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君的寵姬》 最新章節: 第一章奴婢知錯了(12-02)      第二章聽雨軒大餐(12-02)      第三章畫眉不是鳥(12-02)     

暴君的寵姬177 交易的阻礙

蒙面女子不經意的擺了擺手,和她一同進屋的那四名黑白麗姝默默的退了出去,淚紅雨知道,這表明,她很有些重要的事要和屋內人說。
  因為,莫虎與莫熊更加殷勤了,臉上帶出了幾分重視,淚紅雨甚至猜測,這兩人是不是早就知道什么?他們已經得到了消息?
  莫熊不知從哪里拿來一塊金線織就的綢緞墊子,又指示那中年店小二搬來一張紅木椅子,那椅子描龍雕鳳,極其華貴,也不知他們準備了多久的東西,淚紅雨竟然從未見到過。
  屋子里擺上這么一張椅子,頓時有了幾分氣魄,但是,這種椅子看來莫虎與莫熊只準備了一張,屋子里面可有兩位貴人,米世仁雖然沉默而低調,任何見了他的人,都不會把他看成這蒙面女子的隨從。如果這樣看,那么,那人只怕是極不帶眼色的。
  莫熊與莫虎當然不是這樣的人,接著,中年店小二又搬來一張黃木椅子,上面依舊描龍雕鳳,但是,規格就降了一層,既使鋪上了那綢緞墊子。
  淚紅雨心中暗嘆,莫虎與莫熊到底不是這個世界的人,對于這個世界的禮儀還是不懂,周圍也沒一個提點的人,不明白這些所謂的貴族人物,一點點小小的疏忽,就會讓人心底暗生疙瘩,難怪,十年之前,會敗得如此之慘。兩張椅子并排擺著。蒙面女子當仁不讓地坐上了紅木那張,而米世仁,臉上卻看不出喜怒,眼中帶著一如既往的平靜,坐在她的旁邊。這等于是自降身份,淚紅雨看著他的表情,忽然間自己在心底失笑,心想。他連西寧王府的監獄都可以親自化妝扮成一個小小的殺手進入,在他的心底,還有什么不能接受的,他這個人,自小必吃了無數地苦頭,能屈能伸,算得了什么?必要的時候,他可以把自己綣縮起來,讓人絲毫感覺不到他的威脅。
  而這個時候。是不是也是他的一種綣縮的姿態?以等待再一次的騰飛?
  淚紅雨心情復雜,他能自降一等,坐在這女人的身邊,那么看來。這女人身份不凡,只怕在自己猜測之上。
  直至現在,淚紅雨還不知道這女子的身份,看來,這女子也不想向自己表明。莫熊與莫虎擺低姿態。殷勤的親自搬凳鋪墊。淚紅雨則更加肯定,莫熊與莫虎早與這名女子通過氣了。
  可是,瞞地卻是自己!只因為。自己還憶不起以前!淚紅雨第一次感覺這種被人當成未成年人的滋味的確不好受。
  全都把自己當傻子了?
  淚紅雨不禁心中陰暗起來。畢竟誰都不愿意讓人當成傻子,是不?
  淚紅雨站在柜臺的一角,莫虎與莫熊對那兩人地巴結殷勤,讓她幾乎插不進言,而她的老熟人米世仁,也幾乎當她如無物,淚紅雨有一種受到忽視的感覺。
  蒙面女子臉轉頭向著她的時候,她正百無聊賴的倚在柜臺邊,手指劃著柜臺地邊緣,眼望柜臺縫隙里那只爬來爬去地螞蟻發呆。
  蒙面女子眼睛犀利無比,先不談其它,眼睛左右一轉,見店內其它人都已退下,留下來地,唯有莫虎與莫熊,淚紅雨三人,便道:“兩位店主,我有些話想對兩位說,請兩位屏退其它人等!”
  莫虎與莫熊一開始還不明白她講什么,見她目光有意無意的掃向淚紅雨才明白,原來,淚紅雨被人當成了其它人等了!
