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君的寵姬》 最新章節: 第一章奴婢知錯了(11-24)      第二章聽雨軒大餐(11-24)      第三章畫眉不是鳥(11-24)     

暴君的寵姬168 養光


  (我要下個月的粉紅票,下個月記得投給我,下個月開始兩更。。。。。)
  月華石礦產的,不再是流光溢彩的月華石,而是呆板的毫無生命力的透明石頭,那種光彩,一夜之間,消失得無影無蹤,那就等于,迦邏國賴以生存的國庫來源,突然之間,少了一小半,老皇帝的震怒可想而知,更何況,那場所謂的祥瑞剛剛生,接著,就生了這么大的事?而這種改變,竟然是十皇子普羅被降罪,遠走他鄉之后,不得不讓迦邏國的人產生了一種聯想,老皇帝是不是搞錯了?處罰錯了十皇子?連帶的,迦邏帝國的祥瑞也被普羅帶走了,這是老天對迦邏帝國的懲罰!
  這間十年以來沉寂無聲的品月坊,忽然間開了,而且,所賣的,正是迦邏的特產月華石,怎么不讓各方勢力蜂涌而來,想要分上一杯羹者?但是,迦邏帝國現在風起云涌,那個殺子的流言如一股暗流暗暗的流傳,誰也不敢在這當口鬧出什么事來,被人捉住了什么把柄,只有這位貴女,在迦邏帝的眼里,女人是翻不出什么花樣來的,更何況,是一位容貌被毀的可憐女兒?……當年的那件事,又何嘗不是迦邏帝不動生色的暗示之下產生的結果?只不過,他沒有想到,自己這位女兒會親自下場,落得如此的下場!
  蒙面女子以極高的價錢與在迦邏帝經商暢通無阻地承諾。要求莫虎與莫熊將店內所產的所有的月華石打包賣給她,除了月華石之外,其它的,只要是莫熊與莫虎及其大店主的生意,只要是在迦邏做,都會得到她的保護。
  當她亮出了身份之后,淚紅雨感覺這是一個極具有誘惑性的交易,他們五人。。a小說網。想要讓迦邏帝國各行各業都展起來,當然得受到一個在上位者的保護,而在現在這個時候,當迦邏帝地兒子們受到生命威脅的時候,普羅也不知在哪兒貓著的時候,當然,能獲得一位公主的保護,就能使他們在迦邏將要從事的事業順利很多,畢竟。這個所謂的月華石行業,是他們最不需要展的,不就是做幾塊特別一點的彩色玻璃么?五千年以后,玻璃還是大把的!
  莫熊與莫慮眼內露出了喜色。卻故作為難,遲疑了半晌,才答應了下來。
  在此過程中,淚紅雨一直手托著腮,眼睛似閉非閉地坐在柜臺上。而米世仁。卻也是一言不。是公主身邊沉默之極的守護者。
  看來,兩人都在養光韜晦!低調行事!
  在這場生意往來之中,他們倆人不約而同的變成了配角。
  淚紅雨是不得不當配角。因為,她記憶未恢復,想談也不知從何談起,而米世仁?淚紅雨用眼角余光打量了他幾眼,他又恢復了那種在西寧王牢獄之中的時候畫眉地那種溫良與陰忍,她感覺,這個性格復雜之極的人物,又把自己包裹了起來。
  送走他們之后,莫熊與莫虎意氣風的準備大展手腳,他們帶來了那一千多人,早已分散進入了迦邏城中,種農產品的,甚至已經買好了院子,開始按照莫熊與莫虎研究出來的方法,開始制作大棚,改良土壤,種下各種蔬菜瓜果。一路看中文網當然,也遇到了不少地阻力,雖說迦邏帝國現在風頭火勢,但是,總有些欺善怕惡地人上門來打擾一番,但自從與紫羅蘭公主達成協議之后,她地影響力暗暗起了作用,再也沒有人敢上門驚擾。
  莫虎與莫熊的各項興旺迦邏的措施都實行起來,用地,卻是經商的名義,各行各業,都有他們的人摻雜其中把最先進的技術帶入了迦邏城,而他們卻毫不藏私,剛開始的時候,他們生意好,還有人扮成臥底偷學,但是,他們卻公開授徒,把他們的先進技術教給他人,一時間,迦邏城百業開始興旺,而隱藏在后的大老板,雙莫也漸漸被人稱頌,幾個月之后,迦邏城的底層老百姓,第一信仰就是那位諾亞大神,而第二位,在心底默默感謝的,就是雙莫大善人了!
