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君的寵姬》 最新章節: 第一章奴婢知錯了(11-24)      第二章聽雨軒大餐(11-24)      第三章畫眉不是鳥(11-24)     

暴君的寵姬171 公主

(我要推薦票沒有推薦票更得很沮喪……
  十皇子的府第是在皇宮之中的在他離開這里之前他還沒有分府出宮普羅回府之時是靜悄悄的仿佛沒有幾個人知道但是這個消息卻很快的傳了出去知道這個消息的人個個兒變得更加沉默因為他們知道那個流言對這位敢在這生死當口回府的王子他們還是表示了足夠的敬意的天下間不怕死的人還是很少的。
  因此這位得到了皇帝的許可搬回皇宮居住的王子引起了宮內人極大的好奇心這些人可包括了那些人心惶惶的妃嬪們。所以在得知他回宮的消息之后就不斷有人前來拜訪迦邏帝的兒子們早已分封出宮唯有這個兒子十年之前獲罪便一直沒有來得及分出去除了公主迦邏帝只有這一個兒子在這里陪著他了。
  雖然這個兒子生死未知但是他可也是迦邏帝的親身兒子他為什么不怕死的回來?這可是一個關乎自己生死的重大問題尤其是宮里頭這些人心惶惶的妃嬪們如果能從這位皇子口中打探出什么消息不是比什么都強?
  紫羅蘭公主也是這么想的她是迦邏帝唯一的女兒也是唯一一個沒有避出宮去的迦邏帝的骨肉一名女子是不可能登上帝位的所以既使那個流言傳了出來。她也不怕父王所擔心地是自己皇位的歸屬既便是他真的重生這至高無上的位置依舊輪不到她來坐所以如今的宮中。她是最安全的。
  所以她是第一個敢大搖大擺的去拜訪普羅王子的人。
  鳳鑾在這座偏殿下停下紫羅蘭公主手扶著侍兒地左臂從鳳鑾上走了下來她的臉上長年蒙上了面紗以防止迦邏城一年四季總不停止的黃沙在她臉上留下痕跡雖然看不清她的面容但是這一層層的半透明的輕沙包裹著的美麗侗體讓每一個望見她的人。一路看中文網都忍不住心馳神搖她露在外面的眼睛不是很大但是。燦若星星眼波流轉之間每個與她對視地人仿佛臉上如珠玉滾過。
  她本是迦邏皇宮中不受人重視的公主但如今在所有的王子避走遠郊之后。她倒成了皇宮中最有權威的人。當然。除了迦邏帝地妃嬪們之外。
  與往常一樣她的到來盡管是前呼后擁。但是普羅的宮中依舊沒有人出來迎接兩邊站著的小太監只是靜靜的站著仿若來地人只不過是一位送茶遞水地宮女。
  紫羅蘭公主步上臺階領著四名宮女走入宮殿地大門才聽到里面有人唱諾:“公主駕到!”
  外面是強烈的陽光乍一走入宮殿大廳里紫羅蘭公主的目光有些不適應只感覺眼光一片昏暗站在門廳邊良久才在侍兒地攙扶之下步入大廳之中。
  玉石制成的長榻上普羅斜靠在上手捧一本線裝書靜靜的看著仿佛入迷之極既便有人來他也沉浸于中。
  紫羅蘭公主卻沒有出聲只是靜靜的在桌旁的圓凳上坐了她那四名侍兒也悄悄的立在了她的身后。
  廳內有沙漏沙漏里的沙緩緩的向下流代表時間漸漸的流逝過了良久普羅才緩緩的放下手中的書本從長榻上坐起:“皇姐您終于來了……”
  紫羅蘭公主把面紗取下露出一張驚心動魄的臉為什么這么說?那是因為她的從上半截看極美但是卻不知為何下巴上有一條很長的疤痕仿佛要把她的下巴劈開成兩半卻始終沒有劈開勉勉強強把下巴與臉連接了起來。hTtp:
  這個模樣叫一般人看見是慘不忍睹的一張普通的臉都罷了可偏偏這張臉卻第得如此的美。
  普羅臉色平靜望了她一眼眼中連一絲波動都沒有:“你已經去了長信客棧?”
