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君的寵姬》 最新章節: 第一章奴婢知錯了(12-01)      第二章聽雨軒大餐(12-01)      第三章畫眉不是鳥(12-01)     

暴君的寵姬170 女人

第一百七十章女人
  那一聲夫人從簾后轉出來一個人是一名女人一張圓圓的臉臉上滿是笑意身材也圓圓滾滾的淚紅雨有點兒不相信這么柔美的聲音是從這樣大的一幅身板中出來的而且那張圓圓的臉怎么說她以前也從未見過可是分開看她的眉眼的時候卻有一種說不出的熟悉之感淚紅雨遲疑的道:“你是凌花姐姐的……?”
  那名女子笑了:“我是凌木啊主子您還是在失憶中?”
  淚紅雨心想這名女子的性格可真爽朗她張著圓圓的眼笑瞇瞇的望著自己讓她心底不由自主的升起了陣陣暖意而更奇的是她的面容與凌花一點都不像可是如果把眉眼單獨放在一邊看的話卻是極像正所謂眉如遠山睛如星可惜放在了一張大燒餅臉上……
  淚紅雨在內心不道德的可惜著臉色卻是很平靜目光中帶著真誠問道:“凌木姐姐您是凌花姐姐的妹妹?”
  凌木夫人笑得臉上的肉圓得突了出來她很感謝淚紅雨說她比凌花年輕:“不主子您忘了我是她姑姑啊!”
  淚紅雨笑了笑左右看看:“這店里的貨……可真是特別啊!”
  空空蕩蕩的店鋪里面一樣擺在外面的貨物都沒有貨架上空得積滿了厚厚地灰塵。淚紅雨心想照此看來這家店已經很久沒有經營了她不由有些好奇……這位凌木夫人是怎么養得這么肥的呢?
  莫熊與莫虎不知道她心底的想法喜滋滋的向她匯報:“隊長這家店鋪是我們撤退之時留在這里的據點之一您看看這環境這排場。一路看小說網就應該知道以前我們在這里的勢力有多大!”
  淚紅雨把重心放在右腿之上斜倚了柜臺用手指摸了摸柜臺上那層薄薄的灰塵笑道:“這個地兒倒還干凈比其它的地方干凈多了!”
  凌木圓臉上現出一絲尷尬忙指揮中年店小二:“還不快擦擦!快給主子搬張凳子過來!”
  莫虎見淚紅雨不聽他們吹牛倒關心起柜臺地灰塵來。倒有點莫名其妙便停止了吹噓齊齊的向她望過去。
  中年店小二不知從哪里搬來了一張雕花的椅子殷勤的讓淚紅雨坐下。又忙前忙后的尋找茶壺倒茶卻因為這店長久沒有人來了這些招待人的玩藝兒不知丟去了哪里而只好作罷:“主子您請坐。您還需要什么。盡管出聲。我來幫您……”
  淚紅雨沉默的坐下心想這家店衰敗得真有些可以……
  可她更感興趣的是。是什么東西讓這兩個人堅持守了下來?她看了看臉孔圓圓的凌木她是凌花地姑姑?也許是這個世界上凌花最親的親人了雖說淚紅雨從來沒有聽說凌花有這么一個姑姑!
  她看了看莫熊與莫虎兩人疑惑的望著她不明白自己為什么不聽他們倆對這家店鋪的介紹。
  她把背靠在那張椅子上四周圍打量了一番忽然笑道:“莫熊莫虎這個地方我倒有點兒映像只不過現在這里地生意可太差了你們說這個地方原本是我們的?不如我們把這個地方重新做了起來一來我們在迦邏城也有個落腳的地方二來總得有個打聽事情的地兒如果這家店重開了起來想必會吸引不少貴人……”
  凌木眼睛一亮拍手稱贊:“好好主子可把您盼來了可盼來了這一天了您不知道我們在這里挨得多苦!”
