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君的寵姬》 最新章節: 第一章奴婢知錯了(12-01)      第二章聽雨軒大餐(12-01)      第三章畫眉不是鳥(12-01)     

暴君的寵姬168 回歸

齊格坐上宮內人為他準備的那頂轎子輕輕的嘆了一口氣用手指輕磕了一下轎門小小的轎子無聲無息的抬起向他自己的住處走去他的住處是皇宮內一座偏殿既使他受皇帝寵愛可永遠只是一個奴才奴才是不能有宮殿的而他卻有了一個宮殿雖然只是在皇宮內最偏遠的地方但是這代表了他所受的無上的榮寵因此既使在這座最偏遠的小殿平日里也是人來人往的甚至于比皇帝的某些妃妾住的地方還要熱鬧。
  黑色的轎子行走在紅墻壁瓦之間低調沉默沒有妃嬪們的囂張與華麗也沒有某些大太監那種前呼后擁但是仿佛有傳染性一般看到這底轎子的人都遠遠的停著微低了頭行禮齊格在轎子里瞇著眼睛削瘦的手指交插搭在腹上他想著那位從來不把喜怒表現在臉上的主子在如此嚴重的局面之下依舊歌舞升平就仿佛一切繁華照舊對他對他的了解他的手里一定有一張王牌。
  只是不知道什么時候打出。
  轎簾忽然間被一陣涼風揭起不經意的他從垂落的轎簾下望過去兩三個小太監在一條岔道之上疾行而過其中一人回相望向他微微而笑……
  他忽然間心中放松下來豁然醒悟嘴角的笑紋似苦笑又似釋然該來地……始終要來。
  他還是回來了那位智慧絕的王子只不過老狼怎么會準許這頭最聰明的狼崽子在宮中出沒?
  轎簾緩緩的放下隔絕了轎外的一切齊格現自己內心一片平靜并沒有那種在心底模擬了無數次的恐慌。也許這迦邏的情勢也經讓他顧不上自己的安危了吧?
  披著輕紗地舞女在大廳內隨著音樂的節奏輕輕的扭動著身子年青的身子散著青春的熱力一顰一笑媚眼如絲只為了坐在上位上那位身披著黃袍的老人她們的心底這位老人是自己的天自己的地。他地一個眼神一個微笑一句話都能讓她們處于天堂。或者墜入地獄她們還不知道外間的流言也不會去管老人的兒子為何這么長時間沒有入宮她們只需要在皇帝面前展現自己青春的**優美地歌喉。就行了……這個國家。大部分。不都是這種小人物不會保護自己的小人物在大難臨頭之時。最先被人舍棄的小人物?
  而皇子們難道說如今也成了如他們一樣的人?
  須皆白的迦邏老皇帝德爾微微地側過了頭看著那面大銅鏡里自己地樣子他笑了他慈祥地道:“你來了我的皇兒我等你很多年了……”
  他揮手叫跳著舞唱著歌的宮女們退下手執一盞金杯轉過身來銅鏡里面多了一個青色地身影那個人穿著的是一個極普通的宮內太監的服飾靜靜的立在一角手上端著剛剛燉好的玉米甜羹那青瓷的碗上還冉冉的冒著熱氣。
  青衣太監緩緩的走上來遞上這碗玉米甜羹笑了笑:“父皇很多年了皇兒都沒有親自服侍過你這玉米甜羹是皇兒親手作的……”
  德爾瞇起雙眼神情迷茫仿佛憶起十皇子小心翼翼的行走于宮殿之中端著那木盤盤上就是那碗甜羹他道:“差不多十年了吧你終于還是回來了……”
  德爾笑道:“只不過朕如今已轉了口味卻再也不喜歡甜的東西了人老了吃多了甜的牙齒總是掉得快一些的。”
  普羅仔細的用湯匙舀了舀那碗甜羹金黃色的玉米在燭光的照耀之下晶瑩剔透惹人眼饞他道:“父皇孩兒歷經費盡了心思才親手制成這一碗甜羹里面卻是未加糖的孩兒所做的一切都為了父皇而已不如您試上一試?”
  德爾眼中這時才流露出一股真情仿如普通人遠行回家看到屋內稚子的真情他點了點頭親手執了湯匙舀了一湯匙甜羹入口閉著雙眼輕抿入口點了點頭:“不錯不錯還是像以前那樣……”
  這精美而清冷的大廳這個時候才彌漫了一點點溫情盡管那溫情飄散在空曠的大廳之內如此的稀少。
  德爾道:“你還是回皇子府吧!”說完這句話以后他沉默的閉上了雙眼似睡非睡。
  而普羅則恭身道:“是父皇!”他什么都沒有說只是默默的退下像一個至孝之極的兒子。
  大廳之中只剩下了老皇帝德爾他站起身來明皇色的皇袍在地上拖出一個長長的布流差不多十年了自己始終看不清楚自己生的這個兒子當年他付出了那么大的代價只為了救那五個人五個他從沙漠里救出來的人?
  他是自己的兒子么?德爾笑著想自己的兒子不全都是無利不圖的嗎?那么他以自己一條命來救的這五個人會給他帶來什么樣的利?
  又或是他真如舞妃所妒那樣像個普通的年青人一樣只是墜入了情網?不自己的兒子血管里面流的是自己的血這種血是冰冷而殘酷的是不會為了所謂的情愛而犧牲的。
  又或許他所做的只是為了安自己的心能留在自己的身邊?的確飲了那一杯種子毒的人的確可以讓他留在身邊他用這種手段取得自己的信任?那么自己這個兒子的確讓自己刮目相看!
  德爾又飲了一杯酒輕輕的笑了:“皇兒啊皇兒難道你想的也是那長生之樂么?”
  他想起普羅那晚長驅入宮站在自己的面前對自己所提的條件一口應承豪不猶豫的飲下了那杯酒用絲帕輕拭嘴角:“父皇這杯酒味道真是不錯那么十年之后我再回來希望孩兒能親手再制一碗甜羹給您……”
  他想自己這個十皇子不管是假扮的還是真心的他的確是自己唯一欣賞的兒子只不過在長生的誘惑面前父子親情忽然間變得如此的不重要更何況十年之前一切皆成定局自己這名兒子只能是一塊踏腳之石。
  他長生的踏腳之石他對付其它皇子們的利器他們一定不會想到他們有一個兄弟會站在他們的對立面幫著自己來對付他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