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君的寵姬》 最新章節: 第一章奴婢知錯了(12-02)      第二章聽雨軒大餐(12-02)      第三章畫眉不是鳥(12-02)     

暴君的寵姬174 大人物


  搜這本小說最快的更新柜臺上,還是凌木在張羅著,說也奇怪,她雖然胖,卻越忙越肥,幾天過去了,淚紅雨覺得她臉上的肉更多,面上更加油光滿面,看那勢頭,很像發酵的饅頭。
  莫虎與莫熊依舊插語打諢,廢話連篇,正應了一句話,有了他們倆,干啥啥都不累。
  他們把帶過來的人安置在店鋪里面,讓人做了幾身工作服一穿,整個店鋪立刻亮堂起來,那角角落落布滿的灰塵蜘蛛網被清掃一空,紅木的架子漆上了油漆,上面擺上亮晶晶的飾品,立刻吸引了無數多的貴婦前來觀看。
  前門那張厚厚的門簾還是沒有取下來,據淚紅雨講,這個門簾,是他們的金字招牌,是不能取下來的。
  開張了幾天,大紅燈籠依舊鮮紅明亮,一染塵埃,淚紅雨心里明白,能夠這么順利的開張,肯定有人暗中支持,要不然,一群陌生的外地人能在迦邏城站住腳?她始終清楚,不管去了什么地方,人與人之間那盤根錯節的關系網,總是存在的,自己開了這么一張店,牽動的肯定不止一個兩個人的神經,到如今卻還沒有人前來找麻煩,倒也是一件奇事。
  她做好了準備迎接一切奇事。
  每一天,這家新開張的店鋪,都有不少的人揭開那張厚厚的門簾,走了進來,她一大早就來到了這里,如今的她,對這個賣買倒越來越感興趣,倒仿佛很久以前,就經營了這些東西一般,不知不覺的,就把腦子里的奇思妙想拿了出來。用在店子里頭,比如說玉石的擺放,原本只在柜臺上的,她卻叫人在大廳中間加上了一個方桌,桌子上面做成一個正方形的箱子的模樣,在里面擺上了無數的首飾。讓人一進門就可以看見這張桌子,可以近距離地拿起飾品打量。
  可莫熊莫虎卻道:這樣做,不是招賊么?
  淚紅雨一怔,恍惚之間,記起了什么東西:“原來,上面應該蓋上一層玻璃的!”
  一聽道這話,莫熊與莫虎臉上露了喜色,知道淚紅雨只怕記起了什么,卻也鬼鬼崇崇的周圍打量。生怕被人聽了去……月華石礦被封了,這店鋪里面的大部分首飾,可都是由那種東西冒充的。
  這項決定,自然不與執行,莫熊與莫虎雖然能制出玻璃,但是,讓人在這件東西與月華寶石之間產生了什么聯想,那可就得不償失了。
  她又提了很多的建議,比如說。珠寶首飾分類擺放,下面墊上一層黑色地天鵝絨,在珠寶的旁邊放上清水,又或點上幾盞燈來襯托,讓那些本來就流光溢彩的月華石更增添了幾分顏色。
  莫熊與莫虎對這一點倒能接受,不過改進了一下,找了一種會隱隱發光的礦石,把礦石磨得如鏡子一般的光滑,再點上幾盞燈,把光反射到珠寶的上面。倒也明亮無比……最重要的是,在這種明晃晃的環境之中,只怕很少有人能看出此月華石不是彼月華石了。
  淚紅雨失憶癥沒好,自然糊糊涂涂,只不過,每次看到莫熊與莫虎一見到客人拿起首飾仔細打量,臉上總是有些閃躲與不自然,心中有些奇怪罷了!
  淚紅雨正坐在客人專屬的座位上看著莫熊與莫虎滿面笑容地跟一個女客人介紹一幅翠綠色的耳環。看著他們倆巴結的樣子,淚紅雨不由得嘆為觀止,這兩人,恐怕以前就是做這個的,那種商人的勢力與萎縮。在他們兩人身上表現得淋漓盡致。
  雖然厚厚的門簾擋住。但是,這家店鋪正對大街。門外本應該有的正常的喧嘩嘈雜聲,忽然間漸漸停止,就仿佛有什么東西把那嘈雜之聲掐斷一樣,淚紅雨感覺到了這種異狀,而店內的莫虎與莫熊也感覺到了異樣,甚至連那位把目光沾在那只翠綠耳環之上女客人也感覺到了這種異狀。
  淚紅雨忽然間有一種聯想,她想起了宮熹化身于冰藍王子之時招搖地從大街上走過,滿大街的人忽然之間陷入沉默之中,然后,就是滿天的音樂之聲,最后……當然是自己在街心的哭鬧聲。
  這種情形,第二次發生了?又是哪一位騷包的,愛眩耀的人出現在了大街之上,而且還準備來到自己的鋪里面?
