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君的寵姬》 最新章節: 第一章奴婢知錯了(12-01)      第二章聽雨軒大餐(12-01)      第三章畫眉不是鳥(12-01)     

暴君的寵姬165 普羅有情還是無情

莫虎沒理她忽然間的走神,很顯然,他也沉浸在了自己的思緒之中,他道:“我們雖然學過有關人性的卑劣,但是,在如此復雜的環境,在具體的實踐操作當中,還是遠遠不能應付他們的善變,那位齊格,雖然受了我們一些好處,可是,對皇帝給他的利益來說,這些好處又算得了什么,更何況,我們所做的,只不過是治好了他的陳年舊疾,讓他一到陰雨天就痛轍入骨的雙腿,重變得健康?這一切與皇帝給他的利益相比,簡直是微不足道的,他已經回報了我們帶給他的好處,那么,以后的事,他再怎么做,是他的選擇,又怎么能怪得了他?”
  淚紅雨道:“難道,這位齊格最后也站在了普羅的對面?”
  莫虎道:“他根本沒站,又怎么算得上重新站呢?他維護的只不過是自己的利益而已,當時的我們,與當時的普羅都太稚嫩了……”ㄨ米ㄨ花ㄨ在ㄨ線ㄨ書ㄨ庫ㄨhttp:book.mihua.net
  淚紅雨笑了笑,道:“也許,我們都太過囂張了,不明白有些東西應該掩藏的,就必須掩藏著來做。”她心底暗想,是不是因為他們來到這里,對這里的世界太過不熟悉?太過輕敵,才會在第一輪的爭斗華麗麗的慘敗了?
  莫虎沒有說話,卻感覺心中升起陣陣油然而起的欣慰,他道:“當年走的那一步,看來,是正確的,你真的變了,與這個世界更加的融和,表面的鋒利漸漸的隱藏起來。”
  淚紅雨雖未想起自己以前的種種,卻隱隱感覺自己的身份就當如此,要不然,那些有時候莫名其妙冒出來的念頭與想法又怎么解釋?
  淚紅雨遲疑的道:“我們現在就回迦邏,難道準備好了嗎?”
  莫虎笑了笑,道:“就算沒有準備好,我們也只能回去了……因為,如果再不回去,迦邏就將大亂,這一大亂,到頭來,既使我們再怎么彌補這個國家所受地傷害,只怕都不能了。因且,這場大亂,起因,卻緣自于我們的到來……”
  莫熊在一旁插了一句:“我們來到這里,是為了發展這個國家。而不是為了毀壞這個國家,現在看來,仿佛恰恰相反……”
  莫虎有點不承認這話,怪莫熊講得太過直白:“這是意外之外的事,沒有誰能控制得了的。哪能這么損毀我們的名譽?”
  莫熊喃喃的道:“本來就是這樣,你以為,大亂一起。我們五人的雕像,還會聳立在聯合國地廣場之上?只怕,這個國家最后留下的東西,就是那一個假礦!”
  莫虎很愛面子,看來很珍惜那五個好不容易樹起來的雕像,對他的垂頭喪氣不以為然:“哼哼,我就不相信了,就憑我們五人。真的斗不過一群古人?”
  莫熊也哼了一聲:“如果沒有普羅王子幫忙,我們什么也做不到!我看,我們要把一切真相向他道明才行!”
  淚紅雨奇道:“搞了半天,普羅還不知道我們地來歷?不過,你們說了半天了。這迦邏面臨一場大亂,是什么大亂?麻煩兩位仔細的道明好不好?”
  淚紅雨心中很是不舒服。心想,自己身為隊長,盡管還沒有恢復以前的威風,但是,你們也別把隊長不當人看,只顧自己說話,居然不把我放在眼里了?
  莫虎與莫熊對望一眼,停止了爭論,莫虎目光又開始閃爍,不知道怎么的,三人相處時間雖然不長,但淚紅雨仿佛有預感一般,每當莫慮的目光開始閃動之時,就代表又有什么不好地禍是自己闖出來的,這種目光,代表隊員不敢當著隊長講壞話,有點兒怕以后給小鞋穿的意思在里面。
  淚紅雨淡然而凜然地道:“有什么話,你就說吧,不用有所顧及!”心中倒有幾分得意,看來,自己重生前的確有幾分威嚴的!