  紫羅蘭公主笑得極為優美:“皇弟既然知道又何必再問?皇弟把那里守得真是很嚴啊!”長信客棧是淚紅雨一幫人所居住的地方那一幫人里面也有這位公主恨之入骨的人。
  普羅道:“皇姐說笑了我對自己的東西總是看得嚴一些的免得總有一些人想打他們的主意。”
  紫羅蘭公主卻道:“每次我到皇弟這邊來皇弟總是連杯茶都不愿意召待我皇弟為何對我總是如此的防備呢說到底我們可是一母同胞的姐弟……”
  普羅輕揮了一下衣袖站起身來在大廳內踱了兩步道:“我知道皇妹孝順可是皇妹可得顧及一下自身的安危要知道我們的母親可是失蹤了很多年了的!”
  紫羅蘭公主一驚也不知道他知道了多少從小到大她始終看不透自己這位弟弟在其它的地方她可以玩很多的手段但僅僅在他的領地里玩一次花樣自己就損失慘重……她不由自主的摸了摸臉上那道長疤想起那絕望的眼眸滴血的長劍想不到養狗的人如果一不小心被狗反噬其結果是如此的不堪。
  紫羅蘭公主臉上有了哀色:“不管怎么樣她始終都是我們的母親她千里迢迢的前來都是為了找你……”
  她今天來卻是向她這位親弟弟求和的畢竟那么多年過去了自己也受到了應有的懲罰這種懲罰對于一般女人來說是比讓她死還難過的可是紫羅蘭公主不是一般的女人。
  容貌在她的生命之中只能算一小部分。
  普羅輕輕的道:“母親的年紀大了皇姐可要好好的照顧于她!”
  兩人同時沉默沒有說話從普羅的這一句話中紫羅蘭公主得到了她應有的承諾她知道普羅暫時不會與她為敵看在……這位遠途而來的母親的份上他們的母親已經被她接到了一個安全的地方安置了下來。
  一個沒有人能找得到的地方。
  就算是普羅也不能。
  過了良久紫羅蘭公主才笑道:“她畢竟也是我的母親你放心!”
  普羅又沉默的在廳內踱了幾步最終站在她的面前問道:“你還恨著莫鐵?”
  紫羅蘭公主仿佛聽到了一個極好笑的笑話她咯咯一笑下巴上的疤痕被扯得變了形她淡淡的道:“他不值得我恨!”
  的確他不值得她恨一直以來她接近他利用他只不過是為了那五個人的秘密他對她來說只不過是一顆棋子。
  紫羅蘭公主淡淡的又道:“只不過這個仇我卻一定要報的你知道從小到大對于那些傷害過我的人如果我不報仇我連覺都會睡不好的。”
  普羅沉默的又坐在了玉榻之上笑了笑:“與你一樣我的東西我也會盡全力保護。”
  紫羅蘭公主笑道:“那么我們只好各憑其力了不過我還是答應你等這樣事過后我再報這個仇!”
  普羅知道這是她最后的底線但是有了這個時間也就足夠了因為他知道自己這位姐姐的實力他了解她就如了解自己一樣。
  而這個時候多一個朋友還是比多一個敵人好。
  普羅笑了笑道:“皇姐那間品月坊不如就讓它重開了吧?”
  紫羅蘭公主也笑了:“皇弟說笑了那品月坊本來就是你的開與不開與我有何關系?”
  普羅卻向公主行了一個半禮道:“多謝皇姐……”
  這聲多謝他是真心實意的如果不是她品月坊怎么也不會保存下來的雖然她用手段控制了掌柜凌木就仿佛控制莫鐵一樣凌木那一身的肥肉可不是憑空長出來的吃了那種藥的人怎么都會有點負作用的就仿佛那位胖皇帝又仿佛噬心的莫鐵。
  品月坊雖然是他的但是他卻知道自他離開迦邏品月坊不可能是他的了它沒有消失在迦邏靠的可全是她。
  自己這位姐姐可真不是一般的女子可以視錢財如糞土的女子很多可是可以視容貌如糞土的女子世上卻一個也沒有。
  她在意的莫非也是那個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