  淚紅雨心中不禁充滿了期待,期待著門簾揭開,又是一位絕世美男,更勝從前……冰藍王子。
  她發著光的眼盯著那個門簾,等待著門簾內露出一張風華絕代的臉,最重要的是,男人地臉!
  纖纖素手,當真把門簾揭開了,而且肯定是兩人合力揭開的,因為,那兩只手,一黑一白,同持一邊,緊接著,走進來四位待女,把淚紅雨看得嘆為觀止,那四名侍女,兩名膚色為黑色,而另外兩名,膚色則為白色,相映成趣,妙到極點,更妙的是,膚色白的,美麗可愛,膚色黑的,卻也不差,容貌極為美麗,淚紅雨看到這兩對趣人兒,可以想像,她們的主子,絕對是一個特別愛顯擺的人,這么吸引人眼珠子的陣仗都擺得出來,與那普羅有得一比,那化身為冰藍王子時地普羅的那幾位身體高大,身上只著短皮襖的健壯侍衛,每個人出場,還表演一段如雜技一般的武藝,用來吸引滿街人的眼球,而這人,用地是黑白兩色地美女,效果同樣的這么震憾。
  淚紅雨又見到騷包無比地陣仗,興致勃勃,瞪大了雙眼望著。
  店鋪本來很空很大,但四名美女一入,很空很大的店鋪頓時擁擠起來。
  一聲嬌喝:“紫羅蘭公主駕道……”
  一位蒙了面紗,渾身仿佛籠罩在紫色的云霧中的女子緩緩的走了進來。跟在她身邊的,還有一位個人。
  紫羅蘭公主打扮得很美,也很奪人眼球,但是,淚紅雨沒有望向紫羅蘭公主,而是望向她身邊的那人,那人云淡風輕的笑著,臉上神色似譏諷,又似冷漠。
  淚紅雨心想,世人講得好,這個世界真小,人生真是何處不識君!
  又看見了熟人,而且,是她怎么也不想見的熟人。
  那位在大齊奪位斗爭中失敗了的米世仁,那位被夫子宮熹打得吐血的米世仁,他,居然與這位所謂的紫羅蘭公主站在一起?
  做為店的主人,淚紅雨當然要站起身來,她放下手中正在磕的瓜子殼兒,彈了彈身上并不存在的瓜子碎兒,站起身來,頗為靦腆的向兩位客人微笑:“兩位好,兩位需要什么東西?本小店的月華石首飾在迦邏城可是首一首二的,來來來,兩位過來挑挑?”
  米世仁目光閃閃的望了她一眼,隨意的看了一下這家店里的東西,道:“公主殿下,這家店的貨看起來倒不錯,非常的齊整,只不過,不知道有沒有彩虹寶石?”
  彩虹寶石,是月華石的制出來的極品寶石,色彩如彩虹一般,有七種顏色,本來極為難道,可不知道為什么,莫熊與莫虎弄得最多的就是這種東西,淚紅雨很清楚的看見,他們兩人從馬車上抬下一蘿筐的彩虹石,隨隨便便的蓋了一塊臟夕夕的布放在倉庫里面,跟鵝卵石的待遇差不多。
  淚紅雨一愣,他們自然不知道她這一愣是想到了鵝卵石的意思,淚紅雨忙把他們倆引到一個精致之極的小木盒旁邊,小木盒盒底鋪了一層黑色絨布,四周圍的燈光照著,把那顆小小的彩虹石照得流光溢彩,真正是珠光寶氣,讓人眼前一亮。
  胖胖的凌木早迎了上去:“兩位尊貴的客人,您真是好眼光,看看,這彩虹石,可是我們花了大價錢淘回來的,哪兒都沒有這樣的貨色,您看看這硬度,,這色彩,在寶石里面流動,仿佛流著是彩虹一樣,這么大一塊的彩虹石,是別處絕對沒有的!”
  聽了她這一番介紹,淚紅雨不由自主的又想起那一大筐用臟夕夕的布蓋著的石頭,今兒個早上,她很清楚的看見,莫虎從那里面隨便淘了一顆放在這小盒子里。
  米世仁既然仿如不認識一般,那么,淚紅雨就只有任由凌木該殺就殺,該宰就宰,反正他們兩人之間仿佛過節還很深,還不是一點半點,雖說到了后面,這米世仁如墻頭草站穩了方向一樣,倒向了他們這邊,但俗話說得好,墻頭草是隨時會改變方向的,再說了,他身邊的這位美麗的蒙面女子,其騷包之舉,與夫子有得一比,能與夫子一比的人,都是厲害角色,都不可忽視,這是淚紅雨的經驗之談。
  (歡迎您,記住我們的網址:,)UserReers.aspx
  注冊會員,享有更多權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