭去搶,在迦邏帝國一個這樣的地方,他就會活得比一般的平頭百姓都不如!
  當他得知自己無意中帶回來的人,有如此大的能力之后,心中半信半疑,最先想到的,不是怎么去利用這五個人,而是,這五個人到底從何而來?為何會光裸著身子出現在大漠之上?他最懷疑的,這五個人是不是其它的兄弟派來的釘子?不過,以這種方式派來釘子,都算得上前無古人后無來者了!↑米↑花↑在↑線↑書↑庫↑http:BOOK.miHuA.net
  普羅之所以能在眾多的兄弟中脫穎而出,不得不說,他的才智的確是無與倫比的。當然與才智相對的,就是他的敏感與疑心,要想在他的心中取得一定的信任,可不是一件簡單的事。
  他甚至想,莫非,這些人以為,敢在我的面前裸露身體,就表明你們全無背景,清白無暇了么?
  他搖了搖頭,對自己的想法不禁有些失笑,但是,這五個人的確很成功的引起了他的興趣!而且,不經意的,他想起那位用非常奇怪的武功纏繞著自己。把自己身上的衣服三下五除二就剝了下來地那名女子,本來應該很生氣的,可是,他卻在心中偷偷的笑了。
  他沒有問鐵石如何娶得了雷伯爵的女兒,齊格怎么會忽然間來到了牢房中,又得到了什么好處,他想把這兩個最大的迷底留給那五個人解釋給他聽。
  牢房之中。燈光還是那么的昏暗,這兩間牢房與其它牢房并沒有什么不同,可普羅卻敏感的發現,牢房里面木板床上,鋪地稻草是新的。那被單雖然舊,卻洗得干干凈凈,地面之上,打掃得連一點灰塵都沒有,牢房之中的臟與亂。他見得多了,但是,干凈得如此不露生色。他倒是從未見過。
  他首先到的,是那間關押了四個男人的牢房,在他地心底,依舊認為,那個女人是無足輕重的,雖然她搶了自己的衣服,可能也僅僅是因為自己的衣服看起來漂亮一點,女人嘛。對漂亮的東西總是不可抗拒地。
  見到他來到,那四個人的神態很平靜,沒有一點驚慌與畏縮,對此,普羅并不感覺到意外。只是認為,他們的確有些真本事。有些真本事地人,總是驕傲一些的。
  可是,他還是發現了一絲不正常的地方,這幾個人看著他的樣子,為什么讓自己有一種想把他們掐死的感覺?就仿佛那天的情景依舊在他們眼前一樣,就仿佛……自己依舊被剝了衣服一樣?就仿佛……他們在評判自己的身材是好還是壞一樣。
  而且,他們還擠眉弄眼的望向隔壁,而隔壁關著地那個女子,卻眼觀鼻,鼻觀心的一本正經的坐著。
  難道說,自己以皇子之尊,到頭來,只是他們眼中的笑柄?就因為自己一不留神,被她剝了一次衣服?這時候的普羅對這名剝了自己衣服地女子是恨入骨髓的,就別談什么三千寵愛之類地話了。
  普羅之所以沒有立刻下令,把她打上一兩百大板,是因為,他從他們眼中看到了強烈的自信,那是一種把什么都不放在眼內的自信,在他們的眼內,自己與一幫侍衛,只不過是他們的襯景兒。甚至于,他在他們的眼里看到了一種近似于悲憫的神色,就仿佛菩薩對著眾人的那種悲憫。
  一時間,普羅站在牢房柵欄的旁邊,他不知道該說什么,該問什么,因為,這種人,他從來沒有遇見過,從來沒有接觸過,他身邊的人,人人都有需求,有對利益的渴望,可是,這五個人沒有,他從他們的眼中看不到任何的渴望。
  除了那名女子偶爾望向自己時,那一閃而過的驚艷,但是,那種驚艷也是如同對著精美的玩具時一般的驚艷。這種驚艷讓他感覺頗受侮辱!
  “伯爵府雖然門庭極高,對上門求親的人不屑一顧,挑三撿四,但是,雷伯爵有一樣好,他與其它的所有人一樣,對顯示出潛力的人總是懷有一份未知的希望,而且,與許多人相同,他會夸大這種希望,鐵石雖然沒有什么本事,但是,他跟從的人很有潛力,正所謂一人得道,雞犬升天,他跟隨了一個好主子,雷伯爵相信了這一點,所以,他把女兒嫁給了他!”
  說這話的,是那位喜歡穿著白衣的最年輕的男子,為什么說他喜歡穿白衣呢?因為,他剝別人衣服的時候,專挑身穿白色衣服的人來剝!
  “普羅王子殿下不但會讓月華石礦重新產出顏色美麗的月華石,而且,殿下還得到了皇上身邊的最親的親信齊格的支持,那么,普羅王子殿下想再進一步,也不是沒有可能的事,比如說,首先,讓迦邏帝封王子為親
  說這話的,是那位高高大大如巨人一般的人。看起來頭腦頗簡單的,可實際上,頭腦也不簡單。
  另外兩個神經漢長嘆了一口氣一人道:“迦邏國地處大漠之中,唯一的經濟來源就是礦石與黃金,如果要取得其它的物質,必然要千里迢迢的運了礦石與黃金和他國交換,不過,如果王子能在自己的國家產出別國擁有的東西,不受制于人,那么,迦邏帝是不是會對王子另眼相看呢?”
  剩下的那個沉默不語,只是連連點頭。
  普羅聽了他們的話,心撲通撲通的跳著,他們說的,都是他每天都在想,都想做的事,但是,自己身邊從來沒有一個謀士能夠如此具體把他心中的想法說出來。
  而且,他們的表情讓他相信,他們不是空口白話,他們自信的表情讓他相信,他們有能力幫助他實現這些愿望。
  很顯然,在自己不在的時候,他們做了很多的工作,打聽到了很多事,才能說出這番話來。
  而這個時候,一直沒有開口說話的那名女子開口了,她皺了皺眉頭道:“你們選了他?我倒不大相信你們的目光,他雖然能對付他父親的妃妾,但是能對付滿朝的文武,他那么多的兄弟么?”
  普羅心中一驚,殺意忽起,卻忽然間放松下來,她連自己這么隱密的事都知道?未出牢門一步,就知道了這個秘密?殺意消失了,反而他對他們產生了極大的信心,他甚至想,他們如果想逃出這里的話,是不是也輕而易舉?只不過,他們在等著自己,想與自己做一個交易,所以,他們才沒有走?
  他忽然間驚奇的發現,那名女子才是他們的首領,她輕輕的一句話,不但讓他對他們產生完全的信任,而且不動生色的威脅他,他們手中掌握的秘密不止于此,她隨隨便便的說出這個秘密,在自己身處牢獄之中的時候,更讓他看不清他們的實力。
  普羅望著那名讓自己恨得咬牙的女子,忽然間發現,這名女子長得極美,雖然,她的頭發有點似雞窩。
  所以說,凌羅美化了的普羅與莫蘭相遇的場面,是非常的不真實的,直至莫蘭被關了十多天以后,普羅才第一次看清了她的面容……當然,很有可能,普羅以前光顧著看她的裸體去了,畢竟,一個全裸的女人還敢明目張膽的搶一個男人的衣服,是這個時代的人不敢想像的事。=暴君的寵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