  什么時候,老百姓的四件大事,衣食住行都是一等一的重要的,而雙莫解決的,就是他們最基本的需求。
  而源源不斷的制作好的流光溢彩的月華石飾,也被送到了紫羅蘭公主的手中,換來無數的黃金,而紫羅蘭公主卻憑著這些飾,銷往各國,特別是大齊,緩解了迦邏帝國的財政危機,更讓她在迦邏帝心目中與迦邏貴族的心目中地位更穩。
  迦邏帝國的危機依舊沒解,迦邏帝與他兒子們的沖突依舊存在,卻被迦邏帝國這一連串的喜事漸漸的沖淡,仿佛沒有人記起這一場危機。
  迦邏帝國的貴族們都知道,這一場危機,遲早要來,而且,來的時候,是非常的猛烈的,但似乎所有人都忘記了這一場危機。
  淚紅雨與白衣莫鐵,沒有恢復記憶,記不起五千年后的東西,他們幫不了什么,莫虎與莫熊忙得熱火朝天,他們兩人閑得拍打蒼蠅。
  淚紅雨開始還往品月坊跑,可是,一則,她幫不上什么忙,二則,仿佛越幫越忙,所以,去了幾次之后,就絕跡了品月坊,成了脫手掌柜,整天與莫鐵流連于迦邏帝國的大街小巷,其實,她自己心理也不清楚,數著迦邏帝國高高的石頭房子,很可能,她自己也不清楚,她的心中,是不是隱隱的包著一個希望,宮熹會從某一個石頭房子中走了出來,向她微笑?
  這個情景,卻一直沒有出現,宮熹出生的地方,迦邏,沒有一絲一毫他的消息,他……仿佛在這世上絕了跡。
  連莫鐵都看出了淚紅雨少女的情懷,有好幾次問她:“要不要我偷入皇宮瞧瞧?看看他的故居?”
  莫鐵雖憶不起以前,但是,在莫虎與莫熊的八卦之下,倒把淚紅雨與普羅的一切事情了解得非常清楚!
  淚紅雨幾次心動,看著迦邏帝國的皇宮,圓圓的屋頂,想像自己如飛鳥一般撲入其中……撞個頭破血流,有險,她是想一起冒的。
  莫鐵當然不肯帶她,兩人爭論了幾番,每次不歡而散,莫鐵自與莫虎莫熊處在一起以后,對她這個隊長,也不太尊敬了,知道了隊長還未恢復以往威風,與莫虎莫熊一起陽奉陰為起來。
  讓淚紅雨心中極之不爽!
  威脅了他幾次,他裝聾作啞,要不就跑得沒影,淚紅雨只好作罷。
  淚紅雨還注意到一件極有趣的事,莫熊與莫虎有意無意的阻止莫鐵與那紫羅蘭公主見面!紫羅蘭公主來得不多,后面又來了兩次,一次,莫熊與莫虎早早的告訴淚紅雨,迦邏城內的某處又來了一個種新的雜技班子,把他們倆支使出去看雜技了。
  第二次,莫熊與莫虎干脆鬼崇的告訴淚紅雨,說某處仿佛看見了四位身形高大的身著皮襖的侍衛,形容的外貌與身高不得不讓淚紅雨把其與普羅化身為冰藍王子時的那四位侍衛聯系起來,等帶著莫鐵趕到那里,人影全無,淚紅雨這才回味出味兒來,這兩人莫非在把自己當成一個級大傻瓜?
  一開始,她以為這兩人為了調開自己?可仔細一想,卻從其中看出了端倪,他們,仿佛針對的并不是自己!莫熊與莫虎雖然年紀大,但是,長期的研究工作讓他們還是保持了一點拘謹,同那些長年在外與顧客打交道的人不同,他們,做起偽來,從神態之間,還是能看出來的。
  淚紅雨終于明白,他們調開的,是莫鐵!
  所以當這位紫羅蘭公主再一次蒙著面紗,來到品月坊的時候,淚紅雨從善如流的接受了莫熊與莫虎告訴她某個地方看見了她失蹤已久的寵物狗金毛虎王的消息,帶著莫鐵從他們的視線內消失,一眨眼,又偷偷的跑了回來。
  她想看看,莫鐵與這位紫羅蘭公主到底有什么瓜葛!哪里想到,跟著他們,卻跟到了一個意想不到的地方,見到了一件她想都想不到的事