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君的寵姬》 最新章節: 第一章奴婢知錯了(11-29)      第二章聽雨軒大餐(11-29)      第三章畫眉不是鳥(11-29)     

暴君的寵姬167 血戰將即

淚紅雨悚然一驚:“對,他的兒子們,成了他繼續呆在皇位之上最大的絆腳石,如果他重生,既使能有辦法把重生時間壓縮得盡量的短,這些皇室成員,也成了他恢復記憶時最大的威脅,他的兒子們想畢個個都不是簡單的角色,只看看普羅就知道了……”
  莫虎沉默的點了點頭,眼中又露出那種茫然,他道:“真的很不明白這些古人,難道說,那個皇位,真的比骨肉親情更重要?那可是他的兒子,為什么他下手卻毫不留情?”
  “他已經開始了?”
  “早已經開始了,這十年之間,他一共除掉了五個皇子,一開始,其它的皇子并無所覺,反而有些欣喜,以為一個除掉了,就少了一個競爭皇位的力敵,可是,其中也有聰明人,而且,不知道怎么的,從大齊傳過來的消息,來世水的秘密漸漸被人知曉,你知道,皇子們可都是些聰明人,一聽到這種東西的用法,看到自己父皇須發皆白的老態,又聯想起這些年莫名死去的兄弟,還有什么不明白的,皇子們并不都是蠢貨……”|米|花|在|線|書|庫|http:book.mihua.net
  “大齊傳過來的消息……”
  淚紅雨心想,看來,是西寧王與他那政變成功的兒子搞的鬼,他們巴不得迦邏大亂,看來,這兩父子的野心,遠不止大齊的疆土,也包括這產黃金與美玉的迦邏。
  迦邏皇子們既知道了這種東西,又知道來世水來自于迦邏,還有什么不清楚的,看來,他們已經被逼上梁山,不得不聯起手來,準備還擊自己父皇的斬殺了。
  可是,他們能玩得過那老奸巨滑的家伙嗎?
  淚紅雨心中升起陣陣寒意,這是一場什么樣的斗爭。骨肉親情,在那個老人的眼里。算得上什么?
  一個個血管里流著自己鮮血的后代,現在變成了他的仇人,眼中之釘。
  難怪,莫虎與莫熊如此的擔憂,這場爭斗,必是波及迦邏全國地,的確,其起因,與淚紅雨也有一點關系,如果不是來世水。怎么會引起這場大難,而據說,研究這種圣水。一開始,是淚紅雨攛挫著干地,雖說救了她一命,可造成的破壞,的確非常的大。
  難怪莫虎與莫熊一談及此事,眼神難免閃爍,他們對自己的隊長,還是有點兒責怪的。
  不是她這么多事,怎么會引出這一連串的事來?
  這場戰爭,可是一場會摧毀一切的戰爭。想想吧,這幫皇子們個個身后都有寵大的勢力,他們的母族可并不都是普通人,就連普羅,一個極不受重視地皇子。其母親都是夜朗國的公主,其它的人,就不用說了。
  現在消息外泄,老皇帝想要除去一名皇子,必定和他身后了整個母族作對。想想。這老家伙,如今可是眾叛親離。他地后宮妃嬪們,如今是站在他這邊,還是站在她們的兒子一邊?
  這場戰爭,很可能比五千年后那場機器人與人類的戰爭更加兇險,更具有毀滅性,很有可能,戰火波及之處,整個迦邏都會被毀,那么,就憑自己五人,想要在這樣一個迦邏上重建一個城市,簡直是癡人作夢,而且,也不能把希望寄托在大齊上,大漠之中,適于生存的,始終是迦邏人,大齊既使真虛而入,其目地也只不過是迦邏的黃金與美玉,最多派人踞守礦場,又怎么會重建這個城市?
  思前想后,淚紅雨越想越驚,如果迦邏真的毀滅了,那么,五千年后的人類,真的就什么希望都沒有了。
  皇室大總管齊格從行走在皇宮之中的石板路上,一路上,宮女們避過一邊,遠遠的向他行禮,如果在平時,他必會感到心情愉悅,可最近這段時間,他只感到陣陣地心悸,皇宮內壓抑的氣氛,讓這名在皇宮中幾乎生活了一輩子的老人,幾乎想逃離這座宮殿,他從來沒有想過,迦邏皇宮,會變成這個樣子。
  那位天之子,宮內所有人的希望,寄托,與幸福所在,那位老人,變得連他都看不透,每一次,他執行他的命令,處理他地親身骨肉的時候,齊格都想問問他:“這一切,都為了什么?”
  為了迦邏?為了給未來的太子鋪平道路?可是,需要殺這么多人么?齊格垂著頭走著,難道,那個隱隱流傳的流言是真的?
  他想起那個可怕地流言,正是這個流言,讓皇子們個個避不接召,有領地地,既使那領地寸草不生,滿地黃沙,他們也避走領地,不愿意走入這里一步。而他們母妃們,雖然維持著表面的平靜,可是,那流言如毒草一般在她們地心中生根發芽,他不知道,這種平靜還能維持多久。
  宮中,是最富麗堂皇的地方,可是,也是天下第一充滿血腥味的地方,而這些天,這種血腥味卻更加的濃了,不知什么時候,漫天的鮮血就會潑天一般的濺起。
  怎么才能解決這一切?說起來,齊格并不是一個正直的人,但是,想像迦邏城既將發生的一切,他還是希望,能有人把這一切結束,只不過,這個人,會是誰呢?
  會是他么?那個隱隱呼之欲出的名字在他的心底,他卻搖了搖頭,想,當年,自己對他做得太過了,只怕,他再也不會回來了,這個迦邏皇室,對他,真的很殘忍,可惜了,那個智慧超絕的王子。
  周圍的宮人沉默的看著這位游走于皇宮之中的老人,與當今皇上樣年紀的老人,大如今的他們,只有通過他,才能勉強看出那位手握生殺與奪大權的人今天到底心情好不好,會不會又有人人頭落地?
  齊格,如今變成了宮內人的希望。
  皇宮之中,卻是另外一翻景象,如果這個時候,有人走了進去,必定會大吃一驚,如果老皇帝在大發雷霆,在處制人,倒沒有人會感到奇怪,但是,當整個皇宮寵罩在一片愁云慘淡之中的時候,這位皇上居然斜躺在龍塌之上聽著小曲,欣賞著小舞,那么,你就不得不佩服這皇帝的養氣功夫了。
  他毫不慌張,既使所有的狼崽子已經連合起來,準備對付他這頭老狼。
  他會用什么樣的底牌對付他自己的親生兒子們?更何況,他的后宮,還有無數他喜歡過,寵幸過,愛過的女人?他能下得了手么?=暴君的寵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