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君的寵姬》 最新章節: 第一章奴婢知錯了(12-02)      第二章聽雨軒大餐(12-02)      第三章畫眉不是鳥(12-02)     

暴君的寵姬172 種子

普羅心想,她是不是瘋了?不知道當今的形勢?如果稍稍對那張椅子有一點妄想,都會落入萬劫不負的境地,幸虧,她身為女子,是她最好的屏障,讓迦邏帝不會懷疑的屏障,可如今,她仿佛要自己除掉這個屏障一樣,她是傻,還是聰明?
  普羅搖了搖頭,他知道他這位姐姐的智慧,心想,幸虧,她身為女子。他想起她對莫鐵產取的手段,以她尊貴的身份,親自下場,去實行這個計劃,雖然這個計劃后來功虧一簣……
  可是,她的狠心,讓普羅感覺,自己這位姐姐,非池中之物已。
  “你身上的種子,還好吧?”紫羅蘭公主在椅子上換了一個姿勢,側過了身子,輕輕的問他。
  聽到普羅的耳朵里,卻如炸雷一般,她……連這件事都知道了?
  那么,還有什么事不知道的?
  “還好,只要種子長得好,它就是我的護身之符!”普羅平靜了一下自己的心情,若無其事的道。
  當年,迦邏帝遞給自己一杯酒,要自己飲了下去,這杯酒換來了那五人的性命,也在他身上種上了一顆種子,種子需要十年的時間生根發芽,如今,差不多十年了。
  種子,既是他的毒藥,卻也是某些人的救命之藥,所以,他能回到迦邏皇宮,平平安安.電腦站www.16k.cN
  紫羅蘭公主又露出了那種憂傷之色:“弟弟。你說,在這里頭,有什么意思,不是你殺了我,就是我殺了你,父子天倫,成了毒藥地藥引,弟弟。你出去了,就不應該回來,既便是毒發了,能夠死在外面都好!”
  她沒有稱他為皇弟,而直接叫他弟弟,如許多普通人一樣。
  可是,這也換不來兩人之間的親昵,普羅太了解自己這位一母同胞的姐姐了,在她的心里。沒有無緣無故的愛,也沒有無緣無故的示好。
  他面容不變,輕輕的道:“我是一個怕死之人……”
  紫羅蘭公主知道,他終究還是不相信自己。不肯把那個秘密告訴自己,也是,就憑自己喊他一聲弟弟,就能融化兩人之間結成的冰嗎?更何況,這種冰。已經結成了十多年地時間?結得如同冰晶一般的硬?但是。那又有什么。她終究會查出來的,沒有什么秘密能瞞得了自己,特別在這個皇宮之中。
  自己的父皇。迦邏帝不會知道,他最不受重視的女兒,有的時候,伏于暗處,卻是比毒蛇還歷害的。
  紫羅蘭公主來的時候,帶來一陣香風,去的時候,臉上帶著微微地笑容,普羅復又拿起丟在玉榻上的那本書,看了起來,過了良久,才道:“五千年以后的世界,真的是這樣地么?”
  書的封面朝上,露出上面幾個手書的大字:終結者,這本書,是她未重生之前默記出來的,隨手藏在了她住處的墻畫之中,被他找了出來,她卻一直不知道,自己派出去地人,早就已經監視了她地一舉一動,他們所說地話,所描述的世界,對自己來說,如魔獄一般,但是,他卻已經知道了,知道了自己所在的這個世界終有一日會消失,而且是以那種方式,而所謂地皇位,在歷史的洪流之中,又有什么意思?
  普羅眼中升起一絲堅定,他想,既然她想完成這項任務,那么,他就幫她完成。Www.16K.CN
  忽然間,他感覺身上陣陣發熱,他知道,那個東西,只怕又發作了。
  他站起身來,走到屏風后面,除下身上的外套,又除了上衣,在屏風后的那面大銅鏡里,他看到鏡子里面的那個人,身形面容都未改變,變的,是身上那一塊地方,靠近心臟的地方,有一個心形的紅斑,十年之前,如一顆種子,小小的,豪不引人注意,但是,經過了十年的時間,它已經長成了巴掌大小,就如同一顆種子長成了參天大樹一樣,這泣種在他身上的種子,也已成形。
  “主子,您,還好吧?”這是鐵五的聲音,他是鐵石的兒子,當年那間地牢的牢頭兒,被自己的父皇清洗滅口的人之一,他……只來得及救了他唯一的兒子。
  普羅穿上衣服,道:“長大了一點,沒什么……”
  鐵五擔憂望著他敞開的胸前,讓普羅瞪了他一眼,他頗不好意思的撓了撓頭,收回了目光,建議道:“這個東西對您的精血損耗太大了,要不要,想想辦法!”
  在沒人的時候,他們仿佛恢復了在小山村里的時光,沒大沒小,相處得如家人一般,這種溫暖,可以說是普羅一生的追求。
  普羅知道他的意思,父皇告訴過自己,如果這東西成長得太快,可以通過與女子交合,吸取精血給它,那么,對自己的本體是不會造成什么影響的,他笑了笑道:“我自己都這樣了,還去禍害別人干什么?”
  鐵五垂了雙眸,嘆息道:“但是,您如果不想辦法,它會榨干您的精血的,您難道從此以后,就不見小雨了?既使您不見,但是她又豈會是一個乖乖聽話的人?”
  普羅嘆了一聲:“見,自然要見,但如果這樣做的話,她會怎么想?”
  鐵五驚望了他一眼,很不明白一向英明決斷的主子,為何忽然間有了一絲猶豫與軟弱,他開始顧忌小雨的想法了么?
  鐵五勸道:“有些事,可以不必告訴她的!”
  普羅臉色平靜:“如果我的身體不變成這樣,那位是不會放心的!”
  多疑如他,就算在自己身上下了毒,可見不到效果,他又怎么會放心,又怎么會讓他住在皇宮之中?
  鐵五知道不管怎么勸,他都不會改變主意,他只有嘆了一口氣,緩緩的退下,心中卻怎么也掩不住憂傷,主子,可怎么辦?再這樣下去,只怕他這條命都會賠上了。
  鐵五走出門,挺直的背都有些蕭索,普羅掩好衣裳,看著那面銅鏡,鏡子里的人依舊青春,可是,眼角仿佛有了細紋,十年,畢竟不是一個短的時間!
  他朝鏡中的自己冷笑,就仿若嘲笑著另外一個人:“你想控制一切,可這世間的一切,又豈是你能夠控制的?”就算你是皇帝,也不能,想長生不老么?又幾個人愿意讓你長生不老?
  他從屏風后走出來,又斜坐在躺椅之上,拿起書翻了翻,微笑了,這個世界,到最后,都會灰飛煙滅的,沒有人能獲得永生。
  歷史早已經注定,可偏偏還有那么多癡人做著癡夢,就算是那個狠如猛虎的老人也不能免俗!
  普羅忽然間又想到了重生之后的淚紅雨,小部分時間冰雪可愛,大部分時間胡攪蠻纏,毫不講道理,讓人頭疼無比,卻比她以前那種鋼硬多了很多的人氣,這樣的重生倒是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