  莫虎與莫熊暗自好笑,臉上卻不動分毫神色,頗為嚴肅的道:“小姐請放心,這位,是我們絕對信得過地人,您有什么話,盡管說來……”
  蒙面女子又遲疑的望了望淚紅雨,見她眼中似有怒火,這才轉過身來,道:“其實,我今天來,是受人所托,想與你們做一項交易,不知你們是否有興趣呢?”
  莫熊與莫虎還未發話,淚紅雨抬起頭來,問道:“你受何人所托,所為何事?”她停了停,“不管你所為何事,本店皆不感興趣!”
  莫熊與莫虎聽了,兩人皆露尷尬之色,心中暗道,失憶就失憶吧,連脾氣也小女孩了,這可怎么得了?要知道,以前的淚紅雨可是識大體之極的啊。決不會關鍵時候拆檔的啊。
  莫熊與莫虎忙向蒙面女子介紹:“這位,是我們的大店主,您有什么事,盡管同她說!”
  蒙面女子面露愕然之色,沉吟了半晌,才道:“哦,是嗎?是吧?”
  淚紅雨臉上喜色微露,又被憂色掩蓋,盯了那蒙面女子兩眼,實在忍之不住,道:“怎么,您?不相信?”
  蒙面女子笑吟吟的道:“我只是不相信,姑娘這么年青,就有兩位這樣有能力的屬下!”
  淚紅雨左手一巴掌眼看著的要拍在了柜臺之上,最后還是輕輕的放下,按了按柜臺,道:“這有什么奇怪的,自古英雄出少年,我只不過有兩位精明的屬下而已!”
  莫虎與莫熊頗為后悔開始把淚紅雨稱為信得過的人,知道此女子心性尚未成熟,可那股精明勁卻若有若無,時隱時現,一不小心,她就把精明用在了自己人的身上,忙畢恭畢敬的向淚紅雨道:“大店主,我們盡管精明,但是都是您調教出來的人,生意的大方向,還是要您來拿的。”
  淚紅雨點了點頭,表示大人不計小人過,她接受了兩人的道歉,咳了一聲,皺了皺好看的眉頭,向兩人道:“哎,什么事都不讓我省心,她既然有意與我們談交易,那么,你們倆權當陪她玩玩,與她談談吧,人家既然上了門,也不好拒絕得太過,人家的臉雖然蒙著,可還是要的!”
  蒙面女子眼睛微微閉了閉,看來氣著了,米世仁嘴角終于含了微笑,望著這大店主,手指輕輕在身側打起了節拍,看來正樂著。
  莫虎與莫熊可不敢臉上再露出些微的不恭敬,臉上嚴肅得可比政界人物,忙道:“那我們,就去談了,您老歇著……”
  淚紅雨這才在柜臺后面的高凳上坐下,以表示監視的意思。
  蒙面女子沒有發怒,反而心平氣和起來,道:“你們討論完了嗎?如果討論完了,我們可以談了嗎?”
  她當淚紅雨不存在!這就是成熟女子與小女孩的區別!
  莫虎與莫熊忙向淚紅雨點了點頭,這才走到蒙面女子對面的那兩張椅子上坐下。
  迦邏帝國地處大漠,不比中原大齊,物產稀少,食物以肉奶類為主,而衣物,卻以獸皮麻料為主,迦邏國,最主要的經濟來源,就是黃金礦與玉石礦,這兩樣,占了迦邏國整個國民收入的十之**,每年,從迦邏的黃金與玉石礦中挖出來的黃金珠玉由駱駝隊經過寬寬的的大漠,通過長長的峽谷,運往大齊,以及周邊的小國,換來無數的布匹與精巧的日用品。但是,自從迦邏最大的月華石礦產不出好的月華石來以后,這種平衡,漸漸被打破……
  繼續升手要推薦票,預定下個月的粉紅票,我要票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