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君的寵姬》 最新章節: 第一章奴婢知錯了(12-02)      第二章聽雨軒大餐(12-02)      第三章畫眉不是鳥(12-02)     

暴君的寵姬164 古人也有高手

普羅不知道,這位頭上頂著短短的如雞窩一樣的頭發的女子,在以后的日子里,改變了他的一生。
  沒有人知道,普羅王子殿下那一日與那五個人說了些什么,只不過,侍衛們都知道,普羅王子殿下那一日在牢房里呆了很長的時間,從傍晚時入的牢房,直至天明,他才步出了牢房,臉上卻毫無疲色,還隱隱帶著些微的紅潤,有些早晨一大早起來掃庭院里的落葉的宮女們還悄悄的道,那一天早晨,普羅王子從那恐怖地下牢獄出來之后,雙眼直冒著綠光,真讓人害怕……
  只不過,過了幾天,住在府獄之中的五人,就被人提了出來,安置在某一個舒適之極的所在……離普羅的寢室不遠,甚至比他的姬妾還要近。
  從此以后,普羅在迦邏皇帝心目中的地位不顯山也不顯水的慢慢的提高了。o米o花o在o線o書o庫ohttp:bOoK.MIhua.NET
  首先,月華石礦里,又產出了極為華貴美麗的月華石,其色彩比以前的月華石更加燦爛,更加流光溢彩。讓貴人們更加的愛不釋手。只不過,在五千年之后,未來的某一位考古學家從這個包裹在地底的文明中發掘出某些寶石的時候,這位考古學家手中的放大鏡忽然間跌落了地,他大叫一聲,怎么可能,這些寶石,五千年前的月華石,為什么會是彩色玻璃?五千年就有了作假?天啊……的確,這是一種仿月華石,把彩虹色的金屬或其它貝殼碎片等夾于玻璃之中,制成了這種仿真度極高的月華石。
  而皇帝身邊最信任的齊格,也不知道發了什么神經,總是莫名其妙的暗自幫助十皇子,果不其然,三個月之后……這位出身卑賤的十皇子,被一躍封為親王,與皇后所生的三個兒子同樣地地位。
  漫漫的黃沙,枯敗的荒草,隨著黃沙地遠處傳來的腳步聲,沙地上呆著的幾只蝎子,響尾蛇驚慌的各自尋找著躲避的地方。
  大漠之上浩浩蕩蕩地走著這么一個伍隊。隊列里面的人五花八門,背著鋤頭,提著魚網,手拿著戒尺,各種奇形怪狀的家什握在這群人的手中。仿佛與他們已融為一體。
  淚紅雨坐在白色的駱駝上,心滿意足地嘆了一口氣,道:“原來這個世上,真的有白色的駱駝,凌羅倒也不是胡亂說的。只不過,你一路說來,普羅王子在我們的幫助之下。前途似錦,怎么忽然間又遠走到大齊,這么多年留在大齊?”
  莫虎與莫熊一人一匹駱駝行走在她地身邊,莫虎聽了她的問話,輕轉的嘆了一口氣,說了一句話:“古人誠不可欺已!”
