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君的寵姬》 最新章節: 第一章奴婢知錯了(12-02)      第二章聽雨軒大餐(12-02)      第三章畫眉不是鳥(12-02)     

暴君的寵姬17 小狗與大狗

中午12點鐘以后,大家幫手投PK票,合什拜謝了,更新改到中午12點。。。。。。。。。。。。。。。。。。。。。。。。。。。。。。。。。。。。。。。。。。
  兩只狗,一條大狗,一人來高,一條小狗,一人……的小腿以下來高,從東西兩面走了出來,就要開始比試斗犬,圍觀眾人見這力量相差懸殊的比斗,個個兒遮面不忍看,又聽說小蘿卜丁狗斗敗之后,那面貌俊美而口水直流的俊小子要被狗咬,個個兒皆想,可憐,死后千瘡百孔,橫死,投胎的話,閻羅王也不會給他什么好出處。
  可那條小狗,卻也奇怪,仿佛不曉世事,邁著小狗腿,蹦蹦跳跳,狗腿帶出塵土,向那金袍將軍蹦了過去,卻也走出了個威風凜凜的姿態。
  金袍將軍自然是不屑一顧,低頭舔毛,又舔了舔狗腿,顯示是準備著用哪條狗腿來踩死這小蘿卜丁狗。
  侍衛一聲唿哨,兩狗聽得哨聲向場中沖了過去,小蘿卜丁狗跑得極歡,連跑帶蹦,向金袍將軍跑過去,金袍將軍卻頗有將軍派頭,慢悠悠的踱將過去,眾人一看氣勢,都想,這場比賽不比也罷,你那小蘿卜頭狗,就直接跳入那條大狗的嘴里算了。
  可惜,世事本無常,有誰能預料?
  只見那小蘿卜頭狗狗腿飛彈,狗身縱起,忽地飛身而起,撲向金袍將軍,狗嘴雖小,想來咬來也痛,要不然金袍將軍不會狂吠一聲,甩頸擺尾,只想把那小蘿卜頭狗甩將下來,小蘿卜頭狗卻不戀戰一處,狗腿在金袍將軍的身上又飛彈……
  眾人眼睜睜的看著那金黃色的狗毛飛揚,鮮紅色的狗血飛濺,龐大的金袍將軍被咬得如遭幾個惡少調戲的女子,躲無處可躲,避無處可避,最后滿場飛奔,撞跌幾個攤檔,撞倒幾個老頭……也包括那毛姓老頭,最后血流滿地,四肢而屈,伏在地上,嗚咽不已,這小蘿卜頭狗這才悠悠然的從那金袍將軍的身上下來,伸出紅色的舌頭舔了舔小狗腿,還踱到金袍將軍的身前,向它示威一下,這金袍將軍龐大的身軀居然有些顫抖,兇如猛虎的眼神,含了懼怕之色。
  圍觀眾人啞雀無聲,想要歡呼鼓掌,卻想起這狗是小世子齊臨淵的,不免個個兒轉了個哭臉,不敢露出些微的喜色,各自散開了去。
  淚紅雨見了,臉上也無喜色,卻憂心忡忡的喃喃自語:“小狗啊小狗,你雖贏了,可命也就到頭了,小世子有他爹撐著,勝了也可以說成敗了,你還不快跑,想成了一鍋狗肉?你個頭太小,一個小碗就能裝了,小世子可要想用什么燉你呢?”
  齊臨淵陰沉著臉,望著這小蘿卜頭狗,聽了淚紅雨的話,不知怎么的,卻不想讓她把自己看得如此之低,心里面轉了無數個念頭,轉眼又向這小蘿卜丁狗望去,卻見這小蘿卜丁狗如琉璃一般的眼珠,渾身披滿黃色的毛,少了剛才那惡咬金袍將軍的兇狠,整只小狗如一個毛絨絨的黃球一般,說不出的可愛,不由得生出幾分喜愛,他眼珠才一轉,旁邊的侍衛王丁就理解了(這王丁本來是西寧王身邊的侍衛,由于淚紅雨上次不經意之間把他與于妃湊成了一對兒,可能西寧王心里就有了一點兒疙瘩,把他派來侍候小世子了)。
  王丁正想在新主子面前表現一番呢,領會了新主子的意思,馬上向那小蘿卜頭的狗主招呼:“喂,你,過來,我們小世子有好處益你……”
  這長須遮面男正倚在墻角,聽了他的話,懶洋洋的走了過來。小蘿卜頭狗踱著小方步,邁著小狗腿,鮮血滿嘴,伸長了舌頭,舔了兩舔,如同它的主人一般,懶洋洋的伸了一個懶腰,也不管地上的死狗,向它的主人踱了過去,這個時候的它,倒真是名如其狗,雖小不零丁,但卻有一股虎嘯山林的氣勢。那小蘿卜頭狗一蹦蹦入了他的懷中,伸出一個小小的頭,眼睛似閉非閉,眼看睡著了。
  長須遮面男來到王丁的面前,懶洋洋的望了王丁一眼,王丁見了,居然一下子說不出話來,那眼光之中電閃雷鳴,仿佛一下子刺中了他的心臟一般,可轉眼之間,這種感覺卻又不見,在他面前的,又是一個懶洋洋的大胡子男人。
  王丁本想作威作福一般,向長須遮面男恐嚇幾句,一個子兒不給,讓他把那小狗賠給小世子齊臨淵,可被他眼光一望,居然不太敢說出如此欺橫霸道的話來,反而向他一拱手道:“你這狗,多少錢,我們主子要了……”
  小世子齊臨淵聽了,可有點兒不太滿意,心想,我看上了他的東西,是他的福氣,反而還想從我手里頭要錢,這不是找死嗎?他看了王丁一眼,那眼光如利刀一般,王丁本是個機靈的侍衛,馬上感覺到了,不由得后悔不辭,正想要反口,卻聽淚紅雨在一旁道:“喂,哪里來的鄉下人,你什么時候聽說過小世子要東西付過錢的?小世子需要付錢嗎?他是誰,他是小世子啊,西寧王之子,聽說過沒有?尊貴無比的,你平時巴結還巴結不上呢,如今給個機會你巴結了,你倒反而要起錢來,你這不是找死嗎?小世子就算不說,你也得馬上的把這條狗遞給他了,你這狗不是咬死人家的狗嗎?不拿你這條命來賠,就算不錯了,雖說這是場賭局,輸贏可是小世子嘴里邊一句話的事,他說你輸就是輸,小狗把大狗咬死了,也是小狗輸,說他贏就贏,大狗只剩下一口氣兒了,也是大狗贏,你什么時候見小世子講過道理的?有他爹西寧王撐著,他用得著跟你這種鄉下人講道理嗎?”
  淚紅雨說得口水直流,口沫橫飛,把長須遮面男聽得一愣一愣的,心想,我還沒出聲呢,怎么在她的口里,就與這小世子對上了?
  齊臨淵開始聽了她的話,倒頗有幾分得意,可聽到后來,越聽越不是味兒,這不明擺著講自己強橫霸道,沒有賭品嗎?小世子什么品都可以沒有,但唯一不能沒有的,就是賭品,沒了這個,以后還有什么人敢跟他賭啊?
  ………………………………PK倒計時……………………………
  各位覺得這本書好的,明天中午以后,別忘了投我的PK票票,PK票每漲800分,加更一章。作者急需你們的支持啊。
  起點女生網www.booksrc.net歡迎廣大書友光臨閱讀,最新、最快、最火的連載作品盡在起點原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