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君的寵姬》 最新章節: 第一章奴婢知錯了(12-01)      第二章聽雨軒大餐(12-01)      第三章畫眉不是鳥(12-01)     

暴君的寵姬176 合作

淚紅雨感覺這蒙面女子真的看得很認真,拿起那顆月華石對著光看了又看,看得莫熊與莫虎莫名的緊張起來,莫熊繼續向那蒙面美女介紹,而莫虎則仿佛為客人著想一樣,頗為殷勤的走到那幾盞增加亮度的油燈面前,把亮度調到極亮,而且擺了幾個角度,把光全都對準了蒙面女子手里的所謂彩虹月華石,如此一照之下,那月華石更加的流光溢彩,最重要的是,把人家蒙面女子的眼睛晃得猛眨了幾下。
  蒙面女子氣息吹起臉上的面紗,眨了幾下眼,淚紅雨可以肯定,她這個時候,肯定是耀眼生花,眼睛多了幾個小星星,淚紅雨暗道,莫虎莫熊兩人配合得真是好!
  她笑笑,把彩虹月華石放遠一點,贊道:“真是不錯啊,這枚彩虹寶石,我竟是以前從未見過……”她眼光環了一周,似笑非笑,“我一生中見的珠寶無數,但是這種材質的彩虹寶石,我真是前所未見!”
  說著,她避開幾步,走到暗處,躲過那耀眼生花的照射:“本店本是特別,燈都可以照得這么亮,只不過,我卻不喜歡站在這么亮的燈下欣賞寶石!”
  莫虎忙稍稍的調熄的油燈,莫熊則擺出一幅誰家寶石有我家品質好的自信模樣,向蒙面女子繼續吹噓:“那是,那是,就算沒有燈光照著,您看看,這彩虹石只要有微光……16K小說網電腦站www,16K.CN。它依舊是那么地燦爛生光!”
  淚紅雨不得不贊嘆他們兩人臉皮之厚,不過,說得也是,他們所用的,是他們獨特的技術,雖然做的是假,但是,又有誰能看得出?
  蒙面女子自然也看不出。但淚紅雨看她的表情,知道她已經起疑,只是她不能肯定,也沒有那種常識,所以,她不知道這顆小小的東西是由什么做成!
  蒙面女子把那顆小小的月華石重放到小木盒里,莫虎與莫熊臉上的笑容更燦,很明顯,他們倆很是松了一口氣。忙道:“這位姑娘,您還要什么,我們這里項鏈,耳環。其做工,品質都是上乘地!”
  說完,莫虎從柜臺下面拿出一個極大的木盒,揭開木盒,里面全是金玉鑲嵌而成的項鏈。自然。那顏色各異的月華石被黃金鑲嵌得貴氣無比……
  淚紅雨根據對他們兩人的了解。小說網.手機站\\\.16k.這自然……又是用現代的手法做出來的。
  蒙面女子手指撫上那珠寶玉石,她拿起一條條項鏈仔細觀看,越看越心驚。心中對月華石的疑意未消,但是,光看這一條條的項鏈,卻知道,他們地東西,自己卻是從未見過的。
  一條條項鏈做得極為精致,不看上面的月華石吊綴,那一根根黃金制成的項鏈,倒是如假包換,十成十地黃金制品,而且,它們的形狀在這個世界絕對沒有人見到過,每一根項鏈的鏈條打得極為玲瓏機巧,有的極細,像一根線一身,可細看之下,卻由無數極細極小的花形一朵朵地拼成,一條細鏈所用地小金花需上千朵之多,就算是這個世界手最巧地工匠只怕也制不成這樣精巧的東西來!
  這一次,莫熊與莫虎沒有調高那油燈的亮度,反而用一種生意人地謹慎與忠厚,面帶笑意靜靜的等著蒙面女子簽賞,莫熊小心的拿起放在木盒底的一根項鏈,面帶笑容,遞給她,而莫虎則道:“有很多的小姐心中向佛,卻不方便像老太太一般在頸中持上一串碩大的佛珠,但是,如果掛上我們這個東西……您看看……”
  蒙面女子接過他遞過來的那根鏈,眼中有溢不住喜意,如果真能做成這樣,那么,倒真可以了了很中閨中少女向佛的心愿。
  原來,迦邏國全國的人都向佛,而且,他們信仰的,是一種名叫諾亞的大神,每一個人,都喜歡把這個諾亞大神雕成的各種佛像開光后佩帶在身上,而且佩帶得越多越好,年老的婦人們,則把諾亞大神的佛像雕得極小,戴在脖子上,為自己家庭,兒孫們企福,而年輕的女子,則不喜戴項鏈,只有佩帶一些小的玉飾在身上,不為別的,這位諾亞大神,雖然是神,但是,卻長得極為兇惡,雕得再小,也是不尊丑神……看來,人們不管信仰多忠誠,對丑美的態度還是一樣的。
  美麗年輕的女子不管多想沾點兒佛光,但是,還是顧及容貌的多,誰也不想戴一條有損自己容貌的項鏈。
  但是,拿在蒙面女子手中的那條項鏈,卻把這個問題解決了,與上一條一樣,這條項鏈,連接的每一節做得極小,小得幾乎看不見,而每一個部件,卻是由一尊小小諾亞大神的神像做成的……既使面容再丑,但是,看不見的時候,還是人人都愿望戴上一條在脖子上,讓它為人祈祈福的。
  這倒是一條聚財的好辦法,蒙面女子眼神復雜的望著這兩人,隨便一樣東西,拿了出去,就能賺來無數的金銀,不管他們的月華石是真還是假,但僅憑這制作精巧的諾亞佛像項鏈,就能讓上門來的人完全忽略了月華石成色的問題,她想,難怪,自己那位弟弟笑著對自己說,只要你幫了他們,他們回報你的,絕對比你幫的多!她不由有點后悔,當初,為什么會用如此的手段對付這五人……莫鐵,她才知道這個傷害了她的人的名字!她摸了摸臉上那道隱藏在面紗后面的疤痕。
  最重要的是,蒙面女子忽然間想到,他們既然能做出這么小卻這么精致的佛像,手必定也是極巧的,巧到了極點,那么,對長期困擾著她的那件事,是不是也有辦法?她有點明白,自己的弟弟為何會讓她來這里了,而且,讓她親自來。
  她的弟弟說得對,她可以自己選擇與他們合作還是不合作,但是,他面上的表情卻是極為篤定的。
  他篤定自己一定會與他們結成同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