  莫熊點了點頭,道:“我們太過自信了,以為自己來自五千年之后。不管是知識還是科技手段,都沒有人能比得上,但是,我們卻忽略了,五千年之后。有一樣東西,我們卻比不上古代地人……”
  莫虎點頭道:“對。我們來自于五千年之后,那個時候的人,信息極為發達,而人與人之間,真實的交往卻越來越少,甚至于無,那種人與人之間密切之極的爭斗,我們卻比不上他們,當普羅王子混得風聲水起之后,他們終于聯成一氣,合起手來,向我們展開反擊,而這種反擊,包含了太多不能事先測知的冷箭,讓我們防不勝防。”
  莫虎道:“首先,我們五人暗中幫助普羅的消息被人漸漸傳了出去,而那位迦邏帝王,也就明正言順的從他手里頭要了我們其中的三人過去,把我們五人分開了,這倒不沒有什么奇怪地,更奇怪的是,迦邏帝對他的兒子居然漸漸有了一份妒意,漸漸的,對他開始不信任起來,眼看著月華石礦越辦越好,他卻想把它收了回去,可是,這個礦卻是不能落在別人手上的,因為,其中有一個極大地秘密,如果泄露了出去,只怕迦邏帝會氣死的,在這一層層迷霧之中,我們頗感無耐,每個人開始意識到,原來,書本上地知識并不能等于實踐,現實中的劍來刀往往往是完全不相同的……”
  淚紅雨奇道:“那么,后來,我們準備調整計劃了嗎?”莫虎道:“對,這個計劃,是一個只能成功的計劃,但是,我們卻不知從何入手,從何而調整,而且,我們五個人內部仿佛也出現了更大的問題……”
  他仿佛不知從何說起,過了良久,才道,“人的感情是最不要摸的東西,有誰會知道,五千年后的人類,與五千年前的人類,其實是同一種人呢?都有感情,當感情來臨的時候,是不會分哪一個掌握的知識多的……”
  淚紅雨聽到這里,心中隱隱感覺他說的仿佛是自己,普羅終于對自己動心了么?她暗自有一點竊喜。
  莫虎見她臉上隱動的喜意,先潑了她一盆冷水:“先別高興,普羅王子性格堅韌,雖然不經意之間見了你的裸體,但是,這個時候,你只是他的同伴,他沒有為你動心!”
  淚紅雨頗受打擊,心想,這事實與想像相差得也太遠了吧,搞了半天,還是沒把他迷惑住,多打擊我的自尊心啊!損傷我做為一個女人的尊嚴啊!
  莫虎又悠悠的嘆了一口氣,陷入沉思之中,仿佛頗難以啟齒。
  淚紅雨恍然大悟:“原來,原來是你自己陷入了某個溫柔陷井?”
  莫虎惱羞成怒,擺出別以為你是隊長,你就可以胡說的架勢,最后,卻把目光投向坐在身后一匹灰色駱駝上的白衣人莫鐵身上,他道:“他最終還是把自己弄成了這幅模樣,所謂情一事,仿如毒藥,他沒吃毒藥,卻已中毒,那個女子,帶著目地來到我們身邊,最終還是讓她找到了突破口……”
  淚紅雨沒有問他事情是怎么發生的,卻忽然間想起米世仁導演的那一場沙漠里的撕殺,在那出戲中,他讓普羅殺了一名白衣人,而那個白衣人,自己叫大哥,莫鐵,莫問,那真的是自己的大哥二哥么?雖然事實證明,米世仁導演的那出戲,只不過是一場騙局,但是,那場戲中自己的確感受到了那真執的兄妹感情。
  淚紅雨打斷他的話:“他在五千年后,是我什么人?”
  莫虎一怔,慢悠悠道:“我們,在同一所學校上課,大家都以兄妹相稱的……”
  淚紅雨眼中流露出一絲失望,原來,他們不是自己真正的兄弟,原以為,來到這里,自己會有一兩個親人了,卻還是沒有。
  莫虎望了她一眼,在心底搖了搖頭,心想,這十年時間,看來把她的心性磨得更平,讓她更像一個普通人,向往著普通人之間的親情。這究竟是好還是壞?
  莫虎道:“那名女子表面上天真浪漫,最終的目地卻是為了搞清楚我們的來路,從而接近莫鐵,可誰知,莫鐵卻一頭陷了進去,還差點陪上了自己的性命……”他一聲冷笑,“她投其所好,莫鐵喜歡古代的武功,她就千方百計的收集了武功秘笈給他,而且,這個女人,心計極深,居然在秘笈中滲了一本噬心集的邪術,而練了這種邪術的人,會不由自主的受到侍主的控制,她為了能控制他,簡直是不惜工本了,只可惜,最后知道了原因的莫鐵,在悲傷與失望之下,暴發出極大的潛力,脫逃而出,不知所終……還好,他最終還是跟到了您的身邊……”
  淚紅雨聽到這里,想起很多未解的迷團,此時卻層層揭開,在這件事中,宮熹扮演的又是什么角色?在西寧王發生政變之時,他為何不帶一兵一卒?為何最后可能控制白衣人?難道,這一切,他早就計算在其中,目地就是為了讓自己被莫鐵帶走?讓自己與莫鐵能夠重逢?
  一切到頭,宮熹才是這一切步入正軌的發起者?這一刻,她忽然無比的思念自己的夫子。=暴君的寵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