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君的寵姬》 最新章節: 第一章奴婢知錯了(12-01)      第二章聽雨軒大餐(12-01)      第三章畫眉不是鳥(12-01)     

暴君的寵姬166 來世水

莫熊道:“對,我們不該忽然間去研究什么圣水,而且,這種研究,讓那個迦邏帝知道了,使他產生了不該有的希望……”
  淚紅雨苦笑道:“他,也想長生不老?”
  莫虎點了點頭:“對,我們以為,這種東西畢竟還未成熟,因此,認為他知道了其中的原理,也沒有什么,卻不知道,卻給我們自己埋下了大禍!”
  莫熊道:“事后,我們分析,自從我們了解了這個東西之后,一切針對普羅的布局,就自上而下的慢慢開始了!”
  莫虎搖了搖頭:“為什么幾千年前的人,總是希望長生不老呢!差不多代代的皇帝都有如此的希望,希望永遠的控制著人,只不過是一個尚未完善的東西,就讓他起了滅口之心,而且,這個人,還是他自己的兒子!”www.booksrc.net
  莫熊道:“俗話說,虎毒都不食子,這個人真是連老虎都不如!”
  莫虎道:“可能,他的兒子太多了吧!”
  淚紅雨打斷他們兩人關于人性的感慨,不耐煩的道:“別扯了,快點說說,我中了九羅花以后,怎么樣了!”她一直很好奇,自己是怎么被普羅帶到了小山村里面,又是怎么隱姓埋名,最好奇的是,普羅對自己,到底有情否?真是,少女就是少女,總有一份懷春的心的!
  莫虎搖了搖頭,看來,對這個充滿了情緒,全不把任務當成一回事,只顧著自己的小心思的隊長有些不適應,他道:“當年,你被人趁亂下了九羅花,我們不得不動用了來世水。今天想來,這一步,很有可能也是那位迦邏帝安排好了的,而你,就像是實驗室里的白老鼠,他總要找人試試效果,他才敢自己使用的吧?而普羅。仿佛也感覺到了其中的不妥,盡管我們周圍被人監視得水泄不通,這個時候,普羅發揮了他超越天才的智慧……這個其中地的復雜之處,我也搞不大清楚。反正,我們稀里糊涂的,就被普羅運出了迦邏城,他在峽谷中早設了一個據點,讓我們暫時呆在這里。而他,卻要去找那個下九羅花給你的女人,據說。她帶走了幻影陣中一個關鍵的神器,據說,這個神器有非凡的功能,能夠讓人肌肉變得極強,但是,卻能消除人的神志,不過,具有看。這個東西可能和某些注射器地功能差不了多少!”
  莫熊又嗡聲嗡氣的道:“不知你們看過資料片沒有,我們與機器人的時代的前一時代,非常流行的一部電影,叫做《生化危機》,我感覺。這種東西就有點像那里面地細菌,不過。這種東西比那可能進步得多了!我甚至有點懷疑,這所謂的來世水,神器,幻影陣都是那東西的演變,只可惜,我們之中醫術最好的莫鐵,現在卻神志不清,要不然,倒可以讓他研究一下!”
  莫虎看了一下面無表情的莫鐵,忙道:“我們可千萬別節外生枝了,只不過研究了一下圣水,就搞出這么多事來,再研究那些東西,不知道還會出什么事!任務要緊,任務要緊!”
  莫熊道:“如果不是我們研究了來世水,哦,就是圣水,莫蘭隊長怎么可能保住了條命?”
  莫虎瞪了他一眼:“不是我們研究圣水,那王八皇帝也不會這么快對付我們了!”
  淚紅雨一見他們兩人又開始爭吵,而且口出粗言,連王八都說了出來,忙打圓場:“別爭了,別爭了,先別說這件事!說下面地事,我怎么后來被普羅帶走了?”
  莫虎在心底微微搖頭,特種兵啊,五千年后的特種兵啊,飲了來世水,卻只顧著小兒女心事!
  莫虎自不會把心中的不滿道出來,道:“本來,我們不想把你交給他地,你當時,你可只有幾歲的樣子,不過,我們把來世水的后遺癥與解決的方法都告訴了他,我還記得他當時的樣子,神情極為堅毅,他道,他會想盡一切辦法不讓那一切發生,而且,他的才能,我們看在眼里,的確,做為古人來說,他有些方面,的確比我們高很多地,我們想,他能保護你,而且,我們看得出,他對你,仿佛不是一般的感情……?淚紅雨終于聽到了最后一句話,心中莫名的放下心來。一路看小說網
  莫虎望了她一眼,繼續道:“可能,那個時候,只有幾歲的你還是比較可愛的,他有了做老爸地感覺,可憐啊,普羅王子,十八九歲了人了,還沒有一個后代!”
  淚紅雨可以確定,這莫虎,他是故意的,看來,自己這個隊長以前對隊員太兇了,讓他們一有機會有報復啊!淚紅雨絲毫都沒受莫虎地話的影響。
  莫熊又嗡聲嗡氣的道:“你說得不對,普羅對她不是一般的對小孩子的喜愛!”
  淚紅雨心想,終于有個人開始說真話了!
  莫熊道:“普羅是對小孩子特別的喜愛,你沒見他出巡的時候,見到人家小孩,不管臟還是不臟,總是要抱來親上一親,可憐啊,有那么多姬妾,卻一個都生不出來,你說,咱們是不是給他治上一治?”
  淚紅雨現在絕對可以肯定,他們倆是故意的,自己這隊長的確做得很不成功,可能他們經常遭自己這個隊長的欺負,所以,經常性的找機會反抗一下,更何況,現在這個最好的時機?
  淚紅雨駕著駱駝往前沖,莫熊與莫虎駕著駱駝跟在她身后,趁她不注意,隔空擊了一下掌,臉上興奮得直冒紅光!
  她忽然間沒有心思去問迦邏面臨一場什么樣的大難,也沒有思去問夫子現在怎么樣了,到了哪里,是不是也準備到迦邏與自己這幫人匯合?
  她望著遠處,斜陽西下,照得大漠的黃地上染上了一層紅色,枯黃的樹枝在陽光的照耀之下,如同染上了血,不用問,既使她記憶還不清楚,她卻隱隱知道當年那場斗爭的殘酷,普羅,在其中起了多大的作用?如果不是他,自己這幫從未來來的人會不會被那位迦邏帝全給滅了?
  沒有人知道,這一切,只有普羅心中清楚。
  莫虎駕駱駝趕上來,以為她還沉浸在小兒女的心思里,臉上不敢稍現一絲得色,道:“說起迦邏帝既將到來的一場大亂,其實,對我們來說,只感覺很不可思議,這位迦邏帝王,在我們研究來世水得了一定的成果之后,另找他人繼續研究,居然被他弄懂了其中的竅門,據說,又找了幾個人做實驗,就開始做那長生不老之夢了,可是,他既想長生不老,又想繼續呆在皇位之上,那么,有一件事,卻是不得不做的……”=暴君的寵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