  莫虎居然討好的拿起頭頂上的帽子,裝模作模的隔著三四米的距離給淚紅雨扇了扇風,以表示不管說了什么,自己始終把淚紅雨當成自己的領導!絕對沒有爬到隊長頭上拉屎地意思。
  這讓淚紅雨心中反而忑忐起來,心想,自己莫非真的犯了什么大錯,要隊員做好充分的準備才敢說出真相?
  莫熊這才慢吞吞的道:“我們最近才查知,迦邏帝國這么多年來,那位皇帝一直在羅織罪名,處理一些人,而這些人,你想都想不到,是什么人!”
  淚紅雨用冷冷的目光看著他,表示,你再不切中要害,切中重點,我就要行使隊長地權力了!
  莫虎忙道:“別賣關子了,快點說,眼看快到迦邏了,我們隊長還一頭霧水,那怎么行!”
  莫熊道:“莫蘭,你知道,你的重生是怎么來地嗎?”
  淚紅雨心想,我要是知道,那還叫重生,她知道這莫熊不管做什么事,都有點藏頭藏尾,便不答他的話,直接對莫虎道:“你來說,這個人有點結巴,我聽不明白!”
  莫虎得意的又帽子又扇了幾下風,道:“我以為,以我們的科技知識,這個時代的人沒有人能趕得上,但是,有一種東西,經過我們仔細的研究,卻比五千年后的醫學還為進步,這就是供奉在迦邏帝國圣殿里的圣水!只不過,在我們來到這里之前,沒有人知道這圣水是怎么用的,而且文字記載下來的東西表明,這種水,他們叫做來世水,飲了之后,有諸多弊病,人雖變得年輕,可卻記憶全無,而且,過了十年之后,要經過所謂的幻影陣的考驗,而據記載,從來沒有人經過這種考驗,往往都死在了幻影陣中,不過,當我們得知這種東西,經過研究發現,這種東西,的確能使人體肌能重煥青春,使人體的細胞年輕,變小,同時,也能使腦細胞變小,所以,人才會記不起以前發生的事,而所謂的幻影陣,是因為十年之后,這種藥水在體內積聚,有一個總的暴發過程,這種暴發,主要針對腦,所以,要用所謂的幻影陣來控制引導這種暴發,而我們想,如果,重生之后的人,十年還未到的時候,就通過自身的努力,使自己的腦細胞得到充分的鍛煉,想必是可以避免這種總暴發的,所以,當年,你中了九羅花之后,我們不得不用了這種來世水,而普羅王子……”這個時候,莫虎贊了一句,“他對你真的不錯,雖說,他一直沒有表示過喜歡你的意思……”
  淚紅雨聽了他一大段描述,倒還沒表示出什么吃驚的樣子,聽了最后一句,倒的確有點兒沮喪,什么,咱們一直還是同伴關系?那么,他那一吻,光天化日的,不是毀壞人家的名節么?
  莫熊嗡聲嗡氣的道:“你知道什么?人家說不定早就暗渡陳倉了!”
  看來,她的隊員們對普羅的印象真是挺不錯的。
  莫虎繼續道:“當年普羅押運到大齊兩國交好的貨物被劫,更要命的是,和親的公主被人殺了,當然這公主只不過是迦邏的一位宮女封的,但是,這一切的矛頭,卻全都指向了普羅,這一切事件得出的最后的結果,竟然是普羅自己賊喊作賊,為了私吞這筆天大的財富,派人劫了這筆貨物……”
  莫虎說到這里,皺起了眉頭:“古人的想像力與陰謀論真是厲害,連這種絕不可能的事都可以牽強附會的聯系起來,不論普羅怎么解釋,這一切的罪名,依舊安在了他的身上,事后,我們分析,欲加之辭,何罪之有,的確,所有的事情的源頭都在迦邏帝手中,他不想再保普羅了,所以,普羅只好背了這莫須有的罪名,而普羅之所以背負這莫須有的罪名,還是因為那一件事!”=暴君的寵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