  莫熊與莫虎帶淚紅雨來到這里本就有這個想法聽到淚紅雨的建議自是舉雙手贊成。一路看小說網
  淚紅雨笑了笑道:“凌木姑姑我們現在住在城內地一間民居里您先把這地方打掃干凈了明天我們再把東西搬了來!”
  凌木自是沒口子地答應激動得踱來踱去渾身肥肉抖個不停淚紅雨心想凌花如果年紀大了是這個樣子自己是不是考慮早點讓人給她配劑減肥藥?不知怎么地她卻想起了那位故意使自己肥胖的小世子齊臨淵他現在怎么樣了?應該已經登上皇位了吧?
  淚紅雨與莫熊莫虎步出店鋪拐過一個彎以后淚紅雨停了下來若有所思凝望著腳下的黃土。
  莫熊與莫虎問道:“隊長怎么啦?”
  淚紅雨輕輕哼了一聲問他們:“這位凌木姑姑以前就是這么肥地嗎?”
  莫熊搖了搖頭道:“我也搞不清楚怎么回事以前她雖然豐腴但是還是肥得沒這么歷害的!”
  莫虎道:“對啊剛開始的時候的確把我嚇了一跳!”
  淚紅雨道:“我們離開這里已經差不多十年了吧十年的時間她能沒有任何阻撓的守在這里她的本事可不是一般的大……”
  莫熊與莫虎在做學問方面是一等一的聰明可是講到分析世事看透世情卻遠不及淚紅雨更何況這十年中淚紅雨在普羅有意識的陪養之下那種疑神疑鬼的性格已經深入骨髓。
  莫熊與莫虎互望一眼從對方的眼中他們都看到了欣喜自己的隊長原來失憶了還是這么歷害。
  淚紅雨側身靠在石墻之上皺眉道:“我們在這里等著看看會生什么!”又指揮莫熊“你去后門守著!”
  她抬頭望了望天:“她可能也沒有想到我們會忽然之間出現在她的面前吧估計如果想傳遞消息只怕還不能夠而那間店鋪如此的冷清想來那指使的人也不會多派人手守在那里的這可是一個差不多十年的守株……”
  在知道自己的身上那沉重的任務之后淚紅雨早就不知不覺的把自己代入到這個任務之中仿佛靈竅忽開一般每遇一件事情她就會想一想宮熹所教給自己的東西想想宮熹會怎么想怎么辦?不知不覺中她已經把宮熹的一舉一動當成了自己的模范這是不是表明宮熹這十年的教育已經成功了呢?
  等了半天莫熊沉著臉走了過來道:“她果然出門了!”
  淚紅雨松了一口氣看到莫熊與莫虎滿臉被人欺騙的憤怒笑道“沒有利益的守護十年這種忠誠在我看來只有那些生死與共過的人才有但是我們對于這個世界來說只不過是外人他們怎么會為我們守護?就算是當初的小恩小惠當頭來也會被消磨得精光只不過我很好奇她的主子是誰?”
  莫熊搖了搖頭道:“我不能跟上去她坐上一輛四人馬車極快的走了……”
  淚紅雨手撫石墻食指上沾了石墻上落下來的灰粉:“這里的空氣可真是干燥啊你們說說為什么夫子避而不見我?”
  莫熊與莫虎對望一眼兩人同時望著地下兩雙耳朵忽然間聾了。
  街上的行人在迦邏的石板地上逶迤而過時不時傳來陣陣的輕語在空中消散淚紅雨忽然間感覺迦邏帝國雖然石屋林立卻仿佛隨時隨地會消失就仿佛那雙望著自己的眼一轉身那雙眼就無影無蹤。
  淚紅雨道:“我知道你們倆昨晚上見過他了只是我不明白他為何不愿意見我?你們難道不好奇他為什么不提醒你們這家店鋪是一個鉤?”
  莫虎道:“也許他不知道我們今天會來這里?”
  淚紅雨笑了笑:“以他的聰明他怎么猜不到你們第一個來的地方?”
  她證實了自己的猜測心中卻更加茫然夫子什么時候變得這么陌